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员 余东晖)美国副总统彭斯代表特朗普政府10月4日发表了一个火力全开,逐一数落中国各种不是的对华政策演讲。由美国领导人亲自出面如此高调强硬地发表对华演讲,至少在1989年以后是没有的。这个演讲被许多观察家视为特朗普政府对抗中国的「战斗檄文」,更有人担心,这是否特朗普开启「新冷战」的美版「铁幕」宣言。

这种担心不是杞人忧天,特朗普确实已经吹响了「新冷战」的号角。何谓冷战?冷战就是世界上两个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截然不同的阵营,建设各自的体系与秩序,互相隔绝,互相围堵,互相对抗,互相威慑的非热战对峙状态。过去40年,美国人在解释自己没有遏制中国时,经常说:我们与冷战时期的对苏遏制手法不一样,只要看看美中之间的经贸关系,看看美中之间的人文交流状况就知道了。如果是遏制,美中之间怎么可能有一年近6000亿美元的双边贸易量,怎么可能有1500亿美元的相互投资,怎么可能有一年近500万人次的人员往来,怎么可能有35万中国留学生正在美国留学?

然而,这一切在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手法下发生逆转并非完全不可能。彭斯的演讲已经明确宣告,前几届美国政府采取的对华接触政策没能实现扩大中国自由的希望,现在特朗普政府正在对中国采取新的手法。他向世界各国、商界、媒体、学术界和美国人民发出了警惕中国扩大影响力,希望他们按照价值观与中国保持距离的呼吁。通篇演讲中,彭斯对于中国对美「施加政治影响力,干预美国民主」的指控是最引人注目的,俨然美国主权已经受到了中国执政党意识形态的侵害,因而呼吁中国要与美国建立「公平、对等、尊重主权」的关系。对比在软实力上处于相对弱势的中国担心美国搞「和平演变」,担心美国损害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彭斯的新指控让人有时空错乱、角色对换之感。

在实际操作中,「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愿景就是想让「理念相近」的国家组成与中国分庭抗礼的「自由民主同盟」。彭斯明示美国更新核武库、部署新战机、建造新航母、组建太空军等强军措施,意在威慑中国。特朗普政府已经对来自中国的2500亿美元商品加税,贸易战还可能升级到打击几乎所有的双边贸易商品。美方通过立法,收紧对来自中国的投资审查,中国对美投资已经出现大规模滑坡。不管是最新的美国国防工业报告提出避用「中国制造」,还是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嵌入其它国家不得与「非市场经济体」签自贸协定条款,都是想摆脱美国对于中国供应链的依赖,拉开世界主要经济体与中国密切的经贸关系。对于所有来美中国学生学者都可能是「间谍」的指控,和禁止所有中国学生来美留学的动议,隐含着特朗普政府中的「鹰派」切断人文交往的企图,这无异于给美中关系釜底抽薪。

如果这些政策举措变本加厉,美中两国在政治、经济、军事、人文等各个方面的脱钩(discoupling)之势就会愈演愈烈;美国就更可能联合盟友对中国实施全方位的围堵;在柏林墙倒塌近30年后,新的「铁幕」在「华盛顿共识」与「北京共识」之间徐徐落下,形成类似上世纪两大阵营对峙的「冷战」局面,并非庸人自扰的危言耸听。

不过,全球化时代的当今世界毕竟不同于70年前刚饱受世界大战蹂躏的世界,在现行秩序中崛起、受惠于全球产业分工转移的中国也不同于军事巨人、经济侏儒的前苏联。纵然特朗普政府有意与中国脱钩对抗,并吹响了「新冷战」号角,但美国能否「一鼓作气」,抑或「再而衰,三而竭」,尚在未定之天,断言美中两国肯定会形成「新冷战」局面为时尚早。主要有五个方面的制约因素:

