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朝藝術(上)

西漢在漢武帝的時候,尊崇儒學,使儒學日漸發揚。因此對於人的生死之事與禮俗十分強調,使厚葬在漢代社會成為風氣。

由現存之西漢墓穴觀之,規模皆甚為宏大講究,墓穴在三十公尺左右者甚為普遍。較大者除墓道、前室、中室、後室外,尚有專門埋葬死者之墓室,以及在上述各室兩旁之耳室。陪葬品之類項共有四十二種之多,包括食物器皿、樂器、房屋、牲畜及馬車等等。

漢代墓室較大者,多於墓室之前建有供拜祭之建築物,稱為「享堂」,作為拜祭及供奉祭品之用,最有名者當為山東嘉祥之武梁祠。「享堂」有石材建者,亦有以磚建者,前者多屬達官富豪之墓,後者則多屬平民之墓。達官富豪之墓大多於「享堂」及墓室內雕畫像石刻。其題材多為有關歷史、政教、儒道思想、忠孝節義或中國傳統神話故事等;而平民墓內則以畫像磚描繪與日常生活有關之情景,如農、獵、漁、牧或生活起居之情形。

武梁祠石刻拓本 – 後漢

畫像石刻

漢代畫像石刻是我國古代藝朮中的瑰寶,被譽為是「敦煌前的敦煌」。畫像石刻多出土于漢代墓的石壁上,題材豐富、雕刻古樸,以浮雕與線刻為主,內容有歷史故事、神話傳說、天象行宿、車騎出行、舞樂百戲、奇禽怪獸、狩獵鬥雞和樓闕建築等。

以武梁祠之石刻為例,中間部分有兩人伏於地跪拜,此為孔子問禮於老子之 情形;左側有一大樹,樹上有鳥,有人持弓射之,則為后翌射日之故事。在此一石刻畫中,伏地跪拜兩人之體形大小相似,但卻易給予觀眾前者較近、後者較遠之感覺,此種感覺之產生,係由於雕刻家使用重疊之手法,即將一物體置於另一物體之上使人產生錯覺,認為前者較近,而後者則距離較遠。

在此一石刻畫中,建築物屋頂之兩簷均成直線,而非彎曲或捲角,顯示當時建築之簷角尚未反翹,屋脊上有鳳凰兩隻,必為當時較重要建築物裝飾之流行手法。

武梁祠之石刻畫的表現方式是用所謂的「官式」手法,因除題材較為正式外,其人物亦多穿著正式官服、戴帽並雙手持圭,馬之體態高大短壯,應為大宛馬無異。該石刻畫下部馬車之造形,直至今日有些地方還在模擬。尤其要注意的是馬行走或跳躍的姿態,甚為逼真寫實。

《荊軻刺秦王》武梁祠石刻拓本 – 後漢

武梁祠之石刻畫還有「荊蚵刺秦始皇」,「張良狙擊始皇於博浪沙」,及含有政治宣傳意味之「泗水撈鼎」等等。

 

《戈射收獲圖》畫像磚拓本 – 漢朝

畫像磚

在厚葬之風盛行的漢代,一般人家是用畫像磚建造墓室。其大致分布在經濟與文化較為發達的山東、河南、江蘇、四川一帶。這些畫像磚石的特色是使用模型大批製造,約在四、五十平方公分左右,以描繪現實生活的題材居多,如生產、狩獵、收獲、宴飲,娛樂、戰爭、教育、民間故事等;也有的宣傳儒家忠孝節義思想,或放映道家羽化升仙的願望,表現出當時人們在精神方面的追求,譬如四川大邑出土的《戈射收獲圖》畫像磚等。

畫像磚可以用紙蒙在上面,再用墨拍打,凸出部份使會在紙上留下痕跡,也是拓本,一個畫像磚可以拓好幾個拓本,就像圖章一樣。這就是版畫的來源。

 

《車騎出行圖》墓室壁畫 — 漢朝

漢墓壁畫

秦漢時代,由於國勢強盛,統治者多大興土木,修建宮殿、壇廟、衙署、宅邸、祠堂、墓室等,並於其內繪有壁畫,描述神話傳說,標榜名將功臣,宣揚孔孟儒學,不一而足。可惜殷年代久遠,大都已不存在存。如今僅有漢墓壁畫幸存於世,散見於河南洛陽、河北安平、遼寧金縣、山西平陸、內蒙古等地。

這些壁畫大多是用來緬懷墓主生前的顯赫場景,帶有寫實色彩,如墓主出行行獵時的威儀、居家宴樂迎賓時的盛況、仕途升遷時的榮耀等;也有的壁畫描繪神話傳說故事,祈求墓主升入極樂仙境。漢墓壁畫大多構圖充實完整,人物、動物錯落有致,畫面變化大多構圖充實完整,人物、動物錯亂有致,畫面變化與動感豐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