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個月內2宗姦殺案 滴滴順風車業務無限期下線

滴滴出行

今年5月,山東濟南21歲空姐李明珠亦因為搭乘「滴滴出行」網約車遭司機姦殺後,「滴滴出行」順風車又發生女乘客被司機姦殺案件,激起民憤。最新一宗被害人趙女,是在溫州讀大學,2016年畢業後在龍灣區做了一年的幼師,後前往杭州工作了一段時間,近期剛辭職回老家的一名女性。於8月24日下午1時許出發去永嘉參加學校寢室的室友生日會,卻沒想到搭上死亡順風車。趙女在察覺司機情況有異時,曾多次發微信求救。第一次大概於下午2時09分時,趙女發微信給好友稱:「這個師傅開的山路,一輛車也沒有,很害怕。」五分鐘後,另一位朋友收到了她的微信:「救命!搶救!」到了3時許,好友打電話給她,手機已經關機。

 

7次致電滴滴客服皆得延遲處理

由於手機失聯,引得她的好友十分緊張,便打電話給滴滴客服。第一次聯繫時,客服表示會由相關人員介入,需等待一小時。但一小時後「滴滴」客服的回覆都是只以「等上級人員處理」,「涉及隱私,等安全專家來處理」等理由延遲處理。兩小時後,滴滴平台告知已和司機聯繫,但司機表示被害人並沒有上車。而當地救援隊聽聞趙某失聯後,亦上山自發尋人。直到警方於25日凌晨4時許,在柳市鎮抓獲涉案司機鍾姓男子,趙女的親友才正式得到其已被殺的答案。經初步偵查,鍾男坦承性侵、殺害事實。鍾男供稱,24日2時50分許,他將趙女載到淡溪鎮山區性侵,隨後拿匕首刺向趙女頸部,並將她拋下道路護欄外懸崖,隨即開車逃離。趙女被棄屍的地點是一個落差四、五米的地方,下面是一個樹林,十分隱密。

 

疑犯早有前科

四川籍疑犯鍾某此前已曾因圖謀不軌行為而被女乘客投訴,據事主林女士表示,她於23日通過「滴滴」平台預約疑犯的網約車,上車後鍾某以要載其他乘客為由,將她帶至偏僻處。隨著汽車駛到一條偏僻的路段時,林女士發現附近根本就沒建築物,因而起疑讓司機馬上停車,否則就跳車。當時鍾某被迫停車,林女士馬上打開車門逃跑,而鍾某立即掉頭追趕,其後放棄追上林女士,林女士在過程中亦有將鍾某的車牌拍下。林女士隨後向「滴滴」投訴,直到趙某遇害後仍沒收到相關回饋和處理結果。目前林女士亦配合樂清警方調查。

 

曾停業自查整改 問題依舊存在

其實在山東濟南空姐遭司機姦殺後,滴滴順風車業務就曾停業自查整改一周,全面對司機進行審查,清理平台上人車不符的可能情況,並整改營運及客服體系。事隔三個月滴滴順風車再度發生姦殺案,更說明了滴滴公司對於風險防控沒有提高到足夠高的程度。滴滴已經決定,自8月27日零時起,在全國範圍內下線順風車業務。公司內部將「重新評估業務模式及產品邏輯」,表明滴滴已經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主導滴滴順風車業務的高層黃潔莉,曾在2015年順風車成立時接受專訪,表示車主可透過順風車多認識人,順風車就像咖啡館、酒吧一樣,「私家車也能成為一個半公開、半私密的社交空間」,「這是一個非常有未來感、非常sexy(性感)的場景,我們從一開始就想得非常清楚,一定要往這個方向打」。大眾在姦殺案後再翻出此專訪文章,指順風車市場定位「不純」。儘管黃潔莉在此次案件中被免職,卻未平息眾怒,認為滴滴這麼做並沒有真正的解決到問題。

 

網約車安全性及管理漏洞必重新檢視

順風車業務是隨著互聯網的發展所產生的一種「共享」型的出行消費模式,它對於傳統的出租車業務產生了具有一定進步意義的顛覆效應,不僅彌補了傳統出租車存在的服務死角,方便了乘客出行,而且拉低了原來由政府規定的鐵板一塊的車費。正是由於具有這兩個優勢,因此受到了消費者,特別是年輕消費者的普遍歡迎,其市場發展看上去很有前景。但是,滴滴為了擴大市場,對社會上的私家車輛申請幾乎來者不拒,順風車主良莠不齊,進而給這一業務埋下了巨大的隱患。而順風車之所以成為當下傷害案件的另一高發區,主要在於兩點:一方面,滴滴公司沒有能力對加入的私家車車主進行基本的鑒別和入職培訓;另一方面,對於乘客的反饋信息不夠重視、處理不及時,這才導致了樂清兇殺案悲劇的發生。在市場經濟中,企業作為市場主體,它的第一任務自然是通過經營活動賺取利益,但是企業在開展經營活動的時候,不能損害消費者的利益,更不能讓消費者承受生命的風險。這就要求企業在經營中必須設立必要的安全措施,堵住安全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