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還有更多追求

剛剛過去的「五一」假期,在北京市一家企業上班的「80後」王先生一家三口去菲律賓旅遊,回來還給同事、朋友帶了很多禮物。他參加工作5年多,出國旅遊的底氣來自於近些年家庭收入的增長。「剛工作時,每個月工資的一半要用來買家裡吃的食物,現在我的工資增加了一半,每個月把1/3的工資花在買進口食品、綠色食品上,食品消費總體比例還是大幅度降低了。」

王先生的生活是如今大多數「以食為天」的中國人變化的縮影:不僅要吃飽,還要吃好,而且在吃以外有更多更好的追求。

前段時間,國家發展改革委發佈的《2017年中國居民消費發展報告》指出,2017年全國居民恩格爾係數為29.39%,中國第一次進入聯合國劃分的20%至30%的富足區間。根據德國統計學家恩格爾的觀點,一個國家的恩格爾係數越低,國家也就越富裕。

專家表示,恩格爾係數直觀反映了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經濟發展的整體水準,展現了新時代中國人不僅要吃飽、吃好,而且正在追求更加美好的生活。不過,這並不意味著中國已經進入富足國家行列,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仍然突出。如何實現人民全面小康,依然重任在肩。

 

1.食物消費占比降了一半多

一個國家及其居民,富裕和貧窮的標準是什麼?其中影響力較大的是恩格爾係數,它被認為是對一個家庭或國家富裕程度直觀簡潔的度量。

恩格爾是十九世紀中期德國的一名統計學家,他提出了一個著名原理:每個國家居民的平均支出中,用來購買食物的費用占比越大,這個國家越窮;反之,這個國家越富。這就是恩格爾係數的由來。

聯合國糧農組織據此劃分出國家貧富的標準:恩格爾係數在59%以上的為貧困,50%—59%為溫飽,40%—50%為小康,30%—40%為富裕,低於30%的為最富裕。

從資料看,改革開放40年來的恩格爾係數變遷,是中國經濟發展水準大幅提升的一個直觀反映。根據國家統計局相關資料,改革開放開始的1978年,中國城鎮居民家庭人均生活消費支出為311元,恩格爾係數為57.5%,處於剛剛溫飽狀態;農村居民家庭人均生活消費支出為116元,恩格爾係數為67.7%,還處於貧困狀態。經過25年實幹、苦幹,2003年全國居民恩格爾係數降為40%,屬於小康級別。這個階段,「吃」對很多家庭來說不再是問題,小汽車、房產開始成為消費大項。又經過10多年,2015年全國居民恩格爾係數進一步降為30.6%,屬於相對富裕級別。到了2017年,全國居民恩格爾係數為29.39%(城鎮28.6%、農村31.2%),進入了富裕區間,比改革開放初期總體下降了一半多。

中國居民恩格爾係數為何能從40年前的「5字頭」「6字頭」降到現在的「2字頭」?國家統計局發言人毛盛勇表示,主要原因是過去這些年中國經濟持續高速增長,城鄉居民的生活水準不斷提高,老百姓收入不斷增長,財富不斷積累。資料顯示,去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5974元,實際增長7.3%,高於經濟增長速度。

資料顯示,去年教育文化娛樂、醫療保健等支出占全國居民消費支出的比重分別為11.4%和7.9%,通訊器材、體育娛樂用品和化妝品類商品分別增長11.7%、15.6%和13.5%。

報告指出,中國正呈現消費層次由溫飽型向全面小康型轉變;消費形態由物質型向服務型轉變;消費方式由線下向線上線下融合轉變;消費行為由從眾模仿型向個性體驗型轉變的趨勢。

毛盛勇解釋說,中國人的消費清單裡,用來買食品的消費權重在下降,把更多的消費支出用到了一些耐用消費品特別是服務類消費當中。「我們講吃穿住行,現在大家要吃得安全、穿得時尚、住得舒適、行得便捷,實際上也是消費升級的一種反映。應該說,『富起來了』已是共識。」

 

