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州廢除「種族偏見」的死刑

(編譯:Yaya,Camille )華盛頓州最高法院於上週四(11日)一致通過廢除死刑,原因是死刑太過武斷專制而且有「種族偏見」傾向。這項裁決讓華盛頓州成為第20個廢除死刑的州。

事實上,死刑在華盛頓州早已經極其少見,在近幾十年僅有5名罪犯被處以死刑。華盛頓州州長於2014年已下令暫停使用死刑。 然而法院的這項裁決讓死刑徹底被廢除。華盛頓州8名死囚犯的判決將轉變為終身監禁,從而進步促進了美國廢除死刑的趨勢。

「死刑變得越來越有具有地理位置的獨立性」華盛頓死刑信息中心執行董事羅伯特·鄧納姆(Robert Dunham )說到。「儘管死刑仍然存在於30個州的法律文獻中,但並沒有實施過。死刑逐漸變成一種只有在南方腹地及西南地區出現的產物。」

在過去的15年內,包括康涅狄格州,特拉華州,伊利諾斯州,馬里蘭州,新澤西州,新墨西哥州和紐約州在內的7個州,分別從法院判令或立法行為廢除了死刑;還有科羅拉多州,俄勒岡州和賓夕法尼亞州3個州則采取了暫停使用死刑的態度。

在新罕布什爾州和內布拉加斯州,立法者禁止了死刑,但這些決議因為遭到公投否決而被推翻。
這些州的關注點集中在包括從審判程序—比如提供給紐約州陪審員信息—到對牽連無辜的人,或者在死刑判決時存在種族差異及其他差異存在的憂慮,正如華盛頓州這一案例一樣。

華盛頓州最高法院首席法官費爾胡斯特(Mary Fairhurst)提到:「死刑的判決未能一視同仁。有時候會跟據犯罪地點或者犯罪人所居住郡縣,或受制於任何特定時間的預算資源,或者被告的種族而存在差異」。她補充說到:「我們的死刑缺少最基本的公平」。

基於這些原因,辯護律師們曾長年挑戰推翻死刑。值得注意的是,華盛頓州最嚴重的殺人犯和連環殺人犯,包括「綠河殺人魔」加里·里奇韋(Gary Ridgway)在內,都被判處終身監禁,而不是死刑。 在2006年,法官們以5比4,否決了一個死刑犯的死刑判決,因為連「殺人魔」里為奇都沒有被處決死刑,這名犯人也不該判處死刑。

這一次,死刑的批判者掌握了更多有關死刑如何運作的數據,包括由華盛頓大學的社會學家做出的統計分析。他們的報告顯示,雖然檢察官並沒有刻意處決黑人被告,但陪審團判決黑人被告死刑的可能性是其他種族被告的四倍。

「顯而易見,」費爾胡斯特寫道,「種族因素在案件中造成的影響顯然是不應被允許的,並且是違憲的。」

曾一度支持極刑的州長傑伊‧英斯力(Jay Inslee)實行了2014年暫停死刑的禁令。「越來越多的州已經取消了死刑這一代價高昂且反復無常的判決,如今華盛頓州也加入了這一行列。」英斯力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終生監禁的判決並沒有受到影響,取消死刑的決定不會讓任何人從獄中逃脫懲罰。」

這一裁決是在艾倫·格雷戈裡(Allen Eugene Gregory)的案件中提出的,他是一名黑人,於1996年因強姦,搶劫和殺害一名43歲女子金妮·哈施菲爾德(Geneine Harshfield)而被定罪。

他的律師萊拉·斯溫斯坦(Lila Silverstein)在一份書面聲明中提出:「雖然人們認為死刑從理論上來說是一種適當的刑罰,然而在實踐中,死刑是以不公、隨意和帶有種族偏見的方式被施加的。」

數十名前州法官採取了不同尋常的舉措,敦促法院利用格雷戈裡的案件來駁回死刑,其中包括前法官菲斯‧愛爾蘭(Faith Ireland),他在2006年的案件中曾是判處死刑的支持者。

法院並未排除立法機關提出另一種實施死刑判決的方式的可能性。州長提出他不認為立法者會做出此類嘗試,但如果他們真的嘗試,他會行使否決權。

司法部長鮑勃·弗格森(Bob Ferguson)曾表示,他計畫要求立法機構將死刑法刪除,這也是英斯力表示他會簽署通過的。

鄧納姆表示,重要的是,裁決是基於華盛頓使用死刑的事實。

「在所有執行死刑的地方都會受到類似問題的困擾,」他說,「其他州的囚犯肯定會利用華盛頓最高法院的論證來質疑其他州的死刑。」

法院沒有重新考慮格雷戈裡關於其罪行的任何申辯,並指出對他重度一級謀殺罪的定罪已經「經過上訴並被法院確認了。」

今年早些時候,州參議員通過了一項廢除死刑的決議,但該決議未能通過眾議院。

民主黨參議員魯文·卡萊爾(Reuven Carlyle)是先前諸多廢除死刑嘗試的支持者,他在一條短信中提到:「我們的州和國家都發生了深刻的轉變,死刑不適用於一個文明,公正和道德的社會。」

曾投票反對廢除死刑的共和黨參議員邁克·帕登(Mike Padden)表示,他對裁決的影響感到不安。他表示:「死刑應該很少被採用,但是當面對一些窮兇極惡的案件時,死刑應當是一種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