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與運 – 廖建農

時常聽人說「命運」,然而「命運」是何解呢?朋友們,您們可有去推解此兩字合拼的名詞?不錯此是一名詞,然而它可分開來理解,那就是「命」為名詞,而它又可用作動詞,何解呢?就是「命」字,尚若我們將它以解文釋字去作解,那它就是「人」所受的「一口令」,那麼那「一口令」是誰發出的?當然是上天之「口令」,故此,我們亦有一語,乃是冥冥中註定。而再說「冥」字稽音與「命」字相並也!那麼

「冥」與「命」之意義,又是如何?「命」除了上述外另有意義乃是差遣、使命,而宿命論者也有說:人的貧富貴賤是上天的安排,人力無法改變,把它認為「命」。而「冥」意可說是遠空、幽昧、晦暗。詩經有「維塵冥冥」、「鴻飛冥冥」。故此「冥」字,假若我們用解文釋字的方式作解。「月」部首為禿寶蓋,亦意味著覆蓋掩蔽,由此我們會聯想到「日」被掩蔽、覆蓋,必成陰,而陰意又是如何?如眾皆知,「陰」與「陽」乃相對立。陽為上,陰為下,而上即是上天,上天所受之命,當然註定,而到我們降生落地,可說是一生中,已有所掩蔽覆蓋而大家都不知。隨著在「冥」中的「日」之下,乃是個「六」字,那這個「六」字又是何玄意呢?「六」暗中示意即為「六根」,亦即是六識;而這「六根」是眼為視根、耳為聽根、鼻為嗅根、舌為味根、身為觸根、而意為念根。意是身體為處呢?即是「腦」也。因腦就連上到意念,亦即是惦記。天既然賦於人皆有六根,而這六根,有些人是健全,有些人就有缺陷或有瑕疵的。此可說是冥冥天註,無可避免,也無可怨。但有些人得健全的,就應加以保養,莫過自力盡用某一根;須知任何物皆如此,如盡耗用,必有損害。述說「冥」與「命」後,可說及「運」也,「運」常聽說「運氣」。「運氣」中的「運」如各位讀者可細看「運」字構造是「軍」與「走」部首合起。正如眾週知:昔日至今的軍隊要使其行走衝鋒得勝,領導者必須運用智謀,謀高一籌,可勝在握。然而另一說,乃是「運」字可從三部首來著想,乃是「月」、「車」和「走」合起,那麼我們可聯想到若三首長聯盟軍謀運計其事業得法,這樣一來業務是否可蒸蒸日上,再者細看個「車」字,若果用下象棋來言的話,「車」可當將軍,下棋者如何去策劃、智取、謀求取得勝握,這就可以算閣下棋運如何。筆者作此舉例,大家可想到在商場、戰場、情場、球場等等之「運」就得看我們如何去使用計謀、策劃一切一切等。然而不論商、戰、情、球等皆要「運」也!正如有云「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因此每件事情,皆要每人去計劃,謀求其效果,不過每件事都未必如願所償,必有受挫折,小事有小挫折,大事有大挫折。正如子曰:「天將降任於斯人,必先勞其筋骨;磨其體膚;挫其意志」。所以某事某人,若幹其事,必有所備。須有毅力、耐力及勤奮,此乃愚見也!尚若三「力」全付而告失敗,此可算「時運」也!而我們再細看「時」字,乃是「日」、「土」與「寸」相合,試看我們在此「土」地上,可算是「日」「日」所謀事業,是與同業者「寸」步競賽,互相力爭,冀望能早日達成所望。但是很多事與願違,可是我們要是抱著上述「三力」盡力而為,總有成功在望的一日。正所謂今朝盡力謀,他日必出頭。若有過難由,何必來憂愁。要抱著「失敗乃成功之母」、「今朝失,他日得」、「人生必有挫折,要堅忍莫氣餒」記著致理名句「守得雲開見月明」,因此我們力以克服困景,衝破一切荊棘。莫要守株待免為最,有志者當盡力去幹,克服一切障礙,而時機一到,必是應「時運」也!

書至此,言至此,務求同趣朋友作茶餘飯後閒讀消遣,倘若有何書述錯之處,敬請賜與南針為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