中共定調:雄安非「遷都」 也非首都副中心

中國決定在河北設立的「雄安新區」。「大手筆」、「橫空出世」、「平地起高樓」種種略顯誇張的評述引得輿論沸騰一時間,雄安等地成為社會關注的「暴風眼」。中共黨報《人民日報》公眾微信號刊發文章指出,雄安新區既不是一些人一廂情願認定的「聲東擊西的遷都」,也不是在通州北京副中心之外再建一個「首都副中心」。

這篇題為《別讓炒房矮化了雄安新區的千年大計》的文章提到,連日來,雄縣「搶房」風潮,可謂來勢洶洶。即便相關地方叫停了房地產交易,即便有關方面告誡炒房「可能炒出個炸彈」,關於炒房的各類說法依然不脛而走。但正像許多專業人士所指出的,靠炒房搭乘雄安新區這趟「春天專列」,恐怕是會錯了意。

文章特別強調,從戰略佈局高度看,規劃建設通州北京城市副中心和河北雄安新區,形成北京破解「大城市病」問題的「兩翼」;北京冬奧會帶動張北地區建設,雄安新區帶動冀中南發展,也將形成河北發展的「兩翼」。

習近平明確指示,要重點打造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載地,在河北適合地段規劃建設一座以新發展理念引領的現代新型城區。雄安新區不同于一般意義上的新區,其定位是重點承接北京疏解出的與全國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國際交往中心、科技創新中心無關的城市功能,包括行政事業單位、總部企業、金融機構、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等。雄安新區既不是一些人一廂情願認定的「聲東擊西的遷都」,也不是在通州北京副中心之外再建一個「首都副中心」。

分析稱,雄安新區尚未動工,中央層面已經制定出諸多清晰目標,可見這一新區與前兩個新區的巨大區別。如果說深圳經濟特區和上海浦東新區側重於摸著石頭過河的方式,如今雄安新區則更加側重頂層設計。

雄安新區的設計規劃,是習近平時代的一個大事件。就像深圳經濟特區出現後,傳唱出鄧小平「在中國的南海邊畫了一個圈」一般,在若干年後,雄安新區出臺前後的一些細節也有可能成為坊間津津樂道的歷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