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林三醉 – 春泥

時維三月,序屬初春,三月桃林,景色迷人,「桃之夭夭,灼灼其華」,春雨如酒柳如煙,桃花朵朵展笑顏,鶯飛草長,繁花似錦,春景如畫,秀色可餐,此景可以醉人。

何為醉也?醉者,乃原指飲酒過量,神志不清也,引申為沉浸在某種境界或思想活動中。三醉者何?非大醉三次也,亦非三酒徒也,乃指全身多處皆醉,多也。「溫兩碗酒,要一碟茴香豆」,一個蒼老而沙啞的聲音遠遠傳來,似乎來自於一個圓柱形的類似於一壇碩大的「老窖」酒罈的建築物裡,又像是來自於昔日的「咸亨酒店」內。酒釀久味長,開壇十裡香,不過,此處並非「酒罈」,而是語文盛宴的舉辦場所,十裡桃花不醉人,十裡春風不醉人,而是大廳裡那引起心靈共鳴和思維火花閃爍的教育思想,還有那猶如春風拂面一般的優質高效課堂使人們酩酊大醉於其中了。幸者自幸,樂者自樂。入得廳堂,沉浸其中,品嘗其味,故有三醉:一曰心醉,二曰情醉,三曰神醉。

 

一、 心醉:魏書生啟迪心靈的教育思想

煙花三月金城秀,語文春色染心頭。一場春雨暈染了一片桃林,一場盛會吸引了一群「趕會」人。3月17日至18日,中國文章學研究會導讀導寫研究中心第十二屆年會暨河南省教育學會語文教育專業委員會第二十二屆年會在靈寶市文化活動中心舉辦,來自我省和全國部分省市的語文教師參加此次活動,會場上座無虛席,看看坐在過道上的聽眾,就可知盛況的確不同凡響。不僅有璀璨奪目的教育名師之星,還有「教改之星」、「語文教師之星」、「十大年度人物之星」,更有那推動語文教育發展的「卓越局長、校長之星」,可謂是星光燦爛。在本次年會的開幕式上,由河南省教育學會語文教育專業委員會執行會長兼常務秘書長吳偉主持,當代著名教育改革家魏書生老師做了精彩的報告。十年後在金城再見魏書生先生,其人風采依舊,依然是站著講課,談笑自如,精神矍鑠,妙語連珠,風趣健談,講到動情之處,手舞足蹈,還交雜數來寶,其獨到的授課風格自然贏得會場笑聲連連,掌聲不斷。

在舞台背景上老子騎青牛入關的畫面映襯下,一位元年近70的教壇巨匠眉飛色舞地在論教學之「道」。「天下之難作於易,天下之大作於細」,《語文教學的科學化和民主化》被其演繹的惟妙惟肖,極具感染力的報告精闢地解讀和活用了《大學》的經典名句,「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久久回蕩在人們的心底,振聾發聵。人們在感悟、體驗和品味「松、靜、勻、樂」的同時,也記住了三句話,記住了教師要懷揣一顆平常之心,自強不息,厚德載物。正如魏書生所說的那樣,「教師不替學生說學生自己能說的話,不替學生做學生自己能做的事,學生能講明白的知識盡可能讓學生來講」,教師要引導學生成為自身的主人,把自身光明的亮點調動出來,把聽說讀寫的能力調動出來。教師就要潛心教學,享受教學之樂,守住根本不動搖。這位執教35年,做了22年班主任、13年局長的「教書愛好者」,依然堅持每天寫日記,69個日記本見證了對教育的癡情。大道至簡,松靜勻樂,引導學生,聽說讀寫,這是他對教學的高度概括。年會上,自學自娛「六個一工程」倡議書的宣讀,標誌著魏書生思想「鏈式效應」的廣泛開啟。

 

二、情醉:「80」後名師撼動心靈的「拄杖教學」

「教育是事業,事業的意義在於奉獻;教育是科學,科學的價值在於求真;教育是藝術,藝術的魅力在於創新」。當80歲高齡的教學名師賈志敏親自登台授課時,台下爆發的熱烈掌聲已經表達了「高山仰止」的敬仰之情。「教師的生命只有在課堂上,才可以歌唱」,賈志敏老師把生命融入到教育事業之中,把課堂貫穿成為人生路上的永恆而美麗的風景。昔日,靈寶有「夸父追日」的神話,勇敢的誇父為了心中的理想,倒在了追夢的路上,扔下的拐杖頓時變成一片美麗的桃林。今天,賈老師已是耄耋之年,依然懷揣一顆童心,在課堂上盡情激揚生命的活力和能量,他拄著的那根拐杖分明就是誇父精神在教育領域的靈光閃現。

