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家介紹與書法欣賞(一)

要認識中國書法之美,可以從欣賞名家的書法作品開始。不過,往往有很多人一但面對只有白紙黑字的書法作品時,卻不知道從何欣賞。其實,欣賞一件中國書法作品跟欣賞一件西方的名畫所用的方法都是一樣的。我們可以從整幅書法作品的全貌欣賞整體架構和字與字之間的排列方式,看看那些白底與黑色彎曲線條的對比,想想書法家用了什麼樣的觀點構成這整幅作品的畫面。接著就要看看每一個字的筆劃和字形。最後再品味整幅作品理所寫的文章。

中國書法不只是講求字體的美感,也要求字裡的文章能令人感動。因此如果書法家本身是個很有文學素養的人,那麼他的作品必定更是精采。 學習欣賞書法作品,對一個學習書法的人來說是件非常重要的事。如果看到好的作品,知道加以臨摹,那麼書法技藝必定日有所進。以下將介紹一些重要的中國書法碑帖和名家作品,供有心學書法的人參考。

碑與帖

在開始介紹之前,先認識一下「碑」與「帖」,碑與帖都是流傳後世的書法遺跡,習慣於合稱為「碑帖」,實際上是不同的東西。

在古時候,中國的書法名跡,大都是被刻於石碑上,或是鑄造於金屬器物上,即使是到了漢魏以後,已有紙張的發明,但是為了記載歌功頌德的事蹟,也請了專精書法的名家書寫,然後謹慎的雕刻於碑石上,或精心鑄成銅器銘文。因為這些字都是由名家書寫,因而成為後人臨摹的對象。不過石製的碑刻或銅製的鑄造品,都是笨重的東西,於是古人就研究出拓印的方法,把字印到紙上便於攜帶。因為拓印的緣故,所有從石碑上印下來的字都是底白字。凡是用這種方法從石碑或金屬器物印下來的字帖,後人就稱之為「某某碑」。

除了由碑石或器物上,捶拓下來的拓本,可做範本之外,事實上古人亦曾留下許多直接由墨跡寫於紙絹品上的佳作,其中不乏可作為臨摹學習的好範本,但在古時,並沒有照相印刷技術,於是這些紙絹的墨跡,就都先由工匠,把它刻於木版或石版上,然後再一張張的拓印,原來是白底黑字的墨跡,就由於刻版的關係,而轉變成黑底白字的字帖了。凡是用這種方法從紙絹印下來的字帖,後人就稱之為「某某帖」。

漢《曹全碑》,東漢

漢《曹全碑》

漢朝的《曹全碑》和其他漢碑一樣,沒有刻撰人的姓名,碑文是標準的「漢隸」。東漢時期最盛行樹碑立傳,因此留下許多碑版,文字畫面都十分精湛,人們常說的「漢隸」,通常就是只這類碑上了隸書,以別於之前書體演進過程中其他的隸體。這類碑上的隸書,風格多樣,而曹全碑是代表作之一。碑文上的隸書文字清晰,字型是屬於扁平而勻整的,用筆方圓兼備,清秀而美妙多姿,是東漢隸書極盛時期的精品。

曹全

曹全,號景完,曾任合陽縣令,屬下為其刻石記功,建立此碑。碑文中除記載曹世家族外,還記錄了當時的歷史事件,提供了重要的史料。

 

 

 

鍾繇《宣示表》,三國魏

鍾繇《宣示表》

《宣示表》為小楷正書,十八行有人認為不是鍾繇的原本,而是王羲之臨本。鍾繇的小字清勁、茂密、容貌若愚而古雅,是最值得細細品味的小楷。黃庭堅對《宣示表》讚譽有加,他說:「鍾繇書大小世有數種,於特喜此小字,筆法清勁、殆欲不可攀也。千古楷行之妙,無過鍾、王;鍾、王之蹟妙者:宣示、樂毅、蘭亭而已。」由此可見一斑。

 

鍾繇

鍾繇,字元常,生於東漢末,後事曹操,世稱「鍾太傅」。一生用功習書,臨終前曾說:「吾精思三十於載,行坐未嘗忘此,常讀他書,未能終盡,為學其字,每見萬類,悉書象之。若止息一處,則畫其地,周廣數步;若在寢息,則畫其被,皆為之穿。」這種走到哪都要在地上畫字練習,休息時就在被單上比劃甚至畫破被單的用功,也難怪他是在書法史上深具影響力的大家。在中國書體由隸書轉成楷書過程中,他是很重要的推動者,與百年之後的王羲之並稱「鍾王」。傳世的作品有《宣示表》《賀捷表》、《薦季直表》、《墓田丙舍帖》、《力命表》、《還示帖》、《調元表》等。

 

王羲之《蘭亭集序》

《蘭亭集序》現在傳世的摹本有許多,原真跡已隨唐太宗葬于墓中,後人只得由臨本中窺見此作。而其臨本中又以神龍本《蘭亭集序》最為稱道,此本因其上有唐太宗之「神龍」小印而名之,被認定為是由馮承素奉聖旨於蘭亭真跡上雙鉤所摹,所以應是與真跡最為接近的摹本。《蘭亭集序》整篇行書寫來,運筆流暢、巧妙,是王羲之畢生得意之作,值得我們用心體會。

《張猛龍碑》

《張猛龍碑》是北魏孝明帝年間所立,全名《魏魯郡太守張府君清頌之碑》,實在山東曲阜的孔廟中。是北魏名作,用筆峻利、結構聳拔,為世所重。碑額上十二個大字,尤其險峻多變,十分懾人,可與唐碑中之醴泉銘並稱。祝嘉《學說》更說:「張猛龍一碑,眾美兼備,於諸碑中可謂得中庸之道的,可格外用功,使至極熟;於張猛龍用更深者,其結構必佳。」因此認為魏碑是學習楷書結構的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