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上任百日 權力運用依舊混亂

55

美國總統川普上任即將屆滿百日,期間他在國會遭逢徹底的挫敗,政策出現驚人的反覆,對於入主白宮3個多月的他來說,這是一條陡峭的學習曲線。

法新社報導,這位美國新總統已展現修正口氣及立場的能力,但至今仍難以清楚傳達一套世界觀,在本月29日他掌權第100天的象徵性日子逐步接近之際,一項冰冷且殘酷的現實是,他是現代史上美國上任百日最不得民心的總統(即使他的核心支持者仍完全支持他)。

70歲的川普仍保有毫不留情、無法預測、易衝動的作風,但曾承諾將在華府「抽乾沼澤」的他承認,他所做的是全世界最困難的工作之一。

川普登上大位後僅數個星期,聯邦法院就中止他提議的旅行禁令,國會也無法推動健保改革,使他遭受一些嚴重打擊。他在致力於廢除歐巴馬健保(Obamacare)並尋求替代方案時表示:「沒人知道健保問題會如此複雜。」

他在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商北韓問題後指出:「聽了10分鐘後,我了解到不是那麼容易。」

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的主人,每句話皆動見觀瞻,和競選演說截然不同,因此受到的要求與壓力也不同

他的所有前任都說過:搬進賓夕法尼亞大道1600號豪宅(意指白宮)對系統是一項衝擊。

前總統小布希日前表示:「每個總統在這項工作都面臨某個狀況─你知道的,你想說遇到一件事,然後這件工作的壓力或是,你知道的,世界的現實與你想像的不同。」

除了早晨在推特連串發文的癖好不變外,川普已有轉變。

在選擇他的執政團隊以及一些談判中,川普似乎正逐漸顯露一種「總統化」(presidentialization)。當總統前不具政治、外交或軍事經驗的川普說,他不斷進化的作法收到成效。

就在授權對敘利亞總統阿塞德(Bashar al-Assad)政權進行空襲不久前,川普說:「我確實有改變,有彈性,我對那種靈活性感到自豪。 」

在中國大陸、俄羅斯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方面,他的改弦易轍在一定程度上讓某些美國人和華府的一些盟友放心。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在一篇社論中提到:「當總統在這類重要問題從錯很大轉變為很正確的時候,合理的反應不是吹毛求疵,而是要謹慎地慶祝。」

川普的風格和本質都顯示,他是美國前所未見的總統。

川普在3月接受「時代」(Time)雜誌專訪,內容相當令人不安,他為他有爭議的、牽強的或明顯的虛假陳述一一辯護,他說:「我要告訴你什麼? 我往往是對的。」

 

川普上任3個多月後,許多詆毀他的人仍然認為,羅思(Philip Roth)1月底為「紐約客」(Philip Roth)撰文的側寫正好是一個例子。

羅思寫到,一個總統「對政府、歷史、科學、哲學、藝術無知,無法表達或認同巧妙或細微,並且運用了77個詞彙」。

川普的許多政策轉向和調整也引發有關他「川普主義」(Trumpism)真實定義的疑問─這個名詞以他無所不在的口號「美國優先」為中心,看似是簡單的想法,但卻很難解釋。

保守派聯邦法官戈蘇奇(Neil Gorsuch)成功獲得提名為最高法院法官,是美國第45位總統川普就任百日的主要成就。

所有人都很明瞭,這些日子以來他沒有太多的表現,川普在一則推文中抨擊譴責這是「荒唐可笑的前100天標準」 ─不過他的團隊卻不斷說,這段時間極其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