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吉灣無家可歸危機導致911工作量攀升

正在將無家可歸人員送往避難所的工作人員(The Seattle Times)

(編譯:趙天玥)如果你看到街上有人凍僵,你可能下意識的會撥打911,但幫助無家可歸人群的緊急情況並不在911的責任範圍內,市領導認為現在是時候面對和解決這個問題了。

去年冬天,吉莉安•墨菲(Gillian Murphy)開車行駛在寒冷的一天,當時一件明亮的紅色內衣引起了她的注意:一名男子面朝下躺在位於90號州際公路和5號州際公路交匯處附近的無家可歸營地山坡下坡處。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個畫面,」她說。她撥打了911調度員明顯非常惱火。墨菲無法提供一個詳細的地址,她也很難說明這個營地在哪條街上。

墨菲稱,調度員說:「為什麼我們不斷接到這些電話?」

即使無家可歸危機重塑了城市和地區的政治,911-緊急醫療服務的聯繫電話,還沒有發展到能應對這個問題的規模,城市領導人說道。所以導致當墨菲這樣的聯繫人看到需要幫助的人,尤其是涉及到心理健康或藥物濫用危機時,他們都不知道可以去那裡尋求幫助。

金縣的藥物濫用治療和心理健康服務負責人吉姆•沃倫多夫(Jim Vollendroff)說:「你總是看到這些人有行為健康危機,特別是在西雅圖市中心工作的上班族來說,沒有人知道該怎麼做。所以通常就默默地從他們身邊走過。」

視而不見的後果可能比較淒涼,尤其是在冬季。根據醫學檢查官理查德•哈魯夫(Richard Harruff)的說法,金縣無家可歸人群死於體溫過低的可能性比是有固定住所的8倍。去年,哈魯夫發現144人死於無家可歸,其中三分之一的人死於酒精或毒品的過量使用。這個數字可能低於實際人數。

這些只是無家可歸人口中的一小部分。 在金縣流浪者中,不到四分之一的人長期無家可歸,45%的人說他們不喝酒吸毒,但他們也同樣脆弱。

有些城市提供熱線支持在極端天氣下生存的人們:在華盛頓特區,當溫度降到32度以下時,每個人都必須住在收容所,還有住房熱線派遣車輛來接有危險的人們。

金縣每年花費近2億美元用於服務無家可歸人群,也提供類似的服務:在華盛頓州撥打電話211,來電者可以與能夠指導他們的機構專家溝通並獲得指導。

但是,這條熱線不適用於緊急情況。負責監督當地政策的無家可歸者和貧困國家法律中心高級律師吹絲莎•鮑曼(Tristia Bauman)說,她不知道有任何一個城市提供類似911的替代熱線。

目前,西雅圖市議員賽麗·貝格韶(Sally Bagshaw)正與市縣機構會面討論通過911熱線為發無家人群分發物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