當賈老師站在天真可愛的小學生中間時,我們分明看到的是歷經風雨滄桑的老樹萌發出嫩綠新芽,一棵又發新枝的參天老樹和一排排小樹苗一齊沐浴陽光,一起健康成長。透過他完好地保存著幾十年前曾經教過的小學生作業本,我們似乎感受到賈老師正傳遞給我們一種濃濃的教師的職業幸福感,品味到在課堂上教師靈魂融入課堂的內心的寧靜。好雨隨風潛入夜,點點潤物細無聲。正如賈老師別具匠心地給孩子們講《推敲》一樣,我們在鑽研教材,進行課堂教學設計時,是不是也多在心中進行斟酌和推敲呢!

 

三、神醉:真正啟動的課堂才能風生水起

鶯飛草長,春花綻放。但還有一種花,卻只開在心房,那就是教育智慧催生的心花。著名特級教師于漪說:「教師要用準確生動的語言打動學生的心,使他們胸中或泛起漣漪,或掀起波濤,激發他們愛恨分明的感情」。名師韓軍、程翔、趙春林、錢娟等老師和本土優秀教師強紅瑞登上講台,一一為大家呈現了高品位的示範課。在座無虛席的大廳裡,精彩紛呈的報告和示範課使聽者為之傾倒,不時報以熱烈的掌聲,我想用「心旌神搖」可以表達此刻的心情。于永正老師說得好,「什麼是教學藝術?簡單地說,就是高明的教學方式、方法,讓學生樂學、易學,使知識得以掌握,能力得以培養,智慧得以啟迪,情操得以陶冶等等。總之,能讓學生學有所得」,我想,聽這些名師的課就是這樣的一種感覺吧。

教師在課堂上一言一行傳遞著一種教育思想和觀念,是在盡其其能「成就」學生,「引領」學生和「啟迪」學生,用藝術手段圓滿地解釋了語文「是什麼」、「學什麼」和「怎麼學」,讓學生在課堂上真正動起來,在「聽說讀寫」的活動中興奮起來,用語文的方法教語文,把人文精神貫穿在課堂的每一環節,讓學生做課堂的主人,正如老子所言那樣,「是以聖人自知而不自見也,自愛而不自貴也」。於是,在課堂上,我們見到韓軍老師的課上,似乎能嗅到咸亨酒店那酒和「茴香豆」的醇香,能參悟到反映在孔乙己身上的世態的「涼薄」那透骨之涼!在程翔老師的課堂上,我們能聽到江水洶湧拍打江岸亂石,浪花飛濺的壯觀場面,能似乎聽到透過一首詞背後的感歎聲……「是以聖人居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教師以情帶聲,以聲傳情,課堂上,教師使用最多的詞是「發現」,使用最多的藝術是激趣的藝術,於是,課堂上那審美教育、心靈教育水到渠成,古典文學之花燦爛盛開。在講台上,那多角度的精彩點評,聲聲回蕩耳旁。在回味之中,我們陷入了深思,我們的課堂上是否能湧起情感的波瀾呢?我們在解讀文本上是否還有潛力可挖呢?葉聖陶先生的話值得回味,「凡事當教師的人,毫無例外地要學好語言,才能做好教育工作和教學工作」。

一石擊破水中天,收穫歸來思再三。飲酒微醺,醉在心頭。對一種教育思想和理念的沉醉,還得需要慢慢品味,細細消化以其中,還得需要用教學實踐和探索應用來相輔相成的,使之盡善盡美。陽春三月,桃林三醉,醉在其中,其樂幾何!望著那燦若朝霞的桃花,想到了追夢的誇父,又想到了在教育路上追夢的教師,不禁歎曰:桃林三月景美麗,柳綠花紅有鶯啼。十里春風不如你,「趕會」學習有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