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放雪花 傾心香約 – 落梅雪舞

雪花十裡,唯一朵在心上,喜歡如此深情唯美句子,漸漸入了其中,坐在一盞光陰的茶裡,倒影愛情的模樣。畫風未曾變過,只一筆,僅此一句,點了眉心朱砂,一往深情,微瀾幾分,這稚嫩的伏筆,也只是為了,尋根執著的風。

多想,盛放雪花,傾心香約,飛舞滿天,於天地徜徉,不問其他。即便須臾間,只有一個你,一個我,蒼穹聖潔一片,只為你種下一掬的情濃,悠悠我心,情深意長。遐想中的美好,在疊加的詞彙上,描下了,最美的那一筆。

盛放一隅潔淨,恰好一朵雪花傾心,於日不落的歌聲中,飄過溫婉的曲調,漫過柔情的水澤,遇見你,遇見愛。在這冬日暖陽中,望斷眉間心上的守望,追尋到雪舞的地方,開於你心底的傾城,只為一窗白淺的香約。

情絲綿長,縈繞歲月的滄桑,漸變了寒夜,等待撕開時光的頁面,彼此間,已更換模樣,再次重逢的路上,能否一眼鎖定彼此目光?飄飄落落的語言,回蕩想起的初始,淹沒了相思的雨,吹散了念想的風,凝結成一滴滴雪冰,便是扣字折香,也無法溫暖當初,融化不了這千年寒冰。

冬雪飄逸,再次回音那笙歌的聲音,把掩藏你的關於,一一排序,不忘的依然是,初春芳菲中,你溫柔的笑顏。不相忘,自難忘,悄悄奏響最美的晨曲,你始終是心底,柔情似水的牽絆,可知道?

一方回眸,冬季戀歌之時,遊走在雪花裡的紅梅,豔豔的一束攜著一束,並肩走過白雪皚皚,歡喜寫意。熟撚於心的名字,延伸出無數遍的片段,在每個午夜時分,那清淡的月光燈下,透過雪窗折射出,格外刺目的線條,卻勾勒出一簾子的幸好。

因為情,念你如初,才有如此美麗的一幅幅期待,想著「便是漂洋過海,也要來看你」的許諾,等著「待到巴山夜雨時,共剪西窗燭」。相信「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為如此多嬌的你,一程程續寫,只是為了,妝點一個人的名字。

霜雪千年,洗舊回憶,拼湊著月光,去撫平淡忘。未改初衷,緘默守候,總想著,會在冬去春來,芳菲盡時,獨開一朵,只為一人傾情。綠了十裡,香溢滿城,在那個初相識的路口,灑落一壺月光酒,情滿湘江。

今冬,圍爐夜話,悄悄地,輕輕地,落下一江柔情,微瀾一語小字,解讀心底的密碼。讓等待行駛千萬裡,一輪輪,一圈圈,飛躍長長久久的遙望,讓一番美好畫面,逐一載入。

期望著,蘸著冬雪,這方墨雨的淋漓,可以吹拂思緒,抵達彼岸花的距離,便是寒冷的冬,也可抱著一紙文字,取暖;可以盛放雪花,傾心香約!

SHARE
Previous article西雅圖2017重大新聞Top 8
Next article冬至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