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母親的母親節 – 雨袂獨舞

這天上人間,誰的身影不牽引母親關愛的目光?誰的腳步不牽動母親深情的守望?這世界上,還有哪種摯愛能比母親的愛更深?還有哪種感情能比母親的情更真?還有哪種姿態能比母親的凝望更美?這天底下,還有誰能比母親更最知我們冷暖?還有誰能比母親更解我們煩憂?還有誰能比母親更懂我們悲喜?

在我生命的青山綠水間,有太多太多母親留下的愛的印跡。曾經,我把母親的嘮叨當作耳邊風,如今到了沒有母親的母親節我才真正領悟,這紅塵中,再沒有任何東西能比母親的嘮叨更珍貴,再沒有任何地方能比母親的胸膛更溫暖,再沒有任何言語能比母親的叮嚀更深情。曾經,我把母親的守護視作無所謂,如今到了沒有母親的母親節我才真正明白,這人世間,有太多的愛不該被辜負,而最不該被辜負的應該就是母愛和父愛;這人世間,有太多的人不能被遺忘,而最不能被遺忘的應該就是母親和父親。

母愛深深深幾許?其實,這世上沒有一首歌能完完全全地把母愛抒發,沒有一篇文能徹徹底底地把母愛詮釋,沒有一幅畫能把母愛淋漓盡致地描繪。

五月的風迎面吹來,它既讓我感覺溫暖,又令我無比傷感。細細算來,母親離開人世已經有整整四年零六個多月的時間了。在母親離開的日子裡,我曾無數次仰望天空和流雲,輕聲低問:「媽媽,您在哪?」「媽媽,您現在還好嗎?」在思念母親的日子裡,我曾無數次在佛前焚香長跪,祈求佛主能成全,讓我有更多的夢與媽媽再次相聚,深深相擁,不再分離……

我不知道,自己前世是怎樣的修行,才有幸修得今生母親與我的這份母女情緣;我不知道,自己前世是怎樣的付出,才有幸得到今生母親對我的一世慈愛和護航;我只知道,如果世上的愛如水,今生今世我還母親的最多只有一瓢,而母親給我的卻是一片海;我只知道,我生命中最大的幸福已在2013年的秋天戛然而止,我生命中最深的溫暖已在2013年的秋天悄然隱匿,我生命中最大的快樂已在2013年的秋天離我而去。

如今,只要在炊煙升起的地方,我都會忍不住駐足停留;只要聽見有人叫媽媽,我都會忍不住循聲而望。自母親離去之後,我品嘗過無數好吃的飯菜和食品,但再也沒有品嘗到過如母親做出的那種味道。自母親離開以後,母親用過的那個電話號碼我依然用「媽媽」這個稱呼保存,所以,每次妹妹或小外甥用母親在世時用過的那個電話號碼撥打過來,我總有片刻的興奮和激動,又有無盡的失落和惆悵。

一路走來,太多想念母親的夢,在天地間搖曳,在季風中憔悴,在時光裡飄零。那日,我翻遍島內島外老家和新家裡的所有相片,竟然沒有找見一張我與母親的合影,於是,心痛和追悔瞬間將我淹沒……

記得去年冬天從外婆家回來的路上,我和兩個妹妹回憶起母親,說著說著,小妹突然拿出手機,告訴我們說她手機裡有一段有關母親的視頻,當時我和大妹激動地跳了起來,結果令人遺憾的是,我在視頻了只聽到了母親的聲音,沒能看見母親的身影。

上個月,因為想念母親,我和大妹一起驅車前往鄉下老家,特意去母親的魚塘邊看了看。當我和妹妹遠遠望見魚塘邊上母親曾居住過的小屋時,兩人都忍不住淚流滿面。

走進小屋,小屋的擺設還是原來的模樣,屋裡只是多了幾個蜘蛛網,多了一層厚厚的塵埃。我和妹妹情不自禁地深吸了幾口氣,兩人都感覺屋裡隱約還有媽媽在世時的那種味道。

我和妹妹一人找了一根蘆葦,輕輕地把蜘蛛網一一挑開,然後,各自又找了掃帚和抹布把屋子打掃清理了一番,最後,我和妹妹又輕輕地把母親騎過的自行車,睡過的床,坐過的凳子,拎過的水桶,用過的鍋碗瓢盆,以及母親使用過的各式各樣的農具都一一撫摸了個遍。

臨別時,我和妹妹都忍不住一步一回頭。

小屋邊,那條彎曲的小路還在,只是我和妹妹再也望不見媽媽在路上來回奔走的身影;小屋後,那口水井還在,只是我和妹妹再也找不見媽媽在水井旁拿桶打水的身影;魚塘上,那座木橋還在,只是我和妹妹再也尋不見媽媽在橋上拋撒魚食的身影……

當五月的風再次拂動衣角,我終於懂得,母親,是世上最聖潔的稱號,有母愛的地方就是人間四月天。此生,無論我身在何方,走在哪個季節,世上再沒有一個地方會比有母親的地方更令我感覺溫暖和安全。

回憶一幕幕,想念一幕幕,心痛一幕幕,誰能告訴我,世上,有哪條真實的路可以讓我一次次奔赴與母親的相聚?

今日,思念又像潮水般湧來,我對著天空再喊一聲「媽媽」,風中沒有母親的應答,我只依稀聽見,天地間有歌在唱:「世上只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像塊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