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霓變幻 一切正常如歌 — 張清明

Photo credit: 尚圖坊

推開雨幕,天邊露出了朝霞,太陽的臉,羞答答,還藏在雲後,可雲,卻等不住,雲霓般變幻,璀璨又炫目,雨卻像個騷客,迎著太陽光線,傻乎乎點點地淅瀝著,讓在其中的我,沒有感覺,只知於路,踱起步幅。這,就是今日早晨的所見,清晰地,為自己一天,撩開帷幕。

一一那麼,它,到底若何?可以肯定地,一切的正常,如歌兒一般,呈現眼眸。

真正不難揣測,我們的命運,如果不能改變別人,那就必然改變自己;若然不能改變世界,也就必須改變自己;既然不能改變紅塵,我們更應改變自己。因為行走世間的千篇一律瞬息萬變,一切都在以正常姿態出現,如果我們不去將自己與上述諸般,進行融入與互動,肯定會自欺欺人,最終成為犧牲品,還捶胸頓足,懊悔三生三世,不知所措。

人,往穿了說,也僅僅屬於生活於紅塵中的動物一種,而動物麼?「弱肉強食」就是它們的叢林規則,更是千古不變真理;不管信與不信,我們作為人類,要想活下去,絕對沒有選擇,只能去面對。瞧瞧吧!直面的眼神,迎合也好,逃避尤罷,放棄更佳,但這一些緣由,不是每個人能夠脫逃,如同人不可能逃離生老病死,是每一人的命定;而且,意外與疾病災難,更像刺向胸口的刀劍,分分鐘秒殺於你,過了今天能看見明天太陽,算你幸運至極,應該感恩上蒼和世界垂憐,不然早魂飛天國,灰飛煙滅,這個世界再也和你沒得關係,覓尋不到半點蛛絲馬跡。

有錢的幫個錢場,無錢的幫個人場;碰上鬼,趕緊燒幾張錢紙。別個幫你,是你萬幸;別人拒絕,也再正常不過;願意不願意,決定權不在你。感恩不是每個人能夠做到,具有高風亮節人們少之又少;雷鋒、焦裕祿產生於激情洋溢時代,市場經濟早將大壩沖毀;要想朋友長,經常送口糧,是市場經濟準則;相互利用才能兩肋插刀,有利用價值才肯救你性命;人走茶涼,千年古訓;人不走茶涼,為劃時代偉大真理;想得通的趕快放下,就能常常被幸福快樂鬱圍;想不通的早鑽墳芏,萋萋枯草凋零衰疲。畢竟的紅塵過河拆橋、卸磨殺驢實在太多,千萬不要誤入漩渦;因為上帝早就預見和註定,那些功名利祿、偉人巨擎、聖賢俊傑,實為非凡人傑罕見作為。我們普通平凡人,能無奈地來,無知地活,無聊地去,都是修了不知多少緣的福報,於人世間來了一趟,走上一遭。

貪婪是永遠的窮命,滿足為千秋富貴的達者。不與人比,恬適生活常常相伴隨;人與人比,只有把自己活活氣死。覺得自己了不起,天外有天,人外還有人;隨時去比,能致人死地。吃泡菜稀飯,是逍遙自在福分;天天山珍海味,囚徒生活左右於你。平民百姓,空手行走江湖,鬼亦害怕;達官顯貴,富豪等身,肯定不敢一個人無拘無束,隨意行走,半夜三更逛馬路,惟恐遇見鬼。人要求人,往往沒有底氣;人不求人,一般高低,我可以不理會你。做再多好事,只要一個疏忽,恩人也會變仇人。凡話想著說,凡事忍著做,凡人多理解,換位思考,許多壞事也能變好事。我們沒了世界,什麼都不是,只可能為灰塵,風一吹,早不見蹤影;世界可以缺了我們,地球照樣轉,沒有人捨不得離開你。瞧瞧那些消失的歷代先輩,沒有他們的現代人,那個不是活得人模狗樣,創造了許多人間奇跡。

把握住自己一切罷。生活、工作、學習、交際、運動……等等的日常,不要自卑,不要自傲,不要沮喪,不要詛咒,不要後悔,不要驕傲,不要自豪,不要……那所所有有的不要,在我們身邊,我們面前,我們眼眸,快快拋棄。溜走是必要,放棄最美妙,逃逸為最高。要學會拿得起,也要學會放得下。若然放不下,嫉妒跑起來,鬼怪把你擁抱,舉得高高,摔得慘慘,災禍可能離得不會太遠,那時再選擇,痛苦和一切的搞笑,就要自己去承擔,陷入萬劫不復深淵。

多多學會寬容,多多善於包容,多多放寬心懷,讓簡單充斥著每一天。心態決定命運,心態更決定是否頤養天年。不要去咀嚼日常點滴,要多分享快樂,更不要輕易分享痛苦。因為快樂的分享,人人都被幸福鬱圍,你的日常,肯定不會有人注意你;而痛苦的分享,你就成了祥林嫂,哪些看笑話,諷刺挖苦,尖酸刻薄,林林總總,你更成為人們日常間的笑料,諷刺挖苦的對象,失敗的反面典型材料。

千萬不要覺得我說的江湖事宜,囉囉嗦嗦一大籮筐,可現實的社會,殘酷環境永遠擺放著。在行走人生五六十年歲月裡,一切風波與坎坷,總把自己置於漩渦,玩了些格,更喪了許多的德。驕傲自滿的張揚,別人當面恭維,背後唾棄;成就是自己的,但災難隨時將掀翻你。更不用說一旦失落,異樣眼光刺得你生疼,令你簡直想找個地縫,趕緊鑽進去,逃出是非窩,活著能生存,「願在世間捱,不願土裡埋」。然而,要給這些所有進行界定,非為別也,其實都在正常不過。人就是這樣,「窮在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自己的強大才是真理,㜲弱永遠會被人瞧不起。那些不著痕跡的不啻,在春夏秋冬的年年月月天天中演繹,累的是自己,不累亦是如此,全憑感覺生活於世間,只有用心態來決定人生風雲,自己的生生死死。

低調和默默無聞,是人生幸福快樂標杆,沒有人知道,你自然可以自由自在,像仙鶴般逍逍遙遙,放飛心靈,活出自己真正人生。高調和招搖,除非你有具備的本錢,但誰能保證,人生永遠會一帆風順,坦蕩無虞,不會出現「關羽走麥城,枉自害了性命。」

寫了這一些,我的眼開始生澀,揉了揉,去看了看天,本身的天晴,太陽在招搖不用怕熱,雨已停,原本未滴幾滴,只有手上,有那麼幾點,晶瑩圓潤,與我手,形成獨特意趣。讓我此刻,真正感到,自己的穎悟,不斷升級,世界本無事,庸人自擾之,像現在,雲霓變幻,一切正常如歌,不正是,在放射的飛花亂綻,漾出別樣柔情蜜意。

停佇,打住,不再言語,正常,正常,正常,在步履中行進,行駛生活一切,行駛過往途旅,行駛斑斑駁駁,我還是緩緩地、慢慢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