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瓦諾被指強暴未遂 24日舉行聽證會 大法官任命投票延期

在第三日提名聽證會上,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等待回應參議院司法委員會的提問。(AP Photo/J. Scott Applewhite, File)

原本將於本周四(20日)投票的大法官任命,因一名加州女教授指控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Brett Kavanaugh)30多年前強暴未遂,國會參院司法委員會17日決定將於24日舉行聽證會,卡瓦諾和指控者都將出面答詢,而20日的任命投票確定延期。

民主黨籍的加州參議員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六周前收到匿名信舉報信,寄信人稱曾被卡瓦諾性攻擊。范士丹日前公布此事後,指控者於16日自曝身分為加州帕洛阿圖大學心理教授克莉絲汀·布拉賽·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

福特於今年夏初寫了一封密函給民主黨國會眾議員艾許(Anna Eshoo),透露卡瓦諾30餘年前曾對她性侵。自12日起,福特一直在留意未經她首肯的有關她的故事被公開披露, 以及卡瓦諾的矢口否認,因此她決定,既然隱私公開,最好由她自己道出實情。

福特17日透過律師表示願意親赴國會作證。卡瓦諾17日一早赴白宮後,發表公開聲明稱福特的指控「子虛烏有」,但他同意就這一指控赴參院作證。

卡瓦諾否認這起發生於36年前的性侵事件,他在聲明中指出,「我從未對指控者或任何人,做出她信中所描述的那些事,因為這些事從未發生過。在她昨天出面之前,我根本不知是誰做此控訴。」

卡瓦諾說,他願向參院司法委員會說明白,為自己的正直辯護,聲明中並未說明他是否認識指控者。

司法委員會成員、共和黨參議員哈契(Orrin Hatch,猶他州)17日對「華盛頓郵報」說,卡瓦諾向他提到此事時說,「若記得沒錯的話,他告訴我,他甚至不在(派對)現場。我相信他說的」。

參院少數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紐約州)推文說,「我相信福特教授,倘若聯邦調查局(FBI)展開調查、而美國有機會聽到她和卡瓦諾的說法,我相信多數參議員會相信她是可信的」。

已婚的福特宣稱她在1980年代初的某年夏天,和卡瓦諾及他的幾名朋友參加馬州蒙哥馬利郡一棟民宅舉行的派對,喝醉的卡瓦諾強推她到一間臥室、將她壓倒在床,試圖性侵她,當她發聲求救時,卡瓦諾還用手掩住她的口。

福特說,由於卡瓦諾的朋友,也是他在私立喬治城預校的同學賈吉(Mark Judge)跳起來壓在兩人身上,三人滾下床,她才得以脫身。

福特一直到五、六年前才在一次諮商治療時,告知諮商師此事,她後來將性侵者的身分告訴自己的先生。

卡瓦諾大法官提名案 7參議員成關鍵

參院司法委員會中,有十位民主黨議員聯署,要求共和黨籍主席格萊斯理(Charles Grassley,愛阿華州)在查明真相且所有疑問解答前,延後任命程序。

共和黨在參院司法委員會以一席之差享有優勢,但已有七位參議員表態,可能反對卡瓦諾任命案。
可能投反對票的共和黨參議員包括,明年一月將退休的佛萊克(Jeff Flake,亞利桑納州)和柯克(Bob Corker,田納西州),以及穆考斯基(Lisa Murkowski,阿拉斯加州)和柯林斯(Susan Collins,緬因州)。

在民主黨方面,可能反對票的參議員包括海蒂‧海特坎普(Heidi Heitkamp,北達科他州)、曼欽(Joe Manchin,西維州)、唐納利(Joe Donnelly,印第安納州)。此三人在特朗普總統2016年大勝的紅州選區,尋求於期中選舉連任,他們去年倒戈支持特朗普提名的保守派大法官戈薩奇(Neil Gorsuch)。
卡瓦諾性騷疑雲 多方質疑公佈動機

前獨立檢察官史達(Ken Starr)16日表示,對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在高中時期的性侵指控,為何過去了多年卻一直沒人提出,他質疑指控提出的時機。白宮也為卡瓦諾辯護,表示不會撤銷卡瓦諾的提名。

史達表示,指控人本來早有機會站出來,但年復一年卻沒有提出。史達支持卡瓦諾的任命,他曾兩度是卡瓦諾的上司,第一次是他任司法部副部長期間主管白水案調查。

史達指出,民主黨人7月就知道指控卡瓦諾性侵的信,但對大法官提名人的嚴肅聽證已進行到目前階段,公布指控信已為時太晚。

白宮為卡瓦諾辯護,但參院共和黨參議員佛萊克卻站在民主黨一邊,表示必須聽取指控婦女的意見。

共和黨國會參議員提里斯(Thom Tillis)16日也質疑說,性侵指控為何在參院舉行聽證期間沒人提出。
提里斯說:「收到這封信的人應是在7月底,但我感到震驚的是,參院司法委員會舉行近32個小時的數日聽證,性侵指控在聽證期間為何從來沒有人提及?」

性騷案疑雲漫天 特朗普、康威力挺卡瓦諾「沒汙點」

特朗普總統提名的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年少時期的性攻擊指控愈演愈烈,特朗普17日仍稱讚卡瓦諾是「我所認得最好的人之一」,願意接受任命程序可能因此拖延的可能,但特朗普也指責民主黨拖了幾個月,直到認可表決前夕才爆料。

「卡瓦諾法官是我所認得最好的人之一。」特朗普說,卡瓦諾他是個傑出的知識分子,傑出的法官,受到每一個人敬重。他的紀錄連一個小汙點都沒有。」

不過,特朗普也表示他支持進行完整程序,聽取每一個人的說法。

他說:「如果要拖延一點,就拖延一點,當然,不應拖很久。我確信一切都會很圓滿。」

特朗普的高級顧問康威(Kellyanne Conway)則表示,指控卡瓦諾性攻擊的女子,應在參院司法委員會公開陳述她的說詞。

康威說:「這個女子不應受到侮辱,也不應受到漠視。我認為參院正邁向合理的做法,讓她能宣誓作證…讓大家聽到她的說詞。」

不過,康威說,福特的說法應與其他證據衡量比對,包括「我們已知的情況,那就是卡瓦諾法官是個品格良好和正直的人」。

她指出卡瓦諾通過聯邦調查局嚴格的背景調查,以及司法委員會連續幾天問話,「他的生命每一層面的女性」也都對他讚譽有加。

65名舊識公開聲援卡瓦諾:他光明磊落,尊重女性

在針對卡瓦諾的性侵指控出現後,65名聲稱認識卡瓦諾超過35年的女性也連署聲明力挺他。

參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格萊斯理在「紐約客」報導發表後表示,他與資深民主黨參議員范士丹收到聲援卡瓦諾的公開信,並由自稱在中學時期就認識卡瓦諾至今的65名女性連署。

政治新聞網站Daily Caller報導,這封公開信寫道:「我們是認識卡瓦諾超過35年的女性,而且在1979年至1983年他就讀中學時就認識他。我們認識他到今天,卡瓦諾做人都是光明磊落,尊重女性。」

「許多年來,我們許多人跟他與他的家人都是好友。在這超過35年期間,他的友誼、人格與誠信都沒有動搖,尤其他對待女性一直非常得體及尊重。」

「這份公開信連署人的各自政治立場大不相同,我們很多人都不是律師,但我們認識卡瓦諾這個人,他一直是個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