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純

或許是劣幣驅逐良幣,所以純真年代只能不斷流失。

我無法精確形容我有多憧憬純真年代,那個曾經擁有的時光,專注在每件事物得最純粹。

甘甜如此絕對傷口和刺痛也如此純淨,如此專注地活在當下。

我相信那是美好的。

一如我喜歡純棉的T-shirt,它和身體摩擦的觸感還有熱,像是記憶裡似乎該有的溫暖。

但回過頭看的人說那只是年少輕狂,對於我這樣的沈溺他們說是我太幼稚不夠社會化。

我相信過去種種成就了現在的我。

那些錯過的憧憬我朝思慕想著,迷戀嚮往儘管它只能是記憶的一部分;

但這都已是句點了,停止了不會再有更多了像是死亡般失去了現在和未來。

但是我何其想要執迷不悟。

或許這麼說吧,我不太懂為什麼不能喜歡麵粉甜還有奶油香,

咀嚼每個酥脆的千層在嘴巴裡響亮,卻總是要在意卡士達麵包店的裝潢甚至是師父的名氣呢?

只專注麵包的最基本那不是很幸福嗎?

而到底時間一直走的同時,是什麼時候讓我們開始注意起間接相關的事物呢?

思慮越來越豐富考慮越來越周詳,於是把最純真的東西放逐到遙遠的地方,

這到底是一種驕傲還是一種敗壞?

或許聰明該有個限度才不會變得如此諷刺。

那一天,聽著陳螺絲講了一個很殘忍的故事,我突然失去了所有控訴的力氣,哭泣目送著千里之外的純真。

而世界依然繼續運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