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不上車 新郎車隊調頭娶走前任女友!

一家銷售公司的經理季彬和女友張佳穎也把好日子定在這一天。早上七點季彬帶著浩浩蕩蕩的花車隊伍,出發去接新娘子張佳穎。

路上,季彬接到了張佳穎怒氣沖沖的電話:季彬,液晶電視你到底買沒買?

季彬原本以為拖到了結婚當天,這馬虎眼就算是打過去了,卻不想張佳穎這樣不依不饒。他解釋:這個月底,月底我保證….「保證有個屁用?不買電視咱這婚就別結了!」電話啪地被掛斷了,季彬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張佳穎比季彬小五歲,漂亮、時尚,卻也任性,說一不二,季彬總是忍著讓著,誰叫咱喜歡人家呢。老牛吃嫩草,就要忍受嫩草撒嬌發嗲壞脾氣。

車子一溜煙開到小區,單元門口,張佳穎的二姑沉著臉讓季彬自己先上去。季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都到這分上了,硬著頭皮上吧。他故作輕鬆地讓接親的朋友等一下,自己上去把新娘背下來。十幾輛花車按兵不動,季彬三步並作兩步跑上五樓。敲開門,季彬跑進張佳穎的卧室。張佳穎面若寒霜,妝沒化,頭上的婚紗也沒戴。季彬的火騰地上了房,但他還是低聲下氣小聲說:「大小姐,這都什麼時候了,你就饒我一命行不行,那液晶彩電你放心,我就是砸鍋賣鐵賣腎賣血也給你買來!」

張佳穎冷笑了兩聲:「這話你給我說過多少回了,上回咱倆一起看的電視你保證說結婚前買來,昨晚若不是我去了趟婚房,還以為你都買了呢!」

季彬急得直搓手:「我的銀行卡不在你手裡嗎,上面有多少錢你不是不知道。今天咱不還收份子錢嗎,擺完酒,下午咱們就去買行不行?」

「不行。一會兒我的姐妹都要去看婚房,那擺著一台破彩電,不讓人笑死!」

季彬軟磨硬泡,好話說了一籮筐,兩個小時過去了,張佳穎就是死活不吐口。季彬厚著臉皮給她戴婚紗,卻被她一把扯下來,拉住季彬又是掐又是打。季彬一躲,腦門正好磕在牆角上,眼一黑腿一軟,差點跪到地上。張佳穎卻不管季彬死活,撲到床上,放聲大哭起來。得,樓下接親的眾人聽見哭聲,算咋回事啊!

季彬轉身出去求丈母娘:「看在親朋好友都在等的分上,媽你給我這點面子….」

張佳穎母親板著一張臉:「你們的事,我不管!」說完一轉身進了另一個房間。再去求張佳穎,她就一句話:「今天不見液晶電視,我就不出這個門!」

眼瞅著就到11點了,酒店打電話問到底什麼時候開席,要趕緊,接下來還有新人要擺桌呢!

季彬在張家的客廳里直直地站著,額角撞出來個紅包,他也是堂堂七尺男兒,為了結這個婚,家裡拿出了全部積蓄不算,還背了債,而自己為了裝修,三個月沒好好睡一晚,可張佳穎就從沒滿意過,這個嫌不夠檔次,那個嫌買了水貨,臨了臨了,到結婚這一天,因為一台電視還鬧成這樣….

