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釋時空對作品的影響

每一個人的一生都會因為生長的年代和生活的地方而有所不同。我們今天對於電視和電腦已經習以為常,但是對於活在一百多年以前的人來說,這兩樣發明是他們無從想像的東西。

藝術的世界也是一樣,藝術家經常受到時間、空間和各種事情的影響。在戰爭時候所創造的藝術品與平常時期所創造的作品往往有很大的不同。藝術家自身的種族背景也必然會影響他的作品。因此時間和地點是藝術史家在詮釋一件藝術作品時最需要考量的兩件事情。

 

詮釋作品的風格

在十九世紀的後半段,一種新的藝術媒體產生了,這種新媒體就是攝影。攝影能夠讓人從一個新的不平常的角度,觀賞一個原本是很平凡的物體而產生新的印象。攝影技術為藝術們打開了一扇新的創作大門。因此當時有一些藝術家採用這種技術開始實驗新的創作規則。原來被用來記錄名人容貌的肖像畫,因為攝影將這種需求所需的時間縮短了很多,因此製作肖像畫的目的漸漸地被攝影所取代,而肖像畫藝術也成為一種非主流藝術了。過去紀錄一個人像,總會將人完整的呈現在畫框畫面裡,但是因為攝影技術所帶來的實驗性,藝術家有時候就讓作品裡的物體超出畫面而被切割,因而產生前所未有的藝術觀念。

 

《褒格麗公主》(Princess de Broglie) – 安格爾(Edgar Degas) 1853,收藏於紐約大都會博物館。

詮釋作品的主題

今天若有人製造新聞,他們的照片會出現在報紙上,如果這個新聞夠大,他們的照片就會上電視。在攝影與電視發明之前,他們就會請藝術家為他們畫成肖像畫,譬如法國畫家安格爾所畫的《褒格麗公主》就是他一生中最後一次為別人畫的肖像畫。這幅畫的服裝是學習十九世紀時代女性服裝時必定要參考的資料。如果你從畫中的服飾開始,你會找到很多跟這幅畫的主題相關的資料。

畫肖像不是藝術家記錄人物與事件的唯一方式,譬如布勒哲爾﹝Pieter Bruegel﹞的作品《農人之舞》,將當時的平民生活忠實地描繪在作品上。這便是使人文主義充分表現於藝術作品的一個例子。這件作品讓我們能夠了解十六世紀時候,一般荷蘭比利時地區的平民的休閒娛樂方式。如果我們去翻閱藝術史,書中會記載 Pieter Bruegel 是兩個畫家的名字,一個是父親,一個是兒子。藝術史家在詮釋作品時會注意這些事實,此外,藝術史家還會注意什麼呢?

 

《聖母與聖嬰》(Madonna & Child) 拉斐爾(Raphael) 1505,收藏於華盛頓國家畫廊。

詮釋風格與主題之間關係

西方藝術有一個很重要的復甦時期那就是發生在十五和十六世紀的文藝復興時期。文藝復興是一個法文字,意義是再生。在文藝復興之前,畫家只是一個技術的工匠,他們的作品不比工匠或石頭切割者來得重要。然而文藝復興時期,畫家很快地得到名望,部分是因為這個時期裡出現許多偉大的藝術家。你可能聽過米開朗基羅、拉斐爾和達文西這三個人的名字。他們的藝術成就使他們被稱為文藝復興三傑。以下是拉斐爾﹝Raphael﹞的作品《聖母與聖嬰》。

聖母與聖嬰在文藝復興時期經常被藝術家拿來當作繪畫的主題。單是拉斐爾一位畫家,就畫了超過 300 幅有關瑪利亞的畫。因此藝術史家在詮釋這件作品時會注意兩件事,首先他會注意到這幅畫和拉斐爾的其他作品一樣,都具有一個宗教性的題材;其次他可能會注意到這幅畫是以一個宗教人物做為畫中的主題。這幅畫的聖母與聖嬰即瑪利亞和耶穌,瑪利亞就是耶穌的母親。

翻閱文藝復興時期的歷史,我們將了解那時候:

─ 天主教教會是當時藝術最大的贊助者。

─ 天主教教會僱用藝術家來繪畫與雕刻聖經的故事。

─ 當時的繪畫作品都是用來裝飾教堂的。

─ 當時的人大部分都不識字。

─ 透過這些教堂的繪畫,人們可以不用閱讀就了解基督的故事。

 

藝術史家從這些歷史背景來研究《聖母與聖嬰》這幅畫,就可以對它做更深入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