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興主管失業輕生 被中產的中國式悲劇

  深圳中興網信科技一名歐姓主管日前被裁員後輕生,有文章指出,這件事凸顯中國中產階級的脆弱。從2007到2016年,中國家庭的債務率激增一倍多,逾1/3的家庭屬於高負債家庭。

中興通訊下屬深圳中興網信科技有限公司歐姓工程師之死引發議論。歐妻撰文表示,中興網信科技在大規模裁員過程中勸退丈夫,並強行要求低價回購其股權,導致丈夫最終走上絕路。

新華社雖報導這則消息,卻以個人責備論式的口吻呈現,不僅在標題寫著:「人到中年,『好好活著』有那麼難嗎?」還將原因之一歸咎為工程師的性格內向,並列舉一些「正能量」樣板,要大家看好人生。

但隱藏在事件後的中國經濟結構問題,卻不容忽視。有文章指出,2007到2016年,中國家庭的債務率翻了一倍多,已經有超過1/3的家庭屬於高負債家庭。「此時面臨被裁員,未來出路何在?」

文章指出,這個悲劇中看到了中國中產階級的脆弱,即便死者有2戶房,也仍舊「不堪一擊」。

文章分析中國民眾「被中產」的原因。中國家庭裡,房子都是家庭資產配置的重中之重。2016到2017年,是中國人「財富大增值」的一年,在這一年裡,只要買了房,財富就直線上升。

如今北上廣深杭多的是資產人民幣數百萬的中產階級,而所謂數百萬的資產基本就是那戶房子。這種富裕其實很脆弱,因為房子基本都有房貸,槓桿挺高,現金流緊張。除了房子,身上資金可能已所剩無幾。

此外,和2001年相比,中國人均收入增加不到4倍,一線城市的房價增加至少12倍。換算下來,收入每增加一塊錢,房價增加不只三塊錢。收入與房價差距比,也是陷入「中年危機」的重要原因。

從受害者所處行業的角度說,中興問題的深層根源是一個長期高速發展的通信類企業所面臨著產業逐漸成熟,產業競爭不斷加劇,企業利潤水平快速下滑的問題,讓企業必須要轉型,卻無處可去的一個難題,這個時候甩包袱不再是中興一家的問題了,華為也存在類似的問題,只是相對而言華為的問題還不及中興嚴重而已。

有文章寫到,「到了2017年,所有通信企业都进入了寒冬模式。如今通信行业的利润已经比纸还薄, 当一个行业的人力供给大于人力需求的时候,是根本没有万全的解决方案的。要么牺牲老人,要么牺牲年轻人(冻结应届编制)。

事实上,10年前的通信就和今天的互联网一样,在当时可以说是如日中天。华为中兴势头迅猛的时候给员工发12个月的奖金。多少华为中兴人30不到就买了房,这难道不是得利于行业本身么?你们享受了行业上升期带来的各种红利,就要为行业下行期的阵痛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