首先,美国国内尚未形成与中国脱钩对抗的共识。尽管随着中国崛起,美国人焦虑感、危机感越来越强烈,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立场已是两党共识,美中战略竞争加剧已成「新常态」,但在对华打交道的具体手法上,两党的倾向性大相径庭,甚至共和党的强硬派与温和派也表现迥异。彭斯的演讲更像是主要针对美国国内听众的共和党和特朗普的「助选宣言」,党派色彩浓厚。这就是为什么彭斯讲话后,许多民主党政府的前朝官员和学者纷纷表示,特朗普政府如是毫无遮拦的对抗做法是有反效果的。在他们看来,「接触加防范」的对华手法才是真正符合美国利益的,不是为了中国,而是为了美国自己。

其次,特朗普政府实施对华脱钩政策会有许多掣肘。特朗普本身在国内的民意支持度低迷是软肋,这就是为什么当彭斯抱怨「中国就是想要一个不同的美国总统」时,美国网络上一片「metoo」的嘲笑声。如果国会中期选举被民主党人翻盘,共和党政府会受到更大制约,特朗普因「通俄门」受到弹劾的可能性增大。更重要的是,对华关税战的消极后果开始显现。8月份的进出口统计报告显示,贸易战开打两个月,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不减反增;贸易战形同给美国人加税,部分抵消特朗普减税政策的正面效应,将导致美国财政赤字和贸易赤字继续增加。经济专家预言,美国经济面临新一轮低迷可能为时不远,如果届时正值下一轮大选来临,特朗普还会这么硬气吗?如果大规模限制中国留学生、游客、移民来美,美国教育界、旅游业界、零售业界、人权团体能答应吗?

第三,国际社会不会追随特朗普政府全面围堵中国的脚步。哪怕是日本、印度、澳大利亚这样美国着力构建的「铁四角」关系的伙伴,它们在安全上是想与美国加强合作,威慑中国,但经济上谁不想与中国搞好关系,搭上中国经济快车,分享巨大市场?更遑论那些受益于中国提供基础设施建设帮助和发展援助的发展中国家。如果美国无法提供有力有效的替代选择,彭斯发出的「债务陷阱」警告,在曾经饱受西方殖民统治的第三世界国家听来,显得空洞苍白。特朗普「退群」成瘾,视盟友为负担,轻视国际协议,既让特朗普在全世界的支持率持续低迷,也令美国的全球领导性受到质疑,那国际社会为何会随特朗普的反华号角而动呢?

第四,中国过去40年建设起来的全球制造业中心地位不是吹的,中国作为主要组成部分的全球供应链布局,不是说撤就撤,说断就断的。特朗普想让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大规模回归美国,只是一个既不美好又难以实现的愿望,不用问别人,去问问苹果总裁库克就知道了。关税战之前评估负面影响的听证会和评论,美国商界的回应很明确:想跟中国产业链脱钩,「非不为也,乃不能也」。不要低估中美之间人文交流的广度、深度与密度,人民之间友好关系的纽带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斩断的。尤其是在美国人自豪的民主社会里,「麦卡锡主义」死灰复燃是不得人心的。

第五,中国如果应对得当,「新冷战」即破功。一个巴掌拍不响,上世纪冷战乃因美苏争夺霸权。正如中国外长王毅日前在纽约联大会议期间所强调的,中国宪法和中共党章都规定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的道路,中国不会重蹈「国强必霸」的老路。我们认为,面对特朗普政府的咄咄逼人之势,中国应当继续坚持改革开放,加强法治建设,推进社会公平正义;中国应当承担新兴大国的责任,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世界提供公共产品,在现行国际体系基础上建设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秩序;中国应当继续致力于与美国建设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大国关系。如是,特朗普吹响的「新冷战」号角势必成为无人响应的空洞喧嚣。

在彭斯讲话之后访问北京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美国无意围堵中国,也没有全面遏制中国的政策。但愿,蓬佩奥的表态真能代表特朗普政府的想法,让二十一世纪的「新冷战」流于鹰派们的异想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