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家介紹與書法欣賞(二)

47

要認識中國書法之美,可以從欣賞名家的書法作品開始。不過,往往有很多人一但面對只有白紙黑字的書法作品時,卻不知道從何欣賞。其實,欣賞一件中國書法作品跟欣賞一件西方的名畫所用的方法都是一樣的。我們可以從整幅書法作品的全貌欣賞整體架構和字與字之間的排列方式,看看那些白底與黑色彎曲線條的對比,想想書法家用了什麼樣的觀點構成這整幅作品的畫面。接著就要看看每一個字的筆劃和字形。最後再品味整幅作品理所寫的文章。

中國書法不只是講求字體的美感,也要求字裡的文章能令人感動。因此如果書法家本身是個很有文學素養的人,那麼他的作品必定更是精采。 學習欣賞書法作品,對一個學習書法的人來說是件非常重要的事。如果看到好的作品,知道加以臨摹,那麼書法技藝必定日有所進。以下將介紹一些重要的中國書法碑帖和名家作品,供有心學書法的人參考。

 

歐陽詢《九成宮醴泉銘》,唐

歐陽詢《九成宮醴泉銘》

《九成宮醴泉銘》是在唐貞觀六年刻,魏徵撰文,歐陽詢書。楷書。是歐陽詢七十五歲時的作品,已達顛峰,筆法瘦硬遒勁,結構雍容婉麗,「寓險峻於平正之中,容豐腴於渾樸之內」,法度森嚴,是歷來公認學習楷書的最佳典範。

歐陽詢

歐陽詢,字信本,初唐人。他的書法學自二王及三公郎中劉王民,自創一格,世稱「歐體」,與虞世南、褚遂良、薛稷並稱初唐四大家。張懷瓘《書斷》說歐陽詢:「八體盡能,筆力勁險,篆體尤精。高麗愛其書,遣使請焉。神堯嘆曰:『不意詢之書名,遠播夷狄,彼觀其跡,故謂其形魁梧耶。』飛白冠絕,峻於古人,有龍蛇戰鬥之象,雲霧清濃之勢,風旋電激,掀舉若神。」

歐陽詢傳世的作品有《九成宮醴泉銘》、《皇甫誕碑》、《化度寺邕禪師塔銘》、《仲尼夢奠帖》、《卜商帖》、《張翰帖》等。

 

虞世南《孔子廟堂碑》,唐

虞世南《孔子廟堂碑》

《孔子廟堂碑》是在唐高宗時由虞世南撰並書,正楷。傳到貞觀年間僅拓數十紙賜予近臣,不久石毀,武后時重刻,今亦不傳。現今所見為少數拓本之最,是為唐拓。我們細細品味《廟堂碑》,會發現虞世南除了表現二王嫡傳筆法外,他的字沈厚從容,含蓄生動,有一種溫文儒雅的讀書人風貌。

虞世南

虞世南,字伯施,初唐人,唐太宗時為弘文館學士,授秘書監,封永興縣子,所以世稱「虞秘監」、「虞永興」。書承智永傳授,得二王法,書法作品渾圓溫潤而不露圭角,與歐陽詢之筋骨外顯不同,屬於溫婉安和的筆法。唐太宗讚美虞世南,說他有出世之才,身兼忠讜、友悌、博文、詞藻、書翰五絕。他的作品有《孔子廟堂碑》、《汝南公主墓誌銘稿》等。

 

 

 

張旭《古詩四帖》,唐

張旭《古詩四帖》

《古詩四帖》中,張旭用筆古茂雄肆、兼具古籀隸書筆法,靈動活躍、卻又樸拙典雅,是一幅成就極高的狂草珍品。《宣何書譜》說張旭的草字「雖奇怪百出,而求其源流,無一點書不該規矩者,或謂張顛不顛者是也。後之論書,凡歐、虞、褚、薛,皆有異論,至旭無所短者。」由此可知,對這件作品的藝術成就,眾人都是一致肯定的。

張旭

張旭,字伯高,唐代人。工於詩書,尤善草書。唐文宗時,曾下詔以李白詩歌、斐旻劍舞、張旭草書為「三絕」。他的書法得自家傳,亦有虞世南與褚遂良的風格,而開創出更新的筆法,豪邁而勁奇。《新唐書藝文傳》載:「旭嗜酒,每大罪呼叫狂走,乃下筆,或以頭濡墨而書。既醒,自視以為神,世號張顛」。自言:始見公主擔夫爭道,又聞鼓吹而得筆法意,觀倡公孫舞劍器,得其神。韓愈《送高閑上人序》:「張旭善草書,不治他技。喜怒、窘窮、憂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無聊、不平、有動於心、必於草書焉發之。觀於物,見山水崖谷、鳥獸蟲魚、草木之花實、日月列星、風雨水火、雷霆霹靂、歌舞戰鬥,天地事物之變,可喜可愕,一寓於書。故旭之書,變運猶鬼神,不可端倪。」由此可見張旭在書法表現上是如此這般的性情中人,雖然他的書法多為「狂草」,但只要我們用心體會,就能領會他在書寫時的心境。他傳世的作品有《古詩四帖》、《肚痛帖》及楷書《郎官石記》。

 

顏真卿《大唐中興頌》

顏真卿《大唐中興頌》

《大唐中興頌》由元結撰文,顏真卿書,摩崖刻石,楷書。推崇者說,書法中顏真卿好、顏真卿作品中又以中興頌為最,是書家的典範。這是顏真卿六十三歲時的作品,方正穩健、古拙雄闊,最能表現一代忠臣的志節。歐陽修說:「公忠義之節,明若日月,而堅若金石,自可以先後傳世無窮,不待其書然後不朽。」

顏真卿

顏真卿,字清臣,唐人。在安史之亂率兵抗賊有功,封魯郡開國公,世稱「顏魯公」,貞元元年,李希烈造反,魯公奉旨勸諭,反為希烈所執,不屈,被縊殺,魯公忠貞為世人所景。他的書法原得自家傳,後又學褚遂良、張旭,深得張旭筆法,而變古生新,自創一格,世稱「顏體」,影響後世甚鉅。唐代書法傳至今日者,就以顏真卿的作品最多。顏真卿的書法,有篆籀之義理、亦有隸書之嚴謹,放而不流、拘而不拙,剛毅而威嚴,體與法兼備,如顏真卿本人之忠貞。他的作品有宏偉壯觀的《中興頌》、莊重篤實的《家廟碑》、秀穎絕妙的《麻姑山仙壇記》,還有《李玄靖碑》、《多寶塔碑》、《顏勤禮碑》、《東方朔畫贊碑》、《鮮于氏離堆記》、《劉中使帖》、《裴將軍詩》、《自書告身帖》、《爭座位帖》、《祭姪稿》等皆十分著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