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晉南北朝藝術(下)

繪畫

三國時期,戰禍連結,提倡和平行善的佛教乃迅速發展,一些西域僧人將佛教的故事畫傳到中國。吳國畫家曹不興見後,摹寫不已。他所繪的人物,衣紋折皺,緊貼身體,非常富有立體感,世人有「曹衣出水」之稱。後來他的畫風為衛協所師承,再傳顧愷之、陸探微、張僧繇等,不僅佛像畫綿延不絕,風行百代,而且人物畫也精益求精,蔚成大觀。

 

張僧繇 – 十八宿神形圖卷

張僧繇

張僧繇是南朝梁時代繪畫成就最大者。他與顧愷之、陸探微以及唐代的吳道子並稱為「畫家四祖」。張僧繇擅長寫貌,梁武帝因思念出掌外州的諸皇子,命其為諸子畫像,維妙維肖,見圖如見其子。他畫鷹、鷂,鳩、鴿見之而驚飛。張僧繇吸收了天竺等外來藝術之長,在中國畫中首先採用凹凸暈染法,畫出的人物像和佛像栩栩如生,傳神逼真。

 

 

顧愷之

顧愷之 – 女史箴圖

曹不興的再傳弟子顧愷之為東晉大畫家和文學家,他以「畫絕、才絕、痴絕」而馳名於世。顧愷之主張畫人物要有傳神之妙,其關鍵在於眼睛當中。因此他一反漢魏古拙之風,非常注重眼神。傳說他在年輕的時候,曾經為建業瓦棺寺畫摩詰像壁畫。他當著眾人面前為畫像點睛,觀眾爭著觀賞如堵,於是施舍的錢立刻超過百萬,從此他的名聲遠播四方。

顧愷之所畫的人物畫,善於用淡墨暈染增強質感。他運用「鐵線描」勾勒出勁挺有力的細線,人物五官描寫細致入微,動態處理自然大方,並以人物面部的復雜表情,來隱現其內心的豐富情感。顧愷畫人物衣服的線條流暢而飄逸,優美生動,充滿藝術魅力。晚年筆法如春蠶吐絲,似拙勝巧,傅以濃色,微加點綴,而神采飄然,饒有浪漫主義的色彩。現今傳世的顧愷之作品摹本有歌頌曹植與甄氏愛情的《洛神賦圖》,和勸誡婦女德行的《女史箴圖》、《列女仁智圖》。

 

梁元帝蕭繹 – 職貢圖

梁元帝

南朝除文人繪畫外,皇帝也加入了畫家的行列。從傳世的畫跡來看,南朝梁元帝蕭繹(約 508 ~ 554 年)應是中國歷史上最早的皇帝畫家。他是梁武帝蕭衍的第七子,聰慧好學,自幼愛作書畫。當時南朝與各國友好相處,來朝貢的使臣不絕於途,蕭繹於是將各國使節繪成《職貢圖》。原圖共三十五國使,如今只存十二使,如描述滑國、波斯、百濟等使臣像,並撰文描述各國風情。原圖現已不存在,只有宋人摹本藏於中國歷史博物院。

 

石窟壁畫

如果說南朝畫家以木結構的寺院為創作中心,那麼北朝畫家則是以石窟佛寺為活動場所。因木質不如石質易于保存,故至今傳世的北朝繪畫遠遠多於南朝,集中在當時開鑿的甘肅、新疆等石窟中。其中以甘肅敦煌莫高窟最引人矚目。經歷代開鑿,如今它有 492 個洞窟,4.5 萬平方公尺的壁畫,是世界現存最大的佛教藝術寶庫。

莫高窟裡的繪畫內容,大都是在講述佛祖出世前所經歷的故事,與佛出世成道後的說法場景。

古代的開窟贊助人和佛教藝術家在敦煌開鑿石窟,是想要按照佛教經義用人工的力量創造一個未來世界。在這個世界裡,佛教的人生觀、世界觀,所謂的苦、集、滅、道,輪回報應,精神不死,天國極樂等等都會在石窟的壁上呈現。

石窟中最高的部分是「藻井」且位於最中央的一部份。佛教藝術家把這一部份繪以巧妙奇絕的圖案,用來表示天外之天、妙境之外的妙境。有了這樣一幅藻井圖案,就表明寶像莊嚴、流香溢彩、靈魂所寄、人神嚮往的極樂境界才會完整地濃縮在這個洞裡了。所以在佛教藝術家看來,創作一幅適合於藻井的圖案,在整個洞窟壁畫與造像的創作中是十分重要的,不可被輕易忽視,而且所花的功夫跟畫壁畫同樣的大。到現在被保存下來的一部份藻井圖案,無論是構圖的複雜與協調、著色的精美與絢麗,都堪稱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