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8年緊縮措施 希臘終可財政自主

歐洲穩定機制總裁雷格林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主席拉加德。(VCG)

8月20日開始,希臘終於告別長達八年的緊縮歲月,可以自行決定經濟政策。

借貸給希臘的歐洲穩定機制(ESM)明言會繼續監察希臘財政,以期收回千億貸款。

受金融海嘯波及,希臘在2009年開始陷入經濟困境,多個評級機構相繼調低希臘主權評級,令他們舉債成本進一步上升。不足一年,希臘政府正式對外救援,獲歐盟、歐洲央行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首肯,批出1100億歐元給希臘渡過難關。

希臘自2010年開始依靠歐洲借貸度日,同時換來的是加稅、削減福利等緊縮政策,導致民怨四起。但這亦影響希臘國內政局,不但政治領袖輪替頻繁,右翼疑歐派的勢力亦逐漸坐大。

第三批援助協議在2015年達成,歐洲穩定機制同意批出620億歐元給希臘,代價是再行三年緊縮政策。協議至本週一(8月20日)完結,希臘由於財政見改善,不用再向歐洲穩定機制舉債終於開始財政自主,不用再按要求硬推緊縮措施。

歐洲穩定機制:成功個案

歐洲穩定機制創立六年以來,曾經協助葡萄牙、西班牙等多個國家渡過經濟困難,但若論規模,最大的是希臘。八年以來,歐洲穩定機制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先後借出2600億歐元給希臘。

希臘最後能夠走出危機,甚至連新一筆270億歐元貸款都拒絕不要,歐洲穩定機制視之為一次成就。主席森特諾(Mario Centeno)形容希臘已經「可靠己力站起來」,並感謝希臘人配合緊縮安排。總裁雷格林(Klaus Regling)說:「歐元危機早已結束……8月20日是最終章。」雷格林又形容希臘是個歐洲穩定機利的成功個案。「這是個大好消息。希臘人應該慶祝。我曾到訪雅典,非常欣賞希臘美酒。但明天我會喝茴香酒(Ouzo)來慶祝。」

未來日子,雖然希臘重獲財政自由,但他們會否如期償還欠債,雷格林仍然非常關注。「希臘是目前最大借貸人,歐洲穩定機制希望能收回貸款。我們是很有耐性的債主,但我們也想盡快收錢。所以我們會密切留意希臘的進展。」

前財長:考慮退出歐元區

希臘經濟學家瓦魯法基斯(Yanis Varoufakis)曾在2015年獲任命為財長,與時任總理齊普拉斯合作,向歐洲債權人的緊縮條件說不,大玩博弈棋局。在那半年間,瓦魯法基斯二人要脅債權人寬減債務高達三成,令希臘與歐洲穩定機制的談判有破裂危機,更曾密謀退出歐元區。

在希臘重獲自由的前夕,瓦魯法基斯接受傳媒訪問,繼續批評歐洲穩定基金的緊縮要求,有如財政上對希臘動用水刑,逼他們就範一樣。瓦魯法基斯進一步表示,希臘人經歷這場教訓之後,應該考慮退出歐元區,重用2002年前的法定貨幣德拉克馬。

政治經濟有代價

事實上,不認同歐洲穩定機制的,其實不只瓦魯法基斯。英國智庫漆咸樓的兩名研究員日前才撰文指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歐洲穩定機制在這場希臘危機中,展示出截然不同的理念。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相對寬容,認為要給予借貸政府更大的政策自由度,但歐洲穩定機制卻很嚴格,堅持走高壓路線。「要向揮霍和不肯改革的國家批出巨額貸款,借貸國家要想辦法令選民信服。因此,他們強硬地要求希臘財政保守,是其他歐元區國家的最主要考慮因素。希臘不但不應該再舉債,更加要開始還錢。」文章如此說。

經濟角度來說,目前希臘雖然失業率回落至20%,經濟增長有望達到2%,但整體來說仍然欠理想。其中主要原因在於緊縮政策下,不少企業和自僱人士都給課重稅,部份高達六成至七成,而且投資規矩甚嚴,世界銀行的調查中,希臘是歐盟中最難做生意的幾個國家之一。

如果歐洲穩定機制確如總裁雷格林所言,仍然打算對希臘密切留意,最終會否會為歐洲帶來不穩定,亦屬難料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