淋濕的緣分 — 杜鵑花開

她叫柳紫緣,他叫成天分。

那一年,兩個人都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鄉里的初中。報到的那一天,老師按入學成績點名,她第一他第二,她看了他一眼,記住了「對手」的面孔。從小到大她都是父母的驕傲,期期第一,年年優秀。按鄰居的說法那就是吃「商品糧」得料。那年月上學也真是奔著商品糧去的,「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的誘惑是挺大的。父母的期望和自己的理想為伴,她很清楚自己該怎麼做。

很長一段時間內,認識他也僅限於他的名字。因為那時候男女生之間的「三八」線是很清楚的,何況是農村學校。

一次寫作文,題目《我愛家鄉的……》,他和她不約而同地寫了一個題目《我愛家鄉的杜鵑花》,被老師作為範文在班裡表揚,本來沒什麼,作文寫得好的被老師表揚是常有的事,一個男生在同學們鼓掌後一句調皮的感歎,「緣分呀!」把他和她的名字連在一起,同學們哄堂大笑,連老師都樂了。

之後別人便長此次來調侃和玩笑,一些無聊的人對此添枝加葉傳來傳去,越說越邪乎,他和她成了別人嘴裡的戀人,轉眼到了初三,他和她依然優秀,可戀愛風卻越刮越烈。那個年代談戀愛是一件讓人不以為恥、呲之以鼻的事情。有一段時間他和她幾乎成了學校的名人,處處享受「注目禮」。連老師都有點信以為真了,嚴肅而又認真地對他和她進行了一次苦口婆心的思想教育。那一年他們十六歲,不懂得情,更不懂得愛。面對同學們的嘲弄和老師懷疑的目光,苦笑之外到還坦然,為了不給別人有炒作的藉口,他和她很少說話,在人多的時候也很忌諱提到彼此的名字。可望向對方的眼裡分明多了些說不清的東西。

在別人無數次把她和他的名字扯到一起後,杜鵑花開了,已是初三的畢業前夕。她發現自己每次看見他都心跳加速,不知所措,相見怕見,無數次的捫心自問,發現自己已無選擇的餘地,他的名字已住進她的心裡,她知道自己戀愛了,毫無準備的初戀讓她不知所以。她是個內向而不失理智的人,滿足於每天看到他的身影聽到他的聲音,在心裡美化和享受這份早到飄渺的愛。偷偷對著藍天許過無數的心願,希望有一天這份愛能像陽光一樣照進心坎。心情依然快樂,學習依然勤奮而刻苦。他也總是在她瞟過來的目光下覺得心慌,看著她的背影不小心走神,所幸她依然優秀快樂,便少了份自責和歉疚。

不久後她考進一所中專學校,他進入縣裡的高中。在校三年,為了不影響他的學習,她理智而慎重地給他寫每一封信,除了學習上的探討和信心上的鼓勵外,從來不過多的涉及感情。他也覺得功未成名未就,何談未來。談喜怒哀樂,談花開花落,談冬去春來,也很滿足愉快。終於在她畢業後的第二年,他也如願以償地坐進大學明亮的教室裡,他和她也二十出頭。信來信往,雖從不曾談婚論嫁,卻也溫馨美好情意綿綿。

又是一年杜鵑花開,在他畢業前夕,當她鼓起勇氣向他問起婚姻的緣分時,他說他愛上了一位漂亮的城市姑娘。沉默,長長一段沉默後,他收到她最後一封信,一朵風乾的紫色杜鵑花和一首詩:

 

杜鵑花 春天裡幾度盛開 她笑著從花叢中走來

等待 蝴蝶的目光停留 讀出前世的相約 雷響風起蝴蝶飛

錯愛 緣分的天空也有無奈

荷塘的月色無力蒼白 萍和水今生有情無意

相逢不再。

 

