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進一步網路監控封鎖 WhatsApp

7月中旬,中國審查機構開始屏蔽用WhatsApp進行影片聊天和發送照片及其他文件。他們還叫停了很多語音聊天。但在該應用上,大部分文字信息仍可正常發送。對影片和語音聊天以及文件共享的限制至少是在幾周後曾暫時取消。

設在法國的研究初創公司Symbolic Software的應用密碼專家納迪姆·科貝西(Nadim Kobeissi)週一稱,在中國WhatsApp現在似乎總體上被中斷,哪怕是文字信息。他說,WhatsApp文字信息被屏蔽一事表明,中國審查機構可能已經開發出了干擾這類信息的專業軟體,這類信息所依賴的加密技術除WhatsApp外鮮有其他公司使用。

「這不是中國政府進行審查時的典型技術手段,」科貝西說。他接著表示,他所在公司的自動監測器從週三開始發現WhatsApp在中國受到干擾,到了週一,屏蔽活動全面展開。

Facebook拒絕置評。這是其被問及WhatsApp在中國遇到的困難時的一貫做法。

香港中文大學研究互聯網傳播的專家徐洛文(Lokman Tsui)說,從週日開始,WhatsApp似乎受到嚴重干擾。但他表示,部分WhatsApp用戶也許依然能夠使用該應用。

中國當局曾有過大面積但不是全部屏蔽互聯網服務,以及讓它們慢得失去意義的先例。審查促使很多中國民眾轉向運行順暢、迅速,但容易受中國當局監視的交流方式,如總部設在深圳的中國互聯網公司騰訊旗下的應用微信。

「如果只允許你一個小時開一英里(約合1.6公里),你是不會走那條路的,即便嚴格說來路並沒有被封,」徐洛文說。

WhatsApp受到干擾之際,北京正在籌備將於10月18日開幕的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每五年舉辦一次的這個會議將選出黨的領導人,進而統治這個國家。下月的會議預計會再次證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權力近乎絕對的控制,但關於誰將和他一起坐鎮共產黨的最高權力機構政治局常務委員會,仍有相當多的不確定性。

過去幾年裡,中國不僅加強審查,還關閉了很多教堂,並關押大量人權活動人士、律師和少數民族權益倡導人士。

WhatsApp被關閉一事在中國社群媒體上引發了大量恐慌。

「與客戶失聯,被迫回到用電話和郵件工作的時代,」一名用戶在類似Twitter的網站新浪微博上寫道。

「現在連WhatsApp也被屏了?我很快就要破產了,」另一名中國社群媒體用戶在微博上說。

在中國,隨著人們喜歡微信的便捷性,連電子郵件的使用也正在逐漸消失。擁有9.63億活躍用戶的即時通訊應用微信與WhatsApp有一些相似之處,但功能更豐富,並且兩者之間有一個重要的不同之處:與政府關係密切。本月,微信向用戶發出通知,提醒他們遵守官方的信息要求。

中國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簡稱WTO)時同意麵向國際競爭開放在線數據服務和其他增強電信服務。但中國得到了其他WTO成員對其保留對媒體限制的同意。高度依賴中國市場的科技跨國公司,一直不願指責北京沒有履行加入WTO時的承諾。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已開始對中國是否侵犯了美國公司的知識產權展開正式調查,但公布的細節少之又少。該辦公室沒有說此次調查是否包括依賴美國知識產權的產品被屏蔽一事,或其是否會把更多精力只放在產品據說遭到中國剽竊或效仿的案例上。

WhatsApp在密碼專家中有著良好的安全口碑,也許正是這一點引起了中國審查機構的注意。該應用提供所謂的端到端加密,這意味著就連Facebook實際上都不知道在其服務器之間傳遞的文字、語音和影片對話在說什麼。

WhatsApp的影片、文件共享和其他先進功能部分依賴廣泛使用的互聯網數據傳輸協議,在夏天時曾被迫中斷。但其他文字即時通訊功能靠的是一種不同的、經過高度加密的數據傳輸方式。其他公司很少用這種方式。

科貝西說,WhatsApp即時通訊系統最近受到干擾一事表明,中國的審查機構可能已經知道了該如何把目標對準更加不常見且經過高度加密的數據傳輸協議。

美國科技公司提供的其他服務在中國大陸仍可用。中國容許微軟(Microsoft)旗下產品Skype的電話功能。該功能不提供端到端加密,因此更容易被政府監控。北京還容許蘋果(Apple)的Face Time服務。Face Time有端到端加密,但沒有WhatsApp那種允許用戶交換密碼的功能。該功能讓WhatsApp的用戶能夠進行所謂的「中間人」攻擊。

通過屏蔽高度加密的WhatsApp服務,同時允許民眾使用不那麼安全的微信等應用,中國政府把國內互聯網用戶趕向自己能夠準確監視的交流方式。

如果先連上虛擬專用網路(virtual private networks),中國大陸的民眾依然能夠使用WhatsApp等服務。虛擬專用網路能為他們提供與設在大陸境外的服務器之間的通訊管道。但最近幾個月,政府也在打擊虛擬專用網路。有時候,即便這些網路看似運行良好,用戶也無法訪問政府專門打擊的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