想到這些,季彬悲從中來,走到張佳穎面前,面色鐵青一字一頓地問:「我最後問你一次,這婚你是結還是不結?結,就趕緊化妝下樓;不結,別後悔!」

張佳穎目光凌厲地看著季彬:「季彬,告訴你,有能耐你使去,我張佳穎還真就不是嚇大的。」

季彬盯了張佳穎足足十秒鐘,轉身出去。張佳穎暗暗得意,心想季彬肯定是找錢買電視去了。從前她跟他鬧,鬧十次季彬輸十次,恃寵生驕,屢試不爽。

卻不想,季彬一口氣下樓走到花車前一揮手說:「去中山路!」

伴郎、來接親的季彬的同事還有婚慶公司的攝像見季彬孤身一個人下來,新娘沒跟著,還要去中山路,這是演的哪齣戲呀?眾人面面相覷,季彬又大喊了一聲:「我說去中山路!」

聽新郎的吧,一行人不解地鑽進花車,一隊花車浩浩蕩蕩地奔往中山路。

花車再次停在一個小區的樓下。季彬敲開了某一戶的門,開門的是季彬的舊友汪婷。她愣了一下,說:你不是今天舉行婚禮嗎….

季彬撲通一聲跪在地上,說:汪婷,我知道我今天這樣做對你很不公平,是我瞎了眼,放著你的好視而不見,只想著吃嫩草。請給我一次改過的機會….我求你今天嫁給我,我會對你好的,一生一世….

季彬泣不成聲,大致講了剛才的經歷。汪婷拉不起來季彬,她也跪了下去,擁著季彬哭。半晌,汪婷拉著季彬的手說:好,我就答應嫁給你!是刀山火海還是幸福彼岸,我就賭一次!

季彬大學畢業,一窮二白地留在這個城市打拚,是標準的「牛奮男」,像牛一樣勤奮奮鬥的男人。他常說的話是:拼爹遊戲咱玩不起,只能靠自己!

汪婷是季彬很多年的好友,曾在同一家銷售公司跑過業務,為省午飯錢,他們一起躲在立交橋下吃卷餅。憑感覺,季彬知道汪婷喜歡自己。

沒遇見張佳穎時,季彬也就跟汪婷曖昧著,一起吃個飯,看場電影,再或者汪婷拎著菜來季彬租的公寓給他煮個海鮮湯。如果生活里沒有意外出現,季彬順理成章娶汪婷也未可知。

汪婷好幾次暗示季彬自己已經是27歲的剩女了,季彬還跟她開玩笑:革命尚未成功,剩女自當努力,要做剩鬥士!季彬看得到汪婷眼裡的失望,但那時他覺得自己還沒想好要結婚。

後來張佳穎在季彬的公司出現一周後,汪婷辭職了。她跟季彬說,自己要好好努力把自己嫁出去,再嫁不出去就成「黃金剩鬥士」,不,是最高級別的剩女——「齊天大聖(剩)」了。

季彬不是不留戀,不是不愧疚,只是人都喜新厭舊。張佳穎鬼馬精靈,能說會玩,季彬也是一個俗人。於是跟汪婷那點若有似無的情愫斷了,跟張佳穎乾柴烈火一路燒到談婚論嫁。

季彬拜訪過張佳穎的父母,他們並不是很滿意季彬:季彬的家在小縣城裡,父母都是老師,家庭條件一般,用網路流行語來說:拼爹遊戲都過不了第二關。

但是張佳穎正被愛情沖昏頭腦,於是她母親提了個剛性條件:買房。

新年,季彬回家跟父母說了女方的條件,父母把家中積蓄拿出來,又向親朋好友借了些,湊成15萬元給季彬,剛好夠付首期。

季彬回來辦按揭買了房。做了房奴,季彬覺得自己立刻老了七八歲。

季彬結婚前一天,汪婷給季彬簡訊:你的婚禮我就不去了,我怕我會忍不住哭!

汪婷快遞給季彬一對情侶表做結婚禮物。張佳穎知道是汪婷送的,冷嘲熱諷:她那樣的,不找個人暗戀,怎麼面對自己的單身啊?張佳穎一張嘴從不饒人,在她面前,季彬常常覺得喘不過氣來。只是,腳上的泡都是自己走的,都談婚論嫁了,打掉牙也只能往肚子里咽了。季彬萬沒想到,張佳穎離譜到到了婚禮當天還為一台電視跟他談條件。如果換成汪婷,會有這種事嗎?季彬想到汪婷的種種好,突然很想念那雙嫻靜的目光。

張佳穎說自己是「三不女」:不善良、不等待、不言敗;汪婷卻恰好相反,她不會爭搶,也不會強迫他做他不願意的事,她的愛像小溪,細水長流。

季彬牽著沒穿婚紗素麵朝天的汪婷出現在花車前時,季彬的哥們大吃一驚,說:哥們兒還是你牛,結婚還有替補隊員!季彬深情地看了汪婷一眼:是我瞎了眼,放著珍珠不要,要了粒死魚眼睛!