她的寬容讓他吃驚,她的真情讓他感動。他們的初戀在無言中開始,在無果中結束了。

畢業後他留在了那個城市,娶了一個漂亮的城市姑娘,一路春風得意。偶爾心頭也掠過她的面孔,尤其是每年的杜鵑花開時,夢到家鄉的杜鵑花,那個叢中走去的背影,似她似妻,想念家鄉的春天,想念家鄉的杜鵑花,心裡夢裡。妻是地道的城裡人,說聞不了農村牛糞豬圈的味道,除了過年捏著鼻子回去一趟,平時是請不動的。每次節假日都是他帶兒子回去看望老人,每次踏上回鄉的路,它都希望能在某個街道某條小路遇見她,說聲對不起,卻一次也沒有。只能偶爾從同學和家人的自言片語中知道一些她的情況。

一晃二十年去了。

年齡越大,越愛杜鵑花,他家裡就只養杜鵑花。

她嫁給鄰鄉的一個老師,日子過的平平靜靜,女兒乖巧兒子可愛,她和丈夫浪漫不多,溫情不少。知道他過得不錯,也會在杜鵑花開時想起自己的初戀,想起那朵風乾的紫杜鵑。

網路鋪天蓋地而來,他學會了上網,她也學會了聊天。他給自己起名「緣分的天空」。

孩子大了,妻子閒暇時間忙於跳舞健身,忙於美容轉街,很少呆在家裡。他們的生活只談婚姻不談感情,他成了宅男。為了打發無聊和寂寞的時光,他在網上停留的時間越來越長。偶爾看到一個挺特別的網名「紫色的杜鵑」,他覺得遇到了知音,就加為好友。因為很少有人知道杜鵑花還有紫色的。對方也一定像他一樣有著杜鵑情結。只要看見那個頭像亮起來,從不錯過聊的機會。每次他都覺得聊得和開心,聊工作生活,聊思想感受,聊新聞娛樂,無論聊什麼他都能找到共同語言,似曾相識的熟悉。滿腦子都是她,他認定那就是她。

她學會了聊天,卻很少上網,除了同學網友也不多。只是愛在網上自己的空間情感天地裡寫下思念的絮語。自我娛樂自我消遣一下。讀點新聞,看點電視,有人加她為好友,一般都是被拒絕的,看到那個網名,她心動了一下還是想到了他。就同意了。幾次聊下來挺愉快的,對方很識趣,不像有些人,一聊天就像是查戶口的片警,又像是受雇傭的私家偵探,要麼就像流氓阿飛紅唇、擁抱加飛吻,讓人生厭。他們聊得很自然,很愉快。

有一天他們聊起杜鵑花,也聊到了初戀。

緣分的天空:

春天裡 杜鵑花開 曾經的愛 被我的淺薄掩埋

假若可能 願做那只戀花的蝴蝶 讀懂前世的相約

 

她心顫,沉默片刻。

紫色的杜鵑:

愛或不愛 她就在那裡 不遠不近 不離不棄

取或不取 愛就在那裡 不多不少 無是無非

拿起或放下 情就在那裡 不增不減 無怨無悔

 

他心酸,相對無言。

時間一天天的過著,他們若有若無的聊著。即使是什麼都不說,只要看到彼此的頭像亮起,就很安慰,說不清為什麼。有時甚至很期待,時間久了看不到對方還會莫名的擔心,恐慌。最近他上網的次數明顯的少了,問他,他總說忙,她相信了。

最後一次聊天時她覺得「緣分的天空」有點傷心,還有點戀戀不捨。她安慰了幾句,他發了一個熱烈的擁抱的圖像,以前聊天從不這樣的曖昧。他想也許他心情不好吧!沒有太在意。

此後她再沒當面看到「緣分的天空」,只看到一段離線留言:

緣分的天空飄著雨 那是我夢裡告別紅塵的哭泣

杜鵑花開時節 滿山的蝴蝶紛飛

記住 我在來世的路口 等你

 

她心裡隱隱的難受也很失落。

一個月後,同學聚會她聽說成天分死了,肝癌。她心痛。

那個頭像再沒有亮起過,她相信這世界上是有緣分的,不管能不能看到,他給「緣分的天空」留言:杜鵑花開了 夢裡想你百轉千回 不只為春天裡千嬌百媚 為那蝴蝶的目光流連 讓我一生陶醉 等你在來世的路口 站成一棵紫色的相思樹 萍水相逢 樹上花開的時候。

如果是他,她相信天國的路上他能看見,也能讀懂。

有些今生錯過的緣分,來世不一定再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