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大道劇院的「鐘樓怪人」 是一齣訴說古老故事的現代音樂劇

文 Tracy Wang

English Version

第五大道劇院2017/18季度的閉幕劇目是由格倫·卡薩爾(Glenn Casale)導演執導的「鐘樓怪人」音樂劇。雖然「鐘樓怪人」講述著發生於1482年的故事, 其故事主旨仍然與當今的社會息息相關。故事與當今現實生活的相似程度令人思考:現代社會究竟改變了多少,又進步了多少?

有著來自迪士尼動畫電影的曲目和由作曲家艾倫·曼肯(Alan Menken)與斯蒂芬·施瓦茲(Stephen Schwartz)全新製作的音樂,「鐘樓怪人」是一齣每場表演都包含30人合唱團的音樂盛宴。

與它的音樂壯觀程度相媲美的是它的舞台場景和照明設計,其舞台巧妙的搭建和設計有著瞬間將觀眾帶到1482年巴黎的效果。不再被擁擠的商店和汽車所包圍,我們被帶到一個宗教和君主政體盛行的時間和地點,並親身體驗到一個由男性主宰的社會。

在此音樂劇中,我們遇到了維克多·雨果(Victor Hugo)傑作「鐘樓怪人」中的許多人物,如由艾倫·費茲帕特里克(Allen Fitzpatrick)演繹的道貌岸然的克洛德·弗羅洛(Dom Claude Frollo)主教和由耳聾藝術家約書亞·卡斯迪爾(Joshua M. Castille)生動演繹的加西莫多。在原著中,加西莫多因多年擔任敲鐘人這一身份,最終造成耳聾。第五大道劇院將一名耳聾藝術表演者帶進這一音樂劇的選擇為此劇增添了前所未有的真實性。在現如今舞台各種族演員多樣化的議題越來越受到重視之時,能夠看到一名耳聾男演員在這麼大的音樂劇中扮演聾人的角色是具有革命性的。在表演中,我們看到音樂劇演員使用手語,而每當加西莫多需要唱歌時, 一旁的演員卡多納(EJ Cardona)就成為了加西莫多的聲音。

但是,使這部音樂劇像大教堂裡敲響的鐘聲一樣響亮的是它與我們當前社會的許多驚人相似處。儘管這部音樂劇的主題可以是信仰、性、對宗教、政府和權力的渴望,但其最中心的主題無疑是對吉普賽人和加西莫多的偏見。從音樂劇的一開始,我們就感覺到弗羅洛對吉普賽人的厭惡甚至是憎恨。當我們目睹一個人因為他長相不佳而被毆打時,我們被震撼到了。這個音樂劇充滿了我們今天仍然看到的醜陋現象:偏見根植於人心,影響人們的所作所為,而權力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掌握在男性公民和高職位的手中。作為一個警鐘,這部音樂劇在我們心中深深地響起,並告訴我們,承認和消除偏見和獲得平等機會的過程是一個長久不斷的過程。

時長兩個小時半的「鐘樓怪人」是一個黑暗的,但必要的音樂劇。它讓我們思考社會上的種種偏見,而不是讓我們開懷大笑。其燈光設計細緻的捕捉到每一刻的精神,而其精緻的舞台設計更是讓我們縱身躍入這令人深省的故事。雖然這個複雜的故事需要時間來講述,但是音樂劇的前半部鋪陳的部分較長,不如下半場一般充滿轉折點。

「鐘樓怪人」是一個我們都認為我們知道的故事,但實際上它是一個由許多複雜的主題,如性別、宗教、權力、欲望、信仰和偏見所組成的故事。其錯綜複雜的故事線和與現如今極為類似的社會陰暗面提醒我們去時刻關注當今社會還在發生的偏見事件,並讓我們獨自反省與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