2.各地區經濟發展不平衡不充分

既然恩格爾係數喜人,那是否意味著中國自此成為發達國家一員了呢?其實不然。恩格爾係數之魅力在於簡潔,弊病也在於簡潔。

衡量一個國家是否為發達國家,除了恩格爾係數外還有很多指標,如人均國民收入水準、人均GDP水準、國民收入分配情況、人均受教育程度、人均預期壽命等。比如在人均國民收入方面,儘管中國經濟總量多年穩居世界第二,但是去年人均國民收入還不到9000美元,與世界銀行規定的高收入門檻線12235美元還有很大距離。因此必須對中國國情有清醒認識,正如中共十九大報告所說:中國現在處於並將長期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國情沒有變;中國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的國際地位沒有變。

影響中國居民恩格爾係數的因素很多,其中最大的是經濟發展不平衡不充分。據山西省統計局公佈的資料,該省去年城鎮居民恩格爾係數為23.1%,農村居民恩格爾係數為27.4%。另據《寧夏統計年鑒2017》相關資料估算,2016年寧夏城鎮居民恩格爾係數為24%、農村居民恩格爾係數為26.47%。看起來這些地區已經成為發達地區了,但是實際情況是兩地經濟狀況在全國分屬中、下游水準。寧夏仍存在大片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任務依然嚴峻。

專家表示,恩格爾係數持續走低,既與中國農民大多將一部分收穫的糧食作為口糧,導致食品支出額極低有關,也和國內農產品長期維持低價有關。由於工業產品價格相對偏高、肉禽蛋奶等農產品價格相對穩定,這一「剪刀差」現象會造成農民增收相對困難。很多貧困家庭在收入增加不多、總支出不變情況下,隨著學費、醫藥費等剛性支出增加,會選擇壓縮食品支出,導致恩格爾係數變低。

在「吃」之外投資的增加,也會拉低恩格爾係數。貴州省黔西南州興義市農民小曾一家三口去年從山裡搬到興義縣城,做起了雪糕批發生意。為增加投入,他不僅減少了自身在吃、穿、住方面的開支,還向家裡的父母、朋友借了60多萬元的債務。小曾說,不僅是他,他的父母、朋友目前也變得更節儉了。在北京做公務員的張先生壓力也不小。他每個月工資還完房貸、車貸、給孩子交補習費後,還得留出部分看病費用、人情花銷,自己能夠支配的所剩無幾。

可見,恩格爾係數也折射出中國各地區間、各收入群體間不平衡不充分發展的現實,實現全面小康的任務依然重任在肩。

 

3.切實提高人們的獲得感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張燕生表示,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共經歷過3個消費升級階段:第一階段是改革開放初期,人們主要任務是吃飽穿暖,因此恩格爾係數非常重要;第二階段是本世紀初期,中國人開始買車買房,進入消費升級過程。近年來進入第三階段,中國人開始希望滿足對美好生活的需要,如教育、旅遊、休閒、綠色生活等,這不是恩格爾係數所能衡量的了。

世界銀行前首席經濟學家林毅夫撰文指出,在假定匯率不變、物價上漲率年均1%及高收入門檻線上升背景下,中國最早將在2023年可以邁入高收入國家行列、最晚也應不會晚於2030年跨過高收入門檻。

隨著消費不斷升級,中國人的生活水準如何考察?多數專家認為,需要根據不同區域的客觀情況,將人均可支配收入、人均居住面積等指標,與恩格爾係數、基尼指數等資料結合起來評價。除了經濟指標,還要關注居民的社會、文化需求是否得到滿足,關注人們實際生活中的「獲得感」。比如,如何降低中國居民消費結構中占重要地位的教育、住房等被迫性支出。

也就是說,只有當人人享有更好的教育、更穩定的工作、更滿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會保障、更高水準的醫療衛生服務、更舒適的居住條件、更優美的環境、更豐富的精神文化生活,我們或許才能說,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得到了滿足。

而人們消費需求的最終實現,需要立足於進一步深化改革,提升居民收入,繼續降低恩格爾係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