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交國倒向中國大陸的真正原因

現在能跟台灣談條件的國家,並非蔡政府所渲染的那樣貪婪。(圖片:今日新聞)

布吉納法索宣布與台灣斷交之後,蔡政府的反應十分幼稚,尚未了解內情就指責中國大陸,這顯然十分不負責任。兩岸關係不睦,兩岸外交休兵的氛圍自然也就不復存在,這一大背景決定了中國大陸有動機一步步爭取更多台灣邦交國,但這絕不等於中國大陸就如蔡政府所想像的,或者刻意塑造的那樣,只會砸錢去利誘,這種思維既是對相關國家的極大不尊重,也是對當前中國大陸海外戰略布局的完全失察。

 

不再需要傳統援助

最近又傳出,宏都拉斯也打算與台灣斷交,而正在台灣訪問的海地總統,據傳也是打算藉此機會與蔡政府談條件,但即便是這樣,台灣能給的,無論是資金還是物資,恐怕都難以滿足這些國家的需要,因為這些國家,只要不是領導人的個人貪婪,其實都有更高層次的需求,那就是持續穩定的投資,特別是基礎設施的投資與建設,正如海地總統幕僚長拉羅所言,海地不再需要傳統援助或慈善基金,而是需要願意投資發展海地的對象,而這些恐怕是台灣所無法給予的,恰恰又是中國大陸的長項。

鑒於台灣的邦交國主要分布在非洲、拉美以及太平洋海島,看看中國大陸在這些區域的布局即可明白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中國在非洲的布局,2000年與非洲各建交國以及非盟共同成立中非合作論壇,最開始是部長級會議,到2006年提升為領導人峰會,此後的部長級會議也都會有不少領導人親自與會,可見規格之高。

中非合作論壇並非一般意義上的大拜拜,而是包羅萬象的合作研討,涉及中非合作的方方面面,許多重大投資項目也都在論壇上正式對外宣布,而隨著中國大陸一帶一路倡議的逐步付諸實施,非洲各國更是踴躍參與相關活動,希望能夠獲得更多機會,增強中非貿易往來,吸引更多中國大陸投資,特別是基礎設施的建設投資,以便改善當地的基礎設施條件,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初期常常說的「要想富、先修路」,這在非洲各國也已經成為普世價值。在這種情況下,完全可以想像,類似甘比亞、布吉納法索以及史瓦帝尼看到其他國家與中國大陸的合作,心中會作何感想?

至於拉美國家,中國也在積極與之加強合作。2014年與拉美加勒比國家共同體舉行首屆中拉論壇部長級會議,並商定每隔3年輪流舉行,與中非合作論壇一樣,這一合作機制也並非一般意義上的對話會,而是具備明確的運行規則,並確立部長級會議、四駕馬車定期對話、中拉國家協調員會議等協調合作機制,另外還設立各專業領域的論壇和會議。這種準機構性質的合作樣態,讓排除在外的其他非建交國,自然會有不同感受。

 

盼融入區域合作體系

中國在拉美的合作模式與非洲還有所不同,不是各國分別參與,而是打包式的跟整個拉共體合作,在這種情況下,在拉共體內部卻又與中國大陸沒有邦交關係的國家,就處於十分尷尬的位置,也更增加他們希望融入其中的動機。

在太平洋國家的布局,中國大陸也在加快腳步,雖然目前還沒有類似非洲拉美這種機制,但既有成型的太平洋島國論壇,中國大陸都會派出特使與會,並與相關國家舉辦單獨會議,後續成立類似的部長級會議乃至領導人峰會,基本上也是可以預期之事。

可以想見,中國大陸在這些地區布局的深度與廣度,跟台灣完全不在一個數量級上,對那些非邦交國來說,加入這一機制,已經是刻不容緩之事。現在能跟台灣談條件的國家,並非蔡政府所渲染的那樣貪婪,事實上,他們其實也已經盡了最大善意,但這種善意也註定不會持久,因為沒有哪個國家能夠接受自外於本區域的合作體系之中,而這些,恐怕也都是蔡政府所沒有考量到的根本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