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走在路上,或是行走在心靈上,總有看厭的風景,亦或有不願提起的心事。但唯一不變的,便是我用行走見證了我對你那份唯一不變的執著。

——題記

 

清晨,我遙望那微亮而遼遠的天空,用一顆虔誠的心祈禱著與你能有一次相遇,不求在最美的時光裡,只願在最需要彼此的時候。黃昏,我眷戀著那絢麗而美好的天邊,用一顆最純粹的心築起一方淨土能與你相守,不求生生世世,只願一生一世。夜晚,我獨自守候著深邃而孤寂的夜空,用一顆最靜謐的心聆聽著你走向我的聲音,不求你快速的出現在我面前,只願你到來時能給我一個穩穩的擁抱。

我如此渴望著,不知世界某個角落的你是否如我有一樣的心情。

光陰如梭,流年似水。茫茫人海,我卻堅信你總會到來,在某天的某個時刻。如今,又是夏季,蟬鳴纏繞樹梢,綠樹成蔭覆蓋大地,我就在這樣的季節裡一個人守護著自己的心。窗外的世界,人來人往,車水馬龍,很是熱鬧,而我的心靜似一汪湖水,失去了往日的喧囂,多了抹柔情;不再稚嫩,卻愈加純粹。鉛華洗盡,只剩一身素衣素顏,不知可否還能入你的眼?

天地寬廣,芸芸眾生,太過令人眼花繚亂。而我在彼岸靜默等候,以最自然而柔和的姿態,站成一道風景,鐫刻成了永恆。你曾說:「人一生都在行走,哪怕停止了腳步,心也在執著的行走著。」我說:「是啊,一生都在行走,當身與心都停止行走的時候,說明已找到命中注定的歸宿。不然,一生都是在漂泊。」

不論他言,我亦是相信,人生來就是有另一半的。只是要經歷太多的磨難才能牽起彼此的手,相守到老。正因這樣短暫的分離,才能考驗出後來的真情。太過輕易得到感情,總是會以你無法預料的方式分散,公平就是如此有恃無恐。那些經歷萬千,仍然堅守彼此情感的,執著的相信命中注定的緣分,他們最終會發現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會在細水長流的歲月裡被他們演繹的淋漓盡致。而那些看客,會有遺憾,會有失落吧。

而我,一個平凡的女子,有種倔強的執著。我始終認為,我的世界裡早晚會有一個你的出現。不論時光變遷,還是歲月蹉跎,亦或是我早已紅顏老去,而你依舊會愛我如掌心的寶。我們彼此等待著,細數那細水長流般綿長的情意。

閒暇時,我為你親手煮上一壺好茶,在茶香嫋嫋的窗前,訴說著那些未有彼此的歲月故事;清晨時,我為你準備清淡可口的飯菜,你站在旁邊深情地看著我,亦或走過來給我一個輕輕的擁抱;傍晚時,我眉眼淺笑地牽起你的手走在小路上,看夕陽西下,品煙雨人生;晚上,我拿起一本書靜坐在你身旁,不時的抬眼看你專注而認真的樣子,時光清淺的劃過你我身旁,無言,卻有幸福在流淌;深夜,我轉身看見你安睡在我身旁,如孩子一般天真的臉龐,亦是我今生最大的眷戀。我想陪你一起看細水長流,每個日升日落我都在門前相送或者迎接你。讓你帶著我最溫柔的問候離開,或者最溫柔的眼神期盼你的歸來。

遠方的你,我是如此期盼著。我不需要你有多麼華麗的出場,安安靜靜的來到我的面前就好;我也不需要你為我費盡心思,簡簡單單的樣子最美;我更不需要你為我濃妝豔抹,清清淺淺的眉眼最是自然。為了這樣的美好,還有這樣的夢,我在行走的路上,一路奔波,一路編織,一路灑淚,一路歡歌。今生只要有你就好,因為你,我才有了這樣的執著,才有了這樣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