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書法

中國是四大文明古國之一,留存下數以千計的文化遺跡。歷代流傳下來的法書,既是我們民族遺產,又是全人類共同的財富。數千年來,它以別具一格的漢文字結構、形體與線條型的筆劃的運行、組合為一門獨特的藝術樣式,並由此生發出千姿百態的書體風範,從而使這一門視覺藝術產生出巨大的藝術魅力。這一匠心獨運的藝術樣式,除了在中國乃至全世界,都贏得人們的注目和欣賞。

歐陽詢《九成宮醴泉銘》,唐

楷書

楷書又稱「正書」、「真書」。是指端整的字體,它是由隸書漸漸演化而成的正規字體,它沒有隸書挑起的波磔,形體較為方正。開始萌芽於漢末,盛行於魏晉南北朝,唐代時最為鼎盛,這種字體一直通行到現在,在學習書法時經常成為基礎練習的開始,因為它的形體最為熟悉,而且一筆一劃練習端整之後,以後再學其他字體時則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古人曾將楷書分成唐楷及魏碑兩大體系,主要是其間風格有著很大的不同,唐楷象徵了楷書在文字發展上的成熟階段,因此結構謹嚴,用筆也較重視一定的法度,這種特徵與魏碑自由變化的風格差異是顯而易見的。由於諸多唐楷中的書寫規律較易領受,因此初學楷書的人常先習得唐楷的法度之後,再次轉攻魏碑變化多端的樣貌,使楷書能達到平正而不板滯,變化又能統一的高妙境界。

楷書名家與名作有許多,如:東漢鍾繇《宣示表》、北魏《張猛龍碑》、唐歐陽詢《九成宮醴泉銘》、虞世南《孔子廟堂碑》、褚遂良《大唐三藏聖教序》、顏真卿《大唐中興頌》、柳公權《神策軍記聖德碑》…等。

 

王羲之《快雪時晴帖》,晉

行書

行書即行體書,亦名行押書。它的起源,是由隸書逐漸演化而來的,東漢末年即已流行,至東晉時代,可謂極盛時期。由於行書介於楷書和草書之間,它比工整的楷書流暢,比率性的草書易學易認,成為當代實用性最強的書體,書法愛好者十之八九都重視行書的習寫,原因在此。

王羲之是行書成熟時期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他的《快雪時晴帖》是行書的代表之作。唐太宗十分欣賞王羲之的作品而大肆蒐集保留,甚至要他的真跡陪葬,也因為它的私心,所以我們現在只能欣賞到臨摹的作品,像《蘭亭序》。其他著名的行書作品有宋蘇軾《寒食詩帖》、米芾《菬溪詩》。

為使行書之練習有循序漸進的效果,在法帖的選擇上,可先臨習清晰,且技巧單純的墨跡法帖,如文徵明、趙孟頫、王羲之等,至基本技巧與基礎結體較趨熟練時,便可進階至技巧變化較多的法帖上,如蘇東坡、黃山谷、米南宮等。待更趨熟稔時,則可體會表現性較強的書家作品,如王鐸、傅山、張瑞圖、倪元璐、黃道周等。

關於王羲之

王羲之,字逸少,東晉人,曾拜為右軍將軍,世稱「王右軍」。他博覽前代名家書法,擷取各家長處,對各書體皆有所長,人稱「書聖」。唐太宗十分欣賞王羲之的作品,大肆蒐集,亦造成唐代習王之書體的風潮,唐太宗曾說:「詳察古今,研精篆隸,盡善盡美,其唯王逸少乎!觀其點曳之工,裁成之妙,煙霏露結,狀若斷而還連,鳳翥龍盤,勢如斜而反直。玩之不覺為倦,覽之莫識其端。心慕手追,此人而已。其餘區區之類,何足論哉!」自晉唐以來,各家評論無不推崇,王羲之在我國書法傳承史上,具有崇高的地位。其子王獻之、姪王珣亦有佳作傳世。他的代表作有《蘭亭集序》、《快雪時晴帖》、《樂毅論》、《孔侍中帖》、《十七帖》、《平安》、《如何》、《奉橘帖》、《行穰帖》、《喪亂帖》、《姨母帖》、《遠宦帖》等多種,今傳世最有名者則非《蘭亭集序》莫屬。

 

王鐸《見花遲詩卷》,清

草書

草書相較於行書更為便捷,幾乎成為簡單的字符,於漢初的竹木簡中即可發現草書的雛形,而到東漢時,在民間已十分通行了。

草書姿態千變萬化, 狂放自由,但又必須顧及書寫時前後文字的連貫、筆法及轉折,因此是十分需要基礎的一種書體。由於草書的簡化造形,使線條更自由地顯現其動感,這種線性的律動感,是欣賞草書時很重要的審美要素。

練習草書時,對於範帖的選擇可從法度較清楚的入手,如孫過庭的《書譜》或王羲之、王獻之的尺牘,漸次再臨習用筆變化較大或較率性的書帖,如懷素的《自敘帖》、黃公望、祝枝山、王鐸、徐渭等的草書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