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島(Long Beach)的警察弗林特•懷特(Flint Wright)在聽到自己鄰居馬里奧•羅德里格斯(Mario Rodriguez)被移民局逮捕後感到震驚。(Erika Schultz / The Seattle Times)

(编译:Linyao Li)位於華州南部沿海的太平洋縣警長弗林特·懷特一直認為自己很保守派。總統選舉時他為特朗普投了票,使得太平洋縣多年來第一次成為了紅色縣。他認同特朗普遣返非法移民的競選承諾——移民並不是問題,他見過他們工作有多努力——關鍵是,他怕跟隨著這些人來的,是恐怖分子。

但是當七月時馬里奧·羅德里格斯被美國移民海關局逮捕時,他真的震驚了。羅德里格斯的旅遊簽證多年前就過期了,他在當地做雙語教師,還經常幫警察提供報案線索。「他真的很支持執法部門,」警長說。「該死,其實任何人都會願意和他做鄰居。」

特朗普在競選時承諾把墨西哥來的「毒品交易犯、罪犯和強姦犯」遣返回去。很多人都期待這樣的非法移民被遣返。但是羅德格里斯?懷特警長不認為遣返他會給大家帶來任何好處。

類似的驚訝情緒瀰漫在整個縣。在這個縣的長島城(Long Beach),一旦有居民消失,在這個小城裡很容易被注意到。很多認真踏實工作的漁民也被遣返或者躲藏了起來。這使得移民局的逮捕行動有了很大的蝴蝶效應。「當你把捕魚業的勞動力逮捕起來…整個產業就垮了。」一位海鮮罐頭生產商說道。她不得不拒絕客戶的訂單,因為她的漁民被遣返了很多,勞動力嚴重不足。

移民局的特工會在街上攔住人問話,也可能等在停車場。格蘭迪·迪亞茲在特工們掩飾成想買她做的手工的顧客時被捕,連同她的兩個女兒一起被遣返,只留她的男朋友在當地。「你們為什麼不把我們都送走?」他在看到特工帶著女朋友和女兒們出現時問道。他正努力工作,攢錢準備去墨西哥與她團聚。「我一天給她們打三、四、五、六次電話,想聽她們的聲音。」

移民局也不是特朗普上台才在這裡出現的。奧巴馬時期,他們主要針對有嚴重犯罪記錄的非法移民,和近期偷渡成功的人。但是特朗普改變了規則,任何非法移民都可以由移民局自行決定遣返,不需要赦免任何人,不需要有重罪記錄,而且幾十年前的遣返令也可當做此人危及美國的證據。

雖然人們因為支持特朗普的競選承諾而給他投票,或者因為不喜歡西雅圖左派政治而投向特朗普——但是「所有我認識的共和黨派人士都對此感到不滿,」一位當地保守派居民說。

在長島城的一個公園,10歲的丹尼·華爾特(Danner Walter)在足球訓練后控制不住哭了起來。他的朋友喬爾(Joel)不得不去墨西哥和被遣返的父親團聚。他們以前每天都聊天。現在只能試圖每天視頻通話,但墨西哥的網絡鏈接經常罷工。那天下午,兩個好朋友只來得及問好和簡短的講講喬爾父母正在蓋的房子。

喬爾現在已經慢慢習慣墨西哥的天氣。但他仍舊想念華州的朋友們。丹尼的媽媽已經邀請他暑假來玩。當地居民們很多時候甚至不知道,幾天不見的鄰居,究竟是被遣返了,還是躲藏起來了。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