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經濟危機 將在亞洲引起連帶效應

阿根廷總統馬克里指,阿根廷正面臨著「危急」狀況。(Getty Images)

阿根廷宣佈實施緊縮措施,以應對貨幣危機帶來的「危急」狀況。部分糧食以及其他產品的出口徵稅將會提高,而「大約半數」的國家政府部門將會被裁撤,但並沒有具體透露哪些部門將會關閉或者合併。

此前,阿根廷遭遇突如其來的貨幣大跌,甚至影響到了其他發展中國家的貨幣匯率,其中包括幾個亞洲國家。不過,有專家指,阿根廷經濟危機對亞洲國家的影響,未必比另一些因素更大。

總統毛里齊奧·馬克里(Mauricio Macri)在一次電視講話中表示,阿根廷不能再持續入不敷出。阿根廷是玉米、小麥和原黃豆的生產大國,也是最大的豆粕和大豆油出口國。從1月1日起,這些重要的出口商品將會每一美元徵收四比索稅費。加工產品則將會每一美元徵收三比索。

財政部長尼古拉斯·杜霍夫內(Nicolas Dujovne)曾宣佈將採取措施,在下一年度縮小國家預算赤字,以阻止比索大幅貶值。阿根廷政府希望能在2019年將赤字降至零。

經濟研究公司凱投經濟(Capital Economics)的拉丁美洲經濟學者愛德華·格洛索普(Edward Glossop)表示,這些措施「最終未達期望」。

他批評重新徵收出口稅的決定,說這是「重回干預經濟決策」的老路,就像馬克里的前任克里斯蒂娜·費爾南德斯·德基什內爾(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曾經做過的那樣。

「它與2015年12月馬克里總統上任第一天就降低農業稅、開放進出口市場的決定背道而馳,」格洛索普說,「提高出口稅和馬克里總統所標榜的一切是相反的。」

8月底,阿根廷比索在一夜之間貶值12%,土耳其里拉、印尼盾以及印度盧比亦隨之下跌,其中盧比兌美元下跌至歷史新低。

有專家分析,這一場貨幣危機將會在亞洲引起一定程度的連帶效應,不過總體而言,亞洲貨幣基本上還是能夠抵擋得住衝擊。

印度盧比的美元兌換價在8月31日下跌至新低,比年初降超過11%。印尼盾也下跌至三年以來的最低。
專家表示,貨幣相對較弱的亞洲國家將會受到一定壓力。

「在亞洲這邊,那些慣常會受影響的國家將會感覺到一些影響,只是沒有那麼強烈,」美國有線電視台CNBC引述荷蘭國際集團(ING)的首席亞太經濟學家羅伯特·卡內爾(Robert Carnell)說。

星展銀行(DBS)的分析家則表示,雖然亞洲貨幣對於此次阿根廷的危機並非「免疫」,但是基本上能夠保持穩定,認為與比索和里拉相比,印尼盾和盧比所受的衝擊是相對不嚴重的。

另一些專家則指出,全球油價上升以及中美潛在的貿易戰風險可能是影響亞洲貨幣更重要的因素。

今年,儘管阿根廷中央銀行已經增息60%,但該國貨幣兌美元的價格仍然縮水約一半。

杜霍夫內周二(9月4日)前往華盛頓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會面。

6月,阿根廷不得不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借貸500億美元,而阿根廷國內普遍一直對這一組織不滿,認為它間接造成了該國2001年的經濟危機。

阿根廷政府表示,這一舉動是在農業出口下降、能源價格升高以及美元強勢導致很多人從阿根廷撤資的情形下穩定國際投資者的必要手段。隨之而來的是比索的忽然弱勢。

杜霍夫內的目標是達成協議,加快IMF支付給阿根廷的貸款。IMF要求阿根廷採取措施應對巨額財政赤字——這個目標通常都是通過降低政府支出來實現。

阿根廷受到經濟問題困擾已經多年,而三年前當選總統的馬克里聲稱,要推倒前任總統克里斯蒂娜多年的保護主義政策。

克里斯蒂娜的政府在2007至2015年間當政,將企業國家化,並且巨額資助日常用品和服務,從公共事務到足球比賽電視直播等。

雖然經過嚴重的通貨膨脹,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上月仍然表示,期望阿根廷的經濟會在今年底趨於穩定,並從2019年開始逐漸復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