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節

聖誕節適逢星期五,早早把所有比較有時效性的工作都弄完,中午過後就過著軟爛的生活,聊聊skype、上上網,只開10%的工作效率去讀業界新知;更甚者咖啡機的原廠業務剛好來裝機,花了大概20分鐘聽它介紹咖啡和機器,它還請我們喝了一杯咖啡:膠囊咖啡就那個樣子,不過已經樂勝三合一了。

原本以為可以用這般爵士樂似的步調下班,結果三點多被叫進去做年度例行公事的面談,談完後整個好心情都沒了。

某種程度來說面談結果是好的,工作表現和態度是被肯定的,只是搭配一些日常的觀察,某些偏袒或偏心還是有的,那些不受關愛的部份被包裝的像是一份精美卻奇小無比的禮物,令人唏噓不已。

更多不滿卻是來自其後與主題無關的爭辯,沒有共識、沒有交集、講不出真心話的各說各話耗費我所有的精力,也打壞了下午軟爛的好心情,只好急著抓人出來吃晚餐,第一次這麼這麼不舒服,第一次為了想找人抱怨而找人出來吃飯。

九點半碰面、十點去吃壽喜燒,結果店家說要11點才有位子,這樣距離關店只剩一小時哪吃得爽,於是當下決定跑去吃小巷子裡的羊肉爐名店。等紅燈的時候我才發現平常週五十點東區都不曾有那麼多人過!更別說剛剛在餐廳櫃台排位子的時候,還有一組一組的客人不斷湧進等著登記用餐!就算說因為聖誕節的關係吧,這番榮景也嚇到我和D。

到了羊肉爐店,店家大概只有半滿而已,果然像這種以附近上班族或是住戶為主要客源的店就不會趕上聖誕節的人潮;然而不只是人潮而已,周遭客人的穿著,或者人們多杯黃湯下肚後放大的聲量和不加遮掩的詞藻,講著一半爭執一半大放厥詞的話題,當然還有擺在騎樓上大剌剌的桌椅和食材,難以想下東區那裡充滿喜悅、歡聚的節慶氛圍,距離這裡不過十分鐘的摩托車車程而已。

肚子餓的受不了的我們,火速點菜,引頸期盼那鍋驅逐寒意的鍋物上桌。

當歸枸杞或其他我喊不出來的藥材熬出來的湯頭有一種說不上來的甘甜,羊肉性溫、沾著腐乳醬一口一口暖了身子;高麗菜和茼萵煮過之後帶著湯頭那份甘味,搭著原本的蔬菜甜和青脆的口感,解掉滿口肉的膩感。更不用說加點的麻油麵線,大蒜讓麻油的香味更加有層次,特有的辛辣淡淡的、卻有著讓人停不下筷子的魔力,中和了羊肉爐的那份甘味,只能讓我大呼這碗麵線不只是增加飽足感而已!(我是那種覺得甘味太多會膩的人)

轉著電視,深夜裡的住宅區只剩電視還吵著。不管怎麼懷念聖誕節,不管又留下了什麼遺憾,12點過去,一切只能留到明年這一天再來彌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