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來

春去夏來,仿佛就在幾場雨的登場謝幕之間。頻繁的冷暖交替,讓人們習慣了跟隨天氣預報的提示,做好準備,在衣物的添減中,春花趕趟似地開了,盛了,在風中燦爛,又優雅地凋落。雨後,地上落英繽紛,使人不忍落足。青草借勢茁起,濕潤的地角田邊,小園幽徑,成叢成片,成沖天之勢,挺拔直立。濃濃淡淡的綠意,洇染著草們不同質地、不同款式的美妙衣衫,一陣風來,草葉搖搖,清新四溢,恰似青春少女衣袂飄飄,鮮潤不張揚,有著恰到好處、沁人肺腑的活力和生機。

是的,這幾場雨之間的任何時候、任何地點,你駐足、俯首,左顧右盼,目力所及,到處都會發現草木們的丰姿、倩影,蓬蓬勃勃!已然青翠豐滿,卻仍在生長、成長、愈發綠、愈來愈飽滿,新生長的葉片用手指輕輕觸摸,也越來越柔軟了。

海倫•凱勒寫過《用手指觸摸自然》:「我感到一片嬌嫩的葉子的勻稱,我愛撫地用手摸著銀色白樺樹光滑的外皮,或是松樹粗糙的表皮。春天,我滿懷希望地在樹的枝條上尋找著芽苞,尋找著大自然冬眠後的第一個標誌。我感到鮮花那可愛的、天鵝絨般柔軟光滑的花瓣並發現了它那奇特的蜷曲。大自然就這樣向我展現千奇百怪的事物。」

想著海倫•凱勒的驚喜,在春未走遠、夏尚初至的時光,嘗試著像她一樣用手指去觸摸自然。用手指觸摸鮮花的花瓣,新長的樹葉、草葉、竹葉,會顛覆你很多想當然的認知,那看似柔嫩有著天鵝絨質地的玫瑰花瓣,原來,並不是想像中那樣的柔軟,花朵的美麗,其實是這一瓣瓣外柔內剛的花瓣在保持著她整體美妙的造型。原來,花團錦簇,僅僅是繁花盛開中給我們的視覺盛宴,倘真的去觸摸,也只有花瓣那近似光滑的表面有一點點像柔滑的錦緞吧。並非不美好,而是因為更接近真實而有所觸動,因了更真實的認知而多了敬意。

海倫說:「那些有視力的人卻什麼也看不見,那充滿世界的絢麗多彩的景色和千姿百態的表演,都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事。人類說是有點奇怪,對我們已有的東西往往看不起,卻去嚮往那些我們所沒有的東西。然而,這是非常可惜的——在光明的世界裡,將視力的天賦只看做是為了方便,而不看做是充實生活的手段。」是的,在我真的開始了用手指觸摸自然的舉動之後,草木因了我的觸摸而與我更加親近,它們的質樸生機、它們的美妙自在通過手指秘密而又真切地傳達給我的內心,讓我在大自然的巨大饋贈中,怡然陶然,樂而忘機。

然後,安靜了身心,去認真捕捉感受花木散發的清香氣息,傾聽鳥兒們在樹葉間歡快和諧的啼鳴;換種眼光,用驚奇和讚賞的心情去重新欣賞葉的多姿、花的多彩、雲的升騰、大地的遼闊厚實。大自然無窮無盡的美好生機,實實在在地撞擊著自己、充實著自己、昇華和呵護著自己。有一次,在路旁榆樹新長的柔嫩枝條上,看到一隻今年新出生的小小麻雀,抓著榆枝,略傾著身子,在啄榆樹嫩葉上的小小蟲兒,一陣輕風吹過,榆樹的嫩枝是柔柔彎彎的,麻雀因為專注覓食,小小的身軀隨著枝葉的搖晃遊離,也努力前傾而變成了柔柔彎彎的。柔嫩的榆枝低垂,離人是如此之近,仿佛人一伸手便能抓到這只榆枝上的小小雀兒。初長成獨立覓食的小小麻雀,帶著對世界的滿心新奇和歡喜,洋洋的喜氣也感染著近距離觀察它的我。此後的一段時間,我聽到鳥叫,總是想著是不是這只小鳥在叫?它是不是又長大了些?世界因為它的存在,變得更加新鮮和美好了。就像那些綠葉,不管樹的年輪幾多,每一片新長的葉子都是第一次看到這個世界,它們新奇地打量著世界,世界,由於它們的新鮮而年復一年地新鮮著。

夏來的時候,和著夏的旋律,生長自己的靈性,滋養自己的才思,感受聆聽滿世界的妙意佳音,觸摸那些美好的植物,讓夏的笑意長長久久,流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