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 一場課題的修行 — 落梅雪舞

生命,是一場修行,優雅轉身,淡然放下,也稱之小乘人生理念。不枉此行,珍愛一生,或許小小天地,一方格子裡,也是一番別有洞天。人生的課題,不在分數高低,在於認真的程度,旁人眼中的滿分,可能是自己心中的零分。如何答卷,能否及格,獲得圓滿,在於對生命意義的禪悟。

生命,是一場課題的修行。大千世界,茫茫人海,有多少人來來又去去,曾經擦肩的,曾經交集的人,恩恩怨怨,一笑泯千愁,如能與倉央嘉措一起修行,心即是佛,智慧地領會生命的真諦,或許這場孤獨的旅行,是包容困惑的歡喜。無畏夜的黑,感恩陽光下的暖,淡然地出入黎明與暗夜之間,這何嘗不是,一種大徹大悟了的智慧人生。

讀《納蘭詞》,開篇序言,著實感動了一把,雖然容若一生悲情,而他超然物外的思想,是一種脫俗了的畫中境界,無幾人欣賞。生命對於他,雖然短短三十載,已經收穫豐富,嘗盡愛恨冷暖。生命長短又如何,行屍走肉百年,不如花明月淨,真真實實的短短幾十年。

納蘭容若這一生,課題的修行,活的真實,對愛情執著,對友情真誠,不分貴賤,不落俗,超逸灑脫,雖短暫,卻也屬真性情的一生。正如塞涅卡所說「內容充實的生命,就是長久的生命,我們要以此為,而不是以時間來衡量生命。」

學著用辯證法看問題,得失都在方寸間,沒有絕對的得,也沒有絕對的失,圓缺只在於一念。新生的開始,就是走向結束的起點;夕陽西下,即將是黎明曙光的開端。生命不分高低貴賤,人生如戲,不分好與壞。「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一粥一飯,已足矣。田園般的生活,是我們大多數人的嚮往。生命回歸自然,返璞歸真,是大悟,禪修了的人生。

每逢看到耄耋的老人,依然神采奕奕,精神抖擻,牙齒掉了,頭髮白了,卻從不避諱,一副無所畏懼,從從容容的淡定,暮色天使般扭擺著舞姿,這種歲月沉澱的柔美,是最美的風景。

面對一簇簇煙花落下,易冷的斑斕,心思沉重。看過那光彩奪目的一面,卻不知夜裡的黑,不論哪個階層,怎樣的財富一方,一切皆是煙雲,金錢名利,污穢不堪的重負,抑鬱、精神錯亂的人不在少數,快節奏的社會壓力,總會有人看淡,隱居,退隱,出家,更或者是放棄生命。不知道,這芬芳歲月的背後,有多少易逝的年華,也曾在此走過。

人生如夢似幻,生命如歌也無常,這條深遠的未知路,沒有直達,沒有捷徑,只有親身走過方知冷暖,方得始終,見得大天地。生命修行在個人,見笑見哭,見真見惡,所有跌宕與笑聲,是通往頂峰上的必經,看淡一些,看淺一點,該放下就放下,沒有越不過的砍,沒有翻不過的山,得未必是好,失未必是壞,得得失失,平衡木上書寫一份真實。

浮躁的心抖落塵埃,弱弱的語言問候暗色,平凡的人,一路見證跋涉過後的年月,寄語不老的希望。勇敢地直面痛苦磨難,修行生命的課題,陰暗來了,無需遁逃,從容淡定以對甜與苦,讓一抹綠意,逆襲成長之樹,一枚花香,一遝遝灑落自始至終,其間各種況味,就是人生的真味。

純粹一點,真實一些,一目了然的淨白,清水洗濯生活,以蓮的姿勢,落下黑白棋子。相信善良的孩子,歲月必會眷顧,還一個溫良美好人生,於你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