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反擊特朗普關稅,消費者擔憂被殃及

上週五(7日),指責美國是「典型的貿易霸凌主義」的中國,對美國的大豆、汽車和其他產品徵收340億美元的報復性關稅,這顯示出,兩個經濟大國間的一場慘烈的貿易戰可能在所難免。

北京表示,特朗普政府的關稅在華盛頓午夜剛過甫一生效,中國的徵稅即行實施。它選擇了545項商品徵收關稅,其中除了汽車,還有牛肉、海鮮、奶製品和其他農產品,以此打擊特朗普總統在中西部農業和工業地區的支持者。

中國一如既往地利用這個機會把自己塑造成全球貿易秩序的捍衛者。北京官員把特朗普對價值高達4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稅的威脅,說成是對全球繁榮的威脅。

「美方這一錯誤做法公然違反了世界貿易組織規則,將打擊全球貿易秩序、引發全球市場動盪、阻礙全球經濟復甦,」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在每天的例行記者會上說。「世界範圍內更多跨國企業、中小企業和普通消費者都將被殃及。」

中國的官方媒體也表達了同樣的態度。

「美方對中國的步步緊逼,激起了中國社會的極大憤慨,讓中國人變得更清醒,更團結,更自強,」共產黨擁有的民族主義小報《環球時報》在網站上發表的一篇社論說。「顯然,華盛頓大大低估了,世界的反對和中國的反擊,所能產生的巨大力量。」

但中國的新聞媒體已經緊急叫停了暗示有意將貿易戰大規模升級的措辭,例如消費者對美國品牌的抵制。

中國已成為蘋果(Apple)、耐吉(Nike)、星巴克(Starbucks)和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等品牌的關鍵市場。在之前北京與韓國、日本和菲律賓發生爭端的時候,消費者的抵制已證實有效。但針對美國商品的抵制可能會更為棘手。蘋果手機、雪佛蘭汽車和其他在中國銷售的美國產品,往往是由中國工人在中國生產的。

儘管如此,一些消費者表示,把抵制蘋果手機或美國汽車作為回擊華盛頓的一種方式並非不可想像。

「我當然支持中國反擊,」32歲的凱茜·袁週五在上海一家高檔超市購物的時候說。「這是為了我們國家的權利。」

其他的購物者則更為謹慎。貨架上排列著新鮮的美國牛肉和其他高端進口產品,隨著關稅的提高,這些產品可能會變得更加昂貴。

「高品質的新鮮食品已經相當昂貴,加上關稅,價格會進一步上漲,」27歲的海鮮經銷商楊萬(音)說。他從阿拉斯加進口銀鱈魚和帝王蟹。

出於健康和衛生方面的擔憂,中國日益富裕的消費者喜歡購買從美國或者其他地方進口的食品。

「我們都買進口的,覺得比較安全,」現年30歲的邁克·鄭和他兩歲的兒子在瀏覽架子上的商品,他說:「如果國內有替代的,那麼加關稅也可以,可是國內替代跟不上,我們就只能接受漲價。」

這對中國領導人來說可能會成為一個問題。通貨膨脹是一個最為重要、一直令人擔憂的經濟指標。過去,物價上漲曾導致政局不穩。中國政府已經通過控制價格和補貼來抑制通貨膨脹,但這些方法可能很快會變得成本太高。

受傷的可能不僅是美國牛排的買家。大豆是從美國進口的價值最高的農產品,也受到了星期五關稅的影響。美國種植者提供了中國去年大豆進口量的三分之一,主要用於生產食用油和動物飼料。

「目前全球大豆供需緊平衡,」華泰資產管理公司駐上海高級分析師宮衍海說。他說,對美國大豆徵稅也意味著中國將向其最大的供應商巴西支付更多的錢購買大豆,巴西每蒲式的溢價已經因為預期的關稅上漲。

在中國各地,人們正懷著擔憂、對美國的憤怒和對這一切單純的好奇心注視著貿易戰。

在社群媒體平台新浪微博上,週五有傳言稱一艘載著珍貴的貨物——美國大豆——的船正高速駛向中國,想趕在徵收關稅前抵達。彭博社(Bloomberg)早前報導了這艘船與時間賽跑的消息。

上海復旦大學經濟學家華民說,貿易戰對中國向世界其他地方出售的價值兩萬億美元的商品可能產生同樣重要的影響。十年前,在全球金融危機之後,中國的出口大幅萎縮,國內的消費者和企業支出不足以維持工廠運轉。

「中國經濟的動力主要來自出口」,華民說。「如果沒有出口,產能就會過剩。產能過剩負債就會增加,負債增加資產負債表就會變壞。這就會像2008年一樣。」

在上海市中心的一個特斯拉(Tesla)經銷商店,高檔電動車的價格要進一步升高讓一些人不太能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