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如絲 – 張寧

「春雨貴如油,下得遍地流。」這兒時不知哪位阿婆教的歌謠正印證了這淮水之畔,鳳凰棲息之地的小城幾日的情狀。春寒料峭,雨不約而至,纏纏綿綿,如霧如煙。這也就罷了,可有時卻淅淅瀝瀝,甚至嘩嘩啦啦,這哪裡有春姑娘的柔媚,分明在抖落自己的悲情,抑或顯顯自己的派頭。趁雨意已不甚濃,還是出去走走。總悶在斗室之中,看納蘭容若情深意重的惆悵百轉;聽易安居士梧桐更兼細雨的戚戚數言;暢想遇見戴望舒先生雨巷中的那把油紙傘。豈不辜負了這難得的初春的雨意。一出社區的大門,迎面便是一陣風。雖沒有「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的楊柳風那麼輕柔,這攜著一份煙雨,帶著一份憧憬的精靈也足以讓人細細品味一番其中的滋味。

農夫是十分歡喜,看,他們正挎著蔑籃在田間擺動有力的手臂給麥苗施肥。或許其中還會有人鍾情於杜子美的詩句「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此時正在心裡默念著,輕吟著……然而我多麼希望在農家小院欣賞早鶯爭暖樹,新燕啄春泥的盎然生機;多麼希望在淮河岸邊,遠望起伏的群山,近看嫋娜的柳煙,聆聽雀鳥的鳴唱,陶醉於小蟲的琴弦。從而靜享一片安寧,一份悠閒,一絲恬淡。

不知不覺之間來到鳳台淮河二橋上。比起往日的人來人往,今日甚為孤寂。縱有三兩路人,也是行色匆匆。像我這種悠遊而行的人,恐怕會被誤為另類吧。他們看我的眼神或多或少有絲絲的疑惑。這絲毫不影響我欣賞煙雨中的遠山。

遙想此時在這恍若仙境中去拜訪茅仙古洞中的仙人,是否能覓得「犬吠水聲中,桃花帶雨濃」的影子呢。恐拍只能感受元代邵享貞的「綠房深窈。疏雨黃昏悄。門掩東風春又老。琪樹生香飄渺。 一枝晴雪初乾。幾回惆悵東闌。料得和雲入夢,翠衾夜夜生寒。」中的絲絲寒意吧。而梨花帶雨的嬌羞,桃花垂淚的可人,油菜花抖落珠串的迷人……在這濛濛的雨霧中,任憑怎樣睜大雙眼,總是不能望見。淮水在此處因硤石而折行,雨霧渺茫,連遠帆也難得一現。近處貨輪上的大紅燈籠倒隱約可見,只是不見人影,頗有「春潮帶雨晚來急,野渡無人舟自橫。」的意境。

雨,星星點點,不緊不慢;腳步,輕輕挪移,不急不緩。近郊的村落,聽不見雞鳴犬吠,望不見嫋嫋炊煙。高大的門樓,寬敞的庭院,豪華的轎車,大紅的春聯……這不是我夢中的模樣。寂靜中的繁華就在身邊,細細思量,何苦一味追憶從前。

一路走來,青蔥歲月的影子如夢似幻。如絲春雨相伴,朦朧吧,不見月色;清晰吧,不似當年。細細品味,恰似清茶一盞,淡淡的清愁在詩意的空氣中氤氳漸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