婚慶公司的人也算見多識廣,卻沒見過這麼無理取鬧的新娘,也沒見過這麼當機立斷嘎嘣脆的新郎。他們說替補新娘的婚紗與化妝都不要錢了,友情奉送。對付那種想嫁印鈔機的女人,就得這樣給她點顏色看看。花車到酒店時,酒店還是有些兵荒馬亂,親友們竊竊私語,司儀跟工作人員忙著換婚慶板上的字。一切就緒,季彬把戒指戴到汪婷無名指上時,汪婷的眼淚又湧出來了。司儀問:季彬先生,你願意娶汪婷小姐為妻嗎?

「我願意!」季彬說這話時,聲音是顫抖的。

司儀問汪婷,汪婷的聲音不大,卻很堅定:「我願意!」

張佳穎那邊還在等季彬買液晶電視再來迎親呢,結果乾等不見人影,張佳穎給季彬的朋友打電話,季彬的朋友沒好氣地說:季彬啊,正結婚呢!

張佳穎跟她家人衝進婚禮現場,再顯「三不女」本色,大聲嚷嚷道:我可以不要液晶,你甩我不成!她指著季彬罵:我說你怎麼那麼硬氣,原來是有了小三!說完又衝著來喝喜酒的嘉賓說:我才是今天的新娘,她是個不要臉的第三者!上去就給了汪婷一個耳光。季彬氣不過,衝上去還了張佳穎一個巴掌:「從現在起,汪婷是我的妻子了,你敢侮辱她一句,我就跟你沒完!」

汪婷上前拉住季彬,很平靜地對張佳穎說:「我沒有做你們婚姻的第三者,我自信我愛季彬一點都不比你少。我愛的是他這個人,不是房子,不是鑽戒,也不是液晶電視!」

汪婷又接著說:今天我跟季彬結婚是倉促了些,但是我不在意,我是真心愛他的!我相信我們能過得幸福。

季彬緊緊地擁住汪婷,眼淚一滴一滴地掉下來。張佳穎哭著跑出酒店。張家人掀了兩桌酒席,被酒店保安拉了出去。

聽季彬講了發生在婚禮當天的事,親朋好友為季彬的果斷鼓掌叫好,說張佳穎這是自作自受。

婚禮過後,張佳穎幾次三番打來電話,道歉,後悔,季彬只說了一句話:「早知今日,何必當初。覆水難收,死心吧!」

張佳穎惡狠狠地說:「你根本就不愛汪婷,你不過是想報復我!」

季彬笑了,他不想說什麼,張佳穎還是那麼自以為是。在這段日子裡,身邊有汪婷陪伴,不用做「辣奢族」事事講求名牌,不用去高消費的飯店吃飯,穿棉布衣,吃路邊攤,感覺真的很舒服。

做女人最可貴的,是「莫欺少年窮」。如果不嫌棄男人年輕時候的窮苦,願陪他走過人生最艱苦的歲月,這樣的女人千萬不能錯過。

而做男人最可貴的,是「莫嫌女人丑」。男人在輝煌的時候大多志得意滿,覺得要選個如花似玉的美人才配的起自己,卻不知美麗容顏容易變,唯有人心最可貴。為了一個貌美的驕傲「公主」而放棄了真正愛你願意陪伴你的「灰姑娘」才是最大的愚蠢!

所以說,女人懂相守,男人懂感恩,才是一輩子!

Views All Time
Views All Time
72
Views Today
Views Today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