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向其他西方國家靠攏 加強監管中資收購

近年來,中國企業花費數十億美元在英國購買了具有戰略意義的房地產和企業,包括倫敦著名的利德賀大樓 ,它人稱「奶酪刨」大廈。 SIMON DAWSON/BLOOMBERG

英國上週二(24日)宣布了一項大幅收緊外國收購監管的行動計劃,從而加入越來越多的西方國家行列,進一步利用國家安全作為檢驗中國投資的試金石。

英國首相德蕾莎·梅伊(Theresa May)此前曾誓言要保護敏感行業,該計劃擴大了英國為保護自己的競爭優勢而否決併購交易的範圍。擬議中的新規定加大了政府在外資收購方面的影響力,同時也降低了介入小企業、知識產權、個人資產或公司股份收購的標準。

此舉使英國進一步向美國、加拿大、澳洲和歐洲主要經濟體看齊,這些國家一直在強化外國投資和收購的標準。在華盛頓,預計國會議員很快就會擴大一個國際交易國家安全風險調查機構的職權。在處理來自中國的投資時,英國和其他西方政府不得不謹慎行事。

從能源到科技,在全球經濟中,中國政府及中國的本土企業越來越具競爭力。但中國也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有雄厚的資本進行海外投資,在國內有一個巨大的消費者市場。

英國和其他歐洲國家在努力保護好戰略產業的同時,也在積極爭取來自中國的投資,幫助自己的企業更好打入中國的消費群體。

在英國退歐談判的背景下,挑戰尤其巨大。很多人發出了嚴厲的警告,稱如果失去了進入歐盟二十八國集團的管道,企業將不得不離開英國。

金融公司已經開始向其他地方轉移業務。包括空中客車(Airbus)和寶馬(BMW)在內的跨國企業,都在質疑英國退歐後,是否應該維持以及如何維持它們的投資,這取決於英國與世界第二大經濟聯盟之間保持怎樣的聯繫。

英國商務大臣格雷格·克拉克(Greg Clark)上週二(24日)表示,新計劃將確保英國有「適當的保障措施來保護我們國家安全的同時,確保我們的經濟在未來始終對商企有利,並且向高水平的外國投資開放」。

按照這些計劃,企業主應根據一套指導原則,將任何可能引發各種國家安全風險的交易告知政府。如果未能遵守信息索取的規定,他們可能面臨刑事指控,政府也可能採取其他措施叫停它認為存在風險的交易。

英國政府表示,這些將涉及「敵對各方獲得控制權後可能會損害國家安全的實體或資產」,包括外國政府,或者與敵對國家有關的個人或者實體,通過「傳統和非傳統手段」來獲取的敏感資產。

目前英國很少基於國家安全來審查交易。一個中國競爭對手提議收購英國的飛機零部件供應商北方航空航天公司(Northern Aerospace),是英國官員今年叫停的唯一一筆交易。該公司是空客和波音(Boeing)的供應商。這筆交易最終被取消。

英國政府表示,只有少數的投資活動、併購和交易確實會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但英國已經指出,按照新的計劃,每年需要審查的交易數量可達50宗。

擬議中的改革,使得政府幾乎能夠對包括能源、國防和交通在內所有經濟領域施加壓力,以及包括能源網路、主要機場和醫保數據在內的各種資產進行限制。

近年來,中國企業花費數十億美元在英國購買了具有戰略意義的房地產和企業,但中國買家在全球面臨著越來越多的審查。

中國企業在美國持續進行的一系列併購交易嘗試,也在促使華盛頓的國會議員呼籲加強對中國投資的審查。參眾兩院已經就加強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的立法最終文本達成了一致,預計很快就能通過最終表決。

根據追蹤中國海外投資的榮鼎諮詢(Rhodium Group)的數據,不斷加劇的擔憂已經造成了顯著的影響:在今年頭五個月,中國在美國新交易的價值較去年同期下降92%,至18億美元。

在英國,中國對西海岸新建的欣克利角核電站(Hinkley Point)的投資,促使首相梅伊決心提高被視為戰略性外國投資的門檻。

在近年來對中國投資態度更為開放的加拿大,政府也以國家安全考量為由,阻止了中方10億美元收購一家加拿大建築公司的交易。

在歐洲,幾筆引人注目的交易引發了是否對來自中國的投資提高壁壘的討論。在德國,一家中國家電製造商收購德國最大的工業機械人製造商庫卡(Kuka)引發強烈反彈。這筆交易幾乎在一夜之間,就讓名為「美的」的中國企業成為自動化領域的主要參與者。

最近,中國汽車製造商吉利祕密購持戴姆勒(Daimler)90億美元股份的行動,促使德國仔細研究其投資披露規定。

儘管面臨壓力,在美國遭遇越來越多困難的中國企業,仍能繼續在歐洲迅速投資。根據榮鼎諮詢和貝克麥堅時律師事務所(Baker Mackenzie)的數據,在過去的六個月,中國在該地區新宣布的交易價值,已經超過在美國新交易價值的9倍。

榮鼎諮詢的董事韓其洛(Thilo Hanemann)表示:「儘管一些國家收緊了投資篩選措施,但歐洲對於中國投資仍然是相對開放的。」

「與北美相比,只有少數交易受到審查,受到干預的例子也不多。不要忘了,在特朗普式政治的時代,歐洲為中國投資者提供了一個更加穩定的、更具可預測性的政治環境,」赫恩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