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 – 香襲書卷

立夏以來,過了小滿和芒種,就到了夏至,再往後就是小暑大暑,夏天也就過完了。夏至時節,夏天已經過半,天時漸短,光陰漸長。早時沐浴晨光,午時倦聽蟬鳴,夜裡輕撫流螢。生活的情趣被烈日澆灌,知了不知疲倦的日夜鳴笛,荷葉鋪滿池塘,東邊日出西邊雨,院子含蓄梅子黃。小扇撲得流螢醉,細汗清透濕衣衫。

最喜歡半夏時光,夜晚乘涼,午後聽書,荷塘蛙聲一片,漫出陣陣清香。更是郊外院落,小軒窗裡細思量,一展愁眉夜已涼。也有人兒,歎一聲歲月薄涼。想那遙遠的長安城外,赴京趕考的狀元郎,翻越秦嶺之時,與紅顏相對一見,再後來,漫長的等待填滿了相思的半畝花田。

城市裡花色不一的冰淇淋,帶著女孩子甜蜜的烈焰紅唇,閃爍出夏日裡不同以往的熱烈。一陣笑聲明朗,校園的畢業季如火如荼,短髮的青春飛揚,把夏天打扮的漂漂亮亮。是誰,吟一曲不知人間滋味的曲子,緩緩走過這半夏來臨的時光。

夏至,半夏生。半夏多麼優雅的一個名字,卻原來帶著妖嬈的氣息,正如她生在夏日濃烈的氣候,卻偏偏愛上那一抹含羞的溫柔。《別錄》記載:半夏,生微寒,熟溫,有毒。多半愛到極致的東西都會具有不可抗拒的毒,一如愛情,愛了就有恨意,不愛那麼也就不在意了。半夏是濃烈的,愛得深恨得久。

傳說中,半夏的花語是愛與恨,傳說在一個深山裡的地方,有一個蛇妖,她叫半夏,她是人面蛇身的妖怪,長得很漂亮。有一天,她化成美女去采草藥,無意間見到一個人受了傷,便把他帶回她所住的山洞,悉心照料。不久男子傷好了,男子對她產生了好感,蛇妖愛上了他,但她自知她是蛇妖,便把男子送回村莊,第二天,男子也來了,看見人面蛇身的半夏,就逃走了,第三天帶著村莊裡的人滅了蛇妖,蛇妖臨死前說了我是生生世世化作草,生生世世毒害著每個地方,生生世世拯救每個地方。於是,植物半夏既有毒性,也有藥性。愛與恨都是時光裡的妖精,所有的人都會愛上她。

夏至,最不能少的就夏蟬的鳴叫聲和夜晚的流螢。小扇輕搖,流螢亂飛。小時候會在夏日裡捉了螢火蟲放在玻璃瓶裡,看著一閃一閃的亮光,生出喜悅無盡。也會捉了知了,剪去翅膀上的薄衣,用一根小繩拴住,看著它在地上來回的爬來爬去。男孩子們會在熱的很了,看著沒人的時候,脫了個精光跳進有水的池塘,有時候會撈出一兜的菱角。六七月的菱角,成了孩子們的天堂,就那麼一摘起來,剝開就是美味。

到了現在,很多樂趣消失在時間的流失裡。不過此時有此時的樂趣,很多人會在夏日的午後,泡上一杯清茶,邀上三五知己,或與茶水中把話聊天,或與江水中嬉戲,都是樂趣啊,生活在任何時候都有自己的獨特的快樂。

夏至時節,菊花的清雅,金銀花的消火,麥根的苦澀,含在嘴裡的夏天,多是西瓜的香甜,還有帶著一絲苦意的快感。日子在各種滋味中,每個人感受的都不一樣。唯一相同的是,都在同一個日月裡,跟著時間向前走。苦辣酸甜,只有自己知道。

夏天的夜晚,微風來的輕手輕腳。月兒掛在天際,搬一張椅子,坐在夏日的天幕下,就算是不說話,聽風來的消息,也是一種享受。夜再深時,當一切都安靜下來,過不了幾個時辰,天邊的晨光已經若隱若現。慢慢已經不喜張揚,只想在普通日子裡,有書可讀,有花可聞。

你說,光陰終究有期。我說,夏至如約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