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巴黎 – 子愚雅趣

徐鋼的報告文學《夢巴黎》把法蘭西的浪漫主義躍然紙上,那耀眼柔媚的香舍麗榭大街,那昂首吻天的埃菲爾鐵塔,那呼喚人間真愛的巴黎聖母院,那主澤沉浮的凱旋門,在作者筆下聯成一樁樁現代神話。然而,誰也不曾想到這「蝴蝶效應」卻在萬里之外的我身上延續了一段美好的故事。

那是上世紀全民經商的時代。

我剛剛主政了局辦公室的工作,局長約談辦經濟實體,要樹一面旗幟。風華正茂的我果敢挑起這副擔子。

與省緯亞公司總經理、我的仁兄好友洽談,在縣裡辦一家法式麵包房。省廳出設備、技術,我們提供場地、流動資金,並負責管理,當然,是自負盈虧。

通過一番市場調查,法式麵包房全縣沒有,如果辦成了是破天荒的第一家。由此各種各樣的議論來啦。

有人說:「老外的口味,咱吃不習慣,有賠無賺」!

有人說:「生意好做,夥計難擱,有翻臉的時候」。

有的好心人勸我:「算了吧,生意場可不是玩的,賠的時候你的工資全貼裡也不夠,到時前途就栽啦」!

我猶豫彷徨。流動資金至少兩萬元從哪兒籌,那時一個月工資才五十來元啊!更苛刻的是,雙方領導議定只能賺不能賠,自負盈虧是經理的事,每年必須保證投資者百分之二十的紅利。

自古華山一條路,退是死,拼出來天地寬。我發動辦公室同志自願集資,二百、三百都中,還鼓動領導班子成員集資,如此籌集了2.2萬元資金。

一切就緒,店名叫什麼呢?好心人八仙過海,獻上祈福禱運的諸多點號。思來想去,我突然掠過徐剛的報告文學《夢巴黎》,那篇文章寫得太好了,沉澱了豐厚的法蘭西文化,就叫它。

「夢巴黎」在古老的中嶽大地誕生了!由於宣傳鼓動到位,產品品質保證,服務售後一流,暫態在縣城刮起巴黎風。兒童過生日,老人祝壽,婦孺嘗鮮,武術學校師生「崇洋」,連老外來旅遊也到店裡享受故鄉的風味。

那一載春夏秋冬,白天我忙政事,晚上要在店裡守到夜半打烊。店裡四位職工每月要開工資,市場上收繳各種稅費八種之多,還要應付個別無賴尋釁滋事者,不知道是如何過來的,好歹年終保證了股東的收益略有盈餘。

第二年,「夢巴黎」又開了一家分店。第三年再擴展一家。

生意最紅火時,「夢巴黎」不但做法式麵包、蛋糕,還前店後作烤月餅。那些日子,真是火紅的年代,我曾三天三夜沒睡過一刻覺。進料、打坯、烤餅、送貨。當然,受益也是成正比的。

人間的事就是這樣,幹成一件事非常難,前怕狼後怕虎,有人說這,有人雲那。而一旦你取得成功,就又有無數人盯著你「紅眼」。第四年,縣城又增加兩家同行店,市場競爭越來越激烈,周圍的流言蜚語也溢耳成河。至此,股份制的優越性已蕩然無存,別人以為你政商雙豐收,這一切給正值向上發展的本人設下了重重障礙。

市工商局一度藉口不能以外國都市名稱命名,威脅摘牌,無奈「夢巴黎」變成了「香舍麗榭」。

恰逢國家政策轉向,黨政機關不准經商辦實體,黨政領導幹部不准在企業兼職,我心一橫,急流勇退。給省廳哥們彙報後達成共識,本金全額退還,紅利一份不少結算。最終兩個字,退場!

夢巴黎,實實在在一場夢!

事後我常想,當初如不退場,要麼壯大,要麼倒閉,要麼自己陷進去。但心底那個願望永遠不會改變,有朝一日踏上法蘭西這方神聖的土地,圓我的巴黎之夢!

Views All Time
Views All Time
16
Views Today
Views Today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