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百態思如茶 — 田野浪人

古詩有雲:「半壁山房待明月,一盞清茗酬知音」,可見君子之交淡如水,身居深山陋室,亦能心境自如,待明月升起,沏上一壺淡茶,款待知音,靜靜地品味茶帶來的恬淡與清香。花香蝶自來,茶香人自品,執杯共談日月,卻不問花開幾許,只問淺笑安然,千言萬語在茶中。

人與茶之間,有著禪意的相連,林清玄大師說過:「茶」字拆開就是人在草木間, 「茶」字的拆合,其奧妙不盡,一是字面的巧合,二是茶道人文的深刻慧悟。人生如茶,悠閒自在,一切自然,淡名淡利,一切脫俗,與世無爭。

一棵棵茶樹,在寂靜的山林裡獨守一份寂寞,任歲月婆娑卻安然自在,飽經晨風暮雨的洗禮卻能吸取天地之精華,恬淡素雅。幾度冷暖,幾許紛繁,人生亦是如此,需如茶樹般耐得住寂寞,於喧囂中學會獨處。耐得住寂寞是一種至上的境界,也是一種修養。寂寞的時候才學會思考,學會自省,才能以平和的心態去凝視亙古靜穆的高山,去感受廣袤大海的奧秘,去領悟人生點滴,將太多的情非得已化做清風細雨。

少許普普通通的茶葉,放置杯中,用開水沖泡,茶葉則在杯中翻騰起舞,當水歸於平靜時,茶葉才慢慢地展開,像剛睡醒的寶寶舒展自己的筋骨,千姿百態,時而上浮,時而下沉,時而懸空獨立,一番起起落落後,才簇立杯底,漸漸地,茶色愈來愈濃,茶香愈來愈芬芳。人生沉浮亦如這一盞茶水,在火熱的現實社會中,同一個人生舞臺,不同的人卻演繹不同的人生,滄海沉浮,起起落落,人之常情。

浮生若夢,持杯,品一杯清茶,一切入幽美邈遠的意境,放下,享受茶帶來的淡雅之美。拿起,放下,兩個簡單的動作韻含一定的禪意,人生若能如此,可謂超世脫俗,淡名,淡利,在淡雅茶香中書一筆清遠,盈一懷暖陽,一指蒼茫處,淡淡流年香。

茶能醉人何須酒,書能香我何須花, 在閒暇時光裡,撮一口香茗,品一首新詩,一闕措辭,濃了相思,淡了容顏。喝茶,讓心靈得到舒展,將所有的喧囂泛沉,把心安放在靜處,心靜才能聽到花開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