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美中國研究生簽證限制引發科研界擔憂

水牛城大學計算機博士方樂在2015年獲得了為期5年的F1簽證。他說,新的政策可能會對他那些簽證在近期過期了的朋友造成影響。 Libby Marc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特朗普總統與中國的對峙已開始波及美國學術和研究機構,政府限制某些中國公民簽證的做法,讓高等教育界不知該如何適應政府阻止知識產權盜竊、遏制中國追求技術霸權的行動。

教育工作者和學術團體擔心,更多的審查可能會阻礙科學創新,讓有才華的申請者怯步,或加劇對已在美國的華裔科學家的打擊。

更多的關注已經讓學者們疲於應對。上個月,在喬治亞州的一次航空航天會議上,密西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教授埃拉·阿特金斯(Ella Atkins) 回憶起一位同事就一個兩難問題向她徵求意見的事情。

那位同事是另一所大學的助理教授,最近帶領一個研究團隊向聯邦政府提交了一份項目資助申請。但他擔心評審者會對他的團隊有偏見,因為他是華人。

她補充說,那位教授甚至考慮徹底退出項目,以避免妨礙他的研究合作者。

一些人認為,這個政策變化顯露的情緒突顯了其背後的種族主義色彩。比如,加州民主黨眾議員趙美心(Judy Chu)說,這些限制等同於把目標指向「一整個族群的人,懷疑他們都是中國間諜」。

「我認為,我們應該認真對待具體的安全威脅,但每個威脅的判定應該以威脅本身為依據,而不是以種族群體為依據,」趙美心說。她是國會亞太裔美國人黨團(Congressional Asian Pacific American Caucus)主席。

自6月11日起,美國國務院已把在敏感研究領域學習的中國研究生的簽證有效期限制為一年,這些學生每年有機會重新申請簽證。此舉推翻了歐巴馬時代允許中國公民獲得五年學生簽證的政策。

越來越多的美國情報界人士認為,美國學術機構容易遭間諜滲透,部分原因是學術機構提供了一種合作的環境,前沿的研究和技術在這裡是公開運作和開發的。

在參議院今年2月的一個聽證會上,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警告美國國會議員說,中國破壞美國經濟和安全的努力包括通過「使用非傳統的採集者,特別是學術領域的」。

「我們正在努力做的一件事是,」雷補充說,「不僅要把中國的威脅視為針對整個政府的威脅,而且要將其視為他們對整個社會構成的威脅。我認為,這將需要我們拿出一個全社會的響應。」

白宮上個月發布的一份詳細報告描述了中國的「經濟侵略」,批評了中國旨在將海外的專家、學者和企業家吸引到中國知名研究機構和大學的招聘項目。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National Intelligence Council)曾指責這些項目之一的「千人計劃」,方便了「美國技術、知識產權和專有技術(向中國)的合法和非法轉讓」。

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National Committee on U.S.-China Relations)會長歐倫斯(Stephen A. Orlins)說,這種政策只考慮了外國學生留學美國的風險,不承認其「極大的正面作用」。

其中的一個好處是國際學生提供了人才和創新,南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信息科學研究所的知識技術主任約蘭達·吉爾(Yolanda Gil)說。

她說,如果不能在學術會議上與中國研究生和訪問學者交流、向他們學習的話,那將是「一個巨大的損失」,中國研究生和訪問學者經常為人工智慧領域的創新做出了很大貢獻。

財務方面也有好處。據國際教育學院(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的數據,2016年,在美國的大學和學院就讀的100多萬名國際學生為美國經濟貢獻了390億美元。國際學生中有近三分之一來自中國。

高等教育深受特朗普在移民問題上的強硬立場影響,簽證限制是這一點的最新例證。一些專家將美國不確定的政治氣候作為去年秋季首次來美念書的國際學生人數下降的原因。

簽證政策改變的同時,華盛頓與北京的貿易較量沒有任何緩和跡象,此舉是美中關係受挫的又一表現。

簽證限制的細節仍然模糊。在6月6日的參議院聽證會上,美國國務院負責簽證事務的副助理國務卿愛德華·J·拉莫托夫斯基(Edward J. Ramotowski)證實,美國大使館和領事館已收到「針對中國某些個人」的新的審查操作指南。

雖然他沒有透露哪些研究領域將受到進一步的審查,但美聯社報導稱,新的限制主要針對機械人、航空和高技術製造業,中國一直在全球市場上努力擴大自己在這些領域的影響力。

由於政策的輪廓仍不清晰,教育工作者和研究人員們正在試圖評估政策將如何影響他們的工作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