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rucible”《熔爐》 一場女巫審判帶出的善惡之辯

文 | Zita Lam趕在 Halloween 氛圍濃厚的十月,ACT 劇院特別為西雅圖的觀眾呈獻一齣關於女巫的舞台劇。亞瑟米勒 (Arthur Miller) 的知名作品 “The Crucible” (中文譯名:《熔爐》) 分別道盡了人性對權力、種族、慾望、家庭、非自然及宗教的敬與畏,這場善惡之辯在熔爐裡沸騰,直至整個劇場達到張力的最高點。

故事背景取自17世紀在美國塞勒姆鎮(位於馬薩諸州)一宗令人聞風喪膽的真實案例。牧師 Samuel Parris (MJ Sieber飾)的女兒 Betty Parris(Emilie Hanson飾)患上一種奇怪的病—她一時陷入昏睡狀態,一時發出尖叫聲,身體不自主抽搐。不久之後,鎮上其它女孩都陸續出現相同的徵狀。儘管牧師的姪女Abigail Williams(Sylvie Davidson 飾)千叮萬囑女孩們守好秘密,被恐慌籠罩的困境最終逼使她們說出真相。Betty 生病前一個晚上,女孩們其實在森林裡借僕人 Tituba(Shermona Mitchell 飾)的輔助,接觸了巫術。

此時副省長和一位精神治療師亦開始介入調查事件,Tituba被眾人指責為巫毒的禍源。Abigail 聯同女孩們在聲稱「看得見撒旦」的情況下,慢慢成為可以擺佈別人命運的裁判官。隨著「誰是女巫」的謠言迅速散播,被指控的名字一個個地被刻了下來。無論她們是一個勤努的農民、溫柔的護士、慈愛的母親或是柔弱的妻子,都面對著一個嚴峻的考驗—不理名節,自認女巫以逃出生天?還是誠實否認,即使這代表自己會被處於絞刑?

在人心惶惶的情況下,劇中的角色不斷反思自己和比較他人對宗教的虔誠度。人與神的關係和市民與權力的鬧爭相對應。從經常出現的對白「我是一個基督徒」裡可見,特別對17世紀的殖民地而言,人性的善惡判斷與一個人的信仰掛勾。他們對非自然的恐懼及對權力的抗衡成為整個劇的主軸,推使矛盾和分歧進一步惡化。內在的魔鬼與外在的牧師;邪惡的小孩與無辜的成人;滑稽的謊言與致命的真相;腐爛的慾望與堅固的真愛;嚴厲的統治者與荒謬的政治系統,這些都在亞瑟米勒筆下形成巨大的對比。

雖然《熔爐》是1953年出版的劇本,劇中探討的話題仍與時代息息相關。導演 John Langs 利用新穎的舞台編排及視覺藝術的設計,讓觀眾尤如置身在當局,不能自拔。特別是這劇的節奏掌握得非常巧妙,張力不斷地擴張。隨著角色的衝突愈加明顯,觀眾只能屏息以待,直至中場休息時嘩然覆蓋整個劇場。

“The Crucible” 《熔爐》現時在西雅圖ACT劇院上映至11月12日。購票或查詢請到http://www.acttheatre.org

SHARE
Previous article漢朝藝術(上)
Next article每週影視速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