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指哈佛大學給亞裔申請者性格打低分

一個代表亞裔美國學生的組織分析了超過16萬名學生的檔案,在對哈佛大學的訴訟中提交了分析報告。根據這份報告,在「積極人格」、親善力、勇敢、善良和「廣受尊敬」等性格特質上,哈佛一直對亞裔申請人打出低於其他族裔申請人的評分。

該組織反對一切由種族出發的錄取標準,它委託進行的這項分析顯示,在測驗得分、等級分、課外活動這些錄取指標上,亞裔美國學生的得分比其他族裔的申請人都高。但分析也發現,亞裔學生的性格評分顯著拉低了他們的錄取機會。

哈佛大學是美國最熱門也最難申請的大學之一,今年僅錄取了4.6%的申請人。這使人們對哈佛嚴格保密的錄取過程充滿好奇。為避免公布披露的這些材料,哈佛在此前數月進行了激烈的抗爭。

此次訴訟指控哈佛大學在制度上歧視亞裔美國人,違反了民權法。訴訟稱哈佛事實上實施了「種族平衡」的軟配額。原告指出,這個制度人為地壓低亞裔學生人數,使資質遜色的白人、黑人和西語裔申請人得到更多錄取機會。

在分析報告被披露的同時,全美各地從紐約史岱文森高中(Stuyvesant High School)等精英公立高中到精英私立大學都面臨種族、入學、考試和教育機會平等之類的問題。不只哈佛大學,很多常春藤盟校多年以來都保持了近似的亞裔、白人、黑人、西語裔學生比例,而每年的申請人數、生源資質其實都有波動,這就讓人要問這樣的比例是怎麼達到的,是否意味著心照不宣的配額制。

哈佛大學表示強烈反對,聲稱校方專家的分析顯示並無歧視,而追求多元化是學生錄取的重要一環。哈佛抨擊了「大學生公平錄取」的創始人愛德華·布魯姆(Edward Blum),指責他利用起訴哈佛再次非難大學錄取工作中的積極平權措施,上一次是費舍爾起訴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2016年最高法院對後者做出裁決,認定種族可以是學生錄取過程中的諸多考慮因素之一。

在法庭文件中,哈佛大學稱,統計分析看不到哈佛錄取工作中涉及的許多無形因素。哈佛聲稱原告方專家、杜克大學經濟學家彼得·阿奇迪亞科諾(Peter Arcidiacono)為有利的結論歪曲數據,篩掉了因校友子女、運動員、教工子弟等身份而受惠的申請人,這其中也有亞裔。原告方對此辯稱,專家剔除這些申請人是希望排除其他影響因素,單純著眼於種族對學生錄取的影響。

訴訟雙方都提交了文件,要求法庭立即做出有利己方的判決。法官很可能拒絕他們的請求,如果拒絕,案件將在10月進行庭審。如果案件訴至最高法院,可能會推翻全國各地的大學實行了幾十年的平權法案。

除了哈佛之外,其他一些常春藤盟校也面臨著招收更多亞裔美國學生的壓力。普林斯頓、康乃爾等校都有大量亞裔申請人。而這些大學的亞裔學生比例與哈佛相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