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隨筆

「天時人事日相催,冬至陽生春又來。」掛在牆上那本厚厚的日曆,被一張張撕去,只剩下寥寥幾頁。又到冬至了,隨之嚴寒降臨,「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和六九河邊看楊柳……」,嚴冬過後又是新年的春天,時光如白駒過隙,這一年何其匆匆。正是:「時光流轉尋常事,世故驚心感慨多。」

冬至,進入了數九寒冬,天氣越來越冷,窗臺上幾盆月季、茉莉、紫羅蘭在寒風中瑟縮顫抖,沒有了往日蓬勃舒展,欣欣向榮的景象。常在桌前看書寫字,隔窗相望,這些不起眼的花花草草,點綴著如水的時光,陪伴著看四季更迭。耳畔似乎還在響著這些花草在春風裡的歡唱。此時,這些花草正悄無聲息地蟄伏著,蓄芳待來年,明年的春天,這裡又將是姹紫嫣紅。

冬至,是祭祀的日子。每年的清明、冬至我都是在河邊祭拜,因為父母的墳塋五十年前已被開河的泥土深深掩埋。曠野上霜草蒼蒼,逶迤的西門大堤靜臥在白洋河畔,枯水季節的白洋河瘦成一條潺湲的溪流,在乾涸的河床上緩慢地流過。兩隻破舊的小木船停泊在一窪淺水處,幾隻白色的水鳥掠過水面停留在船篷上,在陽光下梳理著羽毛。一陣寒風吹過,把燃盡的紙錢紛紛吹起,有的飄落到河水中,有的飄向蒼茫的天空,像無數隻灰蝴蝶隨風追逐,飛向遙遠的天際……帶給在另一個世界的親人一腔思念,一份深情。

冬至,就是寒冬到了。但江南的冬天卻有無限的趣味,月亮湖畔一叢叢蘆花隨風搖曳,湖中浩淼的湖水在陽光下彌漫著如淡煙般霧氣,腳步聲驚起一隻野鴨騰空飛起,撲棱棱幾十隻鴨隨之躍出湖水,展翅飛進蘆花叢中,平靜的湖面蕩起漣漪,一圈兩圈三圈……慢慢向四周擴散。湖邊零散的幾株烏桕樹葉紅籽白,點綴著冬的色彩,依舊斑斕可愛。

冬至之後,進入數九寒天,冰天雪地萬木凋,惟有梅花伴寂寥。我喜歡梅花,更喜歡踏雪尋梅,在石橋邊,在古亭外,雪花紛飛,紅梅點點,那意境確實可愛,但梅花不懼嚴寒的精神更是可貴。如果,這個時候你獨坐在「一覽亭」裡,看梅花在風雪中綻放,是否更懂得「不經一番寒徹骨,那得梅花撲鼻香」的真實意義。

冬至,寒冬已至,春天已經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