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議禁令者集中在華盛頓特朗普酒店門口,舉起標語表達不。(Flicker)

10月24日,美國總統特朗普歷時四個月的臨時旅行禁令宣告結束,美國政府準備更新移民接收計劃。據悉,新政的審查標準將極為嚴格。

此外,月前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宣布支持通過一項名為「改革美國移民制度強化就業」的草案,其核心內容是减少合法移民數量,限制目前占合法移民數最大比例的親屬移民名額,减少難民的綠卡名額,同時取消綠卡抽籤制。

移民新政標準嚴苛

10月24日,美國政府稱,美國總統特朗普歷時四個月的臨時旅行禁令宣告結束,美國政府準備恢復難民入境計劃,但新政的審查標準將極為嚴格。同時,有11個來自被認定為「高風險」國家的難民被推遲入境。

美媒稱,早前,特朗普簽署了一份行政命令,美國暫時停止收容全球難民,這份命令於當地時間周二(24日)失效,而特朗普並沒有要求延長該命令有效期。這意味著,美國將啓動移民新政,開啓允許難民回到美國的進程,並將其作為美國移民政策新的指導方針。

美國總統特朗普今年1月底簽署入境限制令,要求暫禁伊朗、蘇丹、叙利亞、利比亞、索馬里、也門和伊拉克7國公民入境,引發全美抗議風潮;今年3月,又簽署第二版限令,將伊拉克移出限制入境名單。兩道限令均在頒布後迅速被美國聯邦地區法院和巡迴上訴法院凍結,為此特朗普政府還向聯邦最高法院申請推翻相關裁定。9月24日,特朗普簽署第三版入境限令,禁止伊朗、利比亞、敘利亞、也門、索馬里、乍得、朝鮮公民和委內瑞拉部分政府官員入境美國。

美國官員稱,移民新政開始實施後,移民們將面臨更加嚴格與徹底的背景審查,政府還將收緊入境美國的難民人數。根據新的規則,美國將規定准入難民的上限為45,000名。而奧巴馬政府去年的上限為11萬。特朗普政府還將「提高移民准入標準」,「加強難民入境審查程序」。嚴防「有可能同情極端分子之人」與「可能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隱患之人」進入美國。根據目前的政策,男性的審查比婦女和兒童更嚴格。

據報道,有11個來自被認定為「高風險」國家的難民被推遲入境,受影響的多為中東與非洲國家,政府將對這些國家的難民進行長達90天的審查。據悉,特朗普難民禁令或旅行禁令,經過幾次修改,每次都受到法院的挑戰。就在9月下旬,特朗普政府在第三版旅行禁令一經做出,當即遭到美國法院的挑戰。美媒對這次新禁令表示表達出擔憂:任何新的難民限制都可能面臨類似的鬥爭。

儘管美國法院給特朗普政府的旅行禁令的實施造成了一系列挫折,這些旅行禁令阻止了大多數穆斯林國家的旅行者,但聯邦最高法院於9月對特朗普政府的難民政策還是網開一面,即只允許旅行禁令實行到10月的最後期限。此外,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在特朗普政府公布第三版旅行禁令後,進行了取消旅遊禁令的口頭辯論,但並沒有對簽證入境或難民限制的合法性審查作出任何終局裁决。 

禁令對留美學生有何影響?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後對6個穆斯林國家簽署了旅行禁令,原本打算前往美國攻讀博士的伊朗大學生中,許多人决定放棄美國前往加拿大。

對加拿大19座大學進行的調查顯示,外國學生的申請人數在直綫上升,其中比例最高的是伊朗和印度學生。今年的秋季學期,加拿大5所頂尖大學的經濟和商學博士新生中,有至少一半來自伊朗。他們當中大多數人,本來是計劃在美國就讀博士的。不言而喻,美國在該領域處於領先地位,但美國同時也依賴於外國的優秀人才。

當地時間2月2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國會發表重要政策演講,這是特朗普就職以來的首次國會演講,備受外界關注。他闡述了自己就職一個月的成績,提到了增加基礎設施投入和國防預算,還談到了移民改革、稅收改革和醫保改革等廣為關注的問題。在大學生群體中,受禁令影響最嚴重的是伊朗人,他們在工程技術以及商科領域相當出色。據國際教育研究所公布的數據,去年美國高校入學研究生裡,伊朗人是第6大外國人群體。

美國5個高校聯合會今年2月進行的一份調查顯示,38%的美國大學都有外國入學申請數量降低的問題,其中來自中東國家的申請者减幅最大。27%的大學說沒有看到變化,而沒有變化則意味著降溫,因為10多年來每年申請入學的人數都在穩定上升。

賴斯大學(Rice University)校長李伯隆(David Leebron)說,「突然下達了政令,雖是臨時阻止6個國家的申請,但對外國學生而言,對學校,不安定的狀態是不言而喻的。」他說,外國學生的一切都成了問題,能不能按時拿到簽證,以及工作前景怎樣等等。

據瞭解,目前美國每年移民入籍的人數是100萬人,改革的目標是在議案通過後的第一年將這個數字减少41%,在第十年减少50%,也就是從100萬人减少至50萬人,而獲得綠卡的難民人數將被限制在每年5萬人。除此之外,目前持有綠卡的永久居留者在繳納州稅和聯邦稅期滿五年後,能够獲得政府福利,而新議案也將對該條政策作出限制。

移民改革草案強調,將采取與加拿大類似的「擇優積分制」,也就是根據申請人的優秀程度來决定他們的去留,「對英語水平好、財政上可以支持自己和家庭,並擁有可以對美國經濟做出貢獻的技能的人才會優先考慮」。

據悉,截至2016年,在美國的中國留學生數量已經超過了35萬人,而且這一數字還在逐年遞增。留美發展是很多中國學子的夢想,但難度逐年增加的綠卡抽籤制卻阻擋了不少人的留美之路。

減少親屬移民

目前,美國移民法案允許公民和綠卡持有者為自己的親屬申請移民,包括: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但草案規定,將來只有公民和綠卡持有者的配偶和未成年子女才能申請獲得綠卡,非直系親屬及成年家人都不能再申請親屬移民。將父母踢出「直系親屬移民」行列後,該法案將為美國公民的年邁父母制定臨時簽證計劃。不過父母來美後不能在美國工作,也不能領取福利,子女必須擔保支持父母來美國的健康保險,在申請臨時簽證時出示給父母購買的醫療保險。

美國在1990年通過的移民與國籍法案規定,采取「多樣化簽證項目」(Diversity Visa Program),也就是我們所熟悉的「彩票選法」,每年由美國國務院通過抽籤的方式抽取5萬名申請者獲得留美資質,以達到豐富美國種族多樣性的目的。但根據移民改革草案,由於綠卡抽籤涉及欺詐問題,且不符合經濟效益或人道主義宗旨,應予取消,如此可减少5萬移民。

經濟學家們對消除移民壁壘帶來的經濟收益做過不少研究。經濟學家邁克爾·克萊門斯就曾指出,消除遷移壁壘獲得的效率增益可以達到驚人的數量級,消除移民流動壁壘帶來的效率增益通常占世界GDP的50%—150%之間,相比之下,通過消除貿易和資本流動壁壘帶來的效率增益卻不到世界GDP的百分之幾。這就不難理解為什麽很多經濟學家和政治家會強烈反對美國限制移民的政策,因為這樣的舉動會對全球經濟造成沉重打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