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文字

中國是四大文明古國之一,留存下數以千計的文化遺跡。歷代流傳下來的法書,既是我們民族遺產,又是全人類共同的財富。數千年來,它以別具一格的漢文字結構、形體與線條型的筆劃的運行、組合為一門獨特的藝術樣式,並由此生發出千姿百態的書體風範,從而使這一門視覺藝術產生出巨大的藝術魅力。這一匠心獨運的藝術樣式,除了在中國乃至全世界,都贏得人們的注目和欣賞。

中國字的形體結構獨立而且完整,具有「獨體為文,合體為字」的特色。我們現在所說的「文字」,其實就是有獨體和合體的分別。舉例來說:獨體的「文」就像是「木」「水」「日」「石」…等字,合體則由獨體集合而成,就像是「森」「淼」「晶」「磊」…等字。

中國字不論是文或是字,都形成一個近似方形的字體,每個字就有其單獨的意義,這是它和其他文字最大差別之處。

中國字在形體上是由「象形」開始,進而發展出成千上萬的字,因此它具有從繪畫中描繪物體輪廓的特性。中國字是可以讀出來的,它的每一個字,不只可以發出一個聲音,而且還有聲調的區別。從文字意義上來看,將「人」字和「言」字合起來就成為「信」字,將「止」字和「戈」字合起來就成為「武」字,這些經由「會意」的方法創出的文字,讓人體會出中文是一種極富哲學意味與智慧的文字。

 

書法字體源流

中國書法所用的文字,是世界上歷史悠久的文字,從它萌芽時期的仰韶文化算起,己有六、七千年的歷史;而有文字可考的歷史已有將近四千年了。它們隨著時間由簡單轉為繁複、由方正而變圓滑、由端正而趨於流暢。自古以來,書寫中國文字就要求勻稱美觀,因此它已不單是用來記錄事物,而且成為一種藝術。

中國文字的字體可歸納為七大類,包括甲骨文、金文、篆書、隸書、楷書、行書、草書。

 

《征討卜辭》,龜腹甲,殷商武丁早期

甲骨文

甲骨文就是用龜甲獸骨卜卦而刻於上面的卜辭,是殷商時候的文字。甲骨文字的排列自由,不像後來書法字的嚴謹,但筆畫的分佈卻十分均勻、架構平衡,保留有象形繪畫的型態,卻又經過重新安排筆畫而成的文字。

 

 

 

 

 

 

 

 

 

毛公鼎是中國二千八百多年前的一件宗廟祭器。它的內壁鑄有五百個字的長銘,是現存商周兩代七千多件有銘文的銅器中,銘文最長的一件。

金文

金文是指鑄造或刻鑿在鐘鼎彝器等金屬器具上的銘文,又稱為鐘鼎文,或吉金文。大多數出現在東周時期的銅器上,也有少數在商代和西周的銅器上出現。隨著時代及鑄造刻字方法的不同而有不同型態粗細的金文出現。現存於台北故宮博物院的「毛公鼎」、及「散氏盤」是這類銅器之中的寶器。

 

 

 

 

 

 

 

吳昌碩《臨石鼓文》,清

篆書

篆書包括大篆及小篆。大篆是指秦以前的石鼓文。石鼓文是中國現存最早的石刻文字。秦始皇時為一統天下,下令「書同文、車同軌」,由當時的宰相李斯詔令文字,就是我們所知的「小篆」小篆結體較為對稱統一,有一股均衡之美,大篆變化較多,結構大小錯落自由多變。

習寫篆書可體會古文字典正淳厚的特殊意趣,並了解字形演化的源流。一般來說,篆書重視淳厚,因此下筆皆以逆入為主,結體亦以平正為宗。熟習篆書之後對於隸書的練習有直接的助益,也可矯正若干書體軟滑柔靡的習慣。為使篆書的學習有明顯的進階,可先選擇嚴謹平正的法帖,如楊沂孫、吳大澂等清代的篆書家法帖,進而可習寫吳昌碩、趙之謙、徐三庚等變化較多的法帖。

 

 

 

 

隸書

《禮器碑》,東漢

秦人程邈為求書寫上更為快捷,改變篆字的圓滑均勻的筆劃而求平正,就產生了隸書。

隸書最明顯的特色就是橫畫中的起筆有如蠶頭、收筆有如鳳尾,相較於篆書,有著輕鬆飄灑的意趣。到漢代時公文書信上幾乎都用隸書書寫,東漢刻碑也是多用隸書,但是字的體態不完全相似,著名的碑體有《禮器碑》、《張遷碑》、《乙瑛碑》。

在練習隸書的材料中,可概分為漢碑的碑帖,漢簡的材料,及清代以來隸書家的法帖。漢碑中,可先取曹全碑習寫,以充分感受隸書扁闊秀逸的基本特質,再次臨寫乙瑛碑、張遷碑、史晨碑等諸碑,深刻體會漢碑中樸拙沈厚的特殊風味。然後習寫漢簡墨跡材料,讓用筆自然流暢,可略去造作習氣。最後須臨寫清代諸家,如鄭簠、金農、鄧石如、伊秉綬、何紹基、趙之謙等名家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