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散文

晚秋那最後一抹深情  樹兒

一直,在文字裡修蘺種菊,任塵世的悲喜在靜默中流轉成清歡的模樣,一如昨日般的素潔。

只是昨夜,月光不小心輕觸了一個名字,心倏的一疼,指尖拉出的絲線若煙花般散落成塵。

記憶的韻腳還層疊著最初的情感,只是瀟瀟塵埃,故人已隔千里,唯水墨裡還迴旋著最後一韻,洗滌著繁華過後的蒼涼。

人生若只如初見,其實,當歎出這句話時,我們心中卻比誰都明瞭,是再也回不去了。

那舊日的人,舊時的情,一如那隔夜的茶,透著生澀與涼薄。生活也許就是一種無奈的承受,當季節更迭著輪回中的場景,不論你願不願意,只聽到風呼嘯而去,唯留下清華的月光,蹉跎著平仄處的斷章。

韶華浮沉著流年,那是一個無法成全的章節,即使費盡心力,亦不過是覆一身溫柔的疼痛。淺淺轉身,終不過是一場優雅的落幕。隔著一季又一季光年,再回首,驚覺歲月忽已晚。

輕撚時光的記憶,雨絲的嗚咽喚起煙雲往事。很想,將一路走來的景致連同那一抹驚鴻掩於歲月中,不再翻閱。只是,那一場驚夢清冽了夜的未央,迷蒙了心的牽絆。

都說:人生如戲。其實,當生命的舞臺大幕拉開時,你已經粉墨登場,無論再怎樣的游離出世,今生,你都必須傾盡全力演完自己。舞臺上咿咿呀呀的唱著歡,可有幾人懂得卸妝後,垂淚的惆悵。

鮮衣怒馬的華彩都是為了演給別人看,看的熱鬧演的熱鬧。等到哪一天落幕謝場,光彩也好,平庸也罷,唯有自己深知冷暖,知其百味。

有時候,那些想說的話,與晚風,與長空,與隔山隔水的遠方,最終選擇了沉默。就像我的憂傷是季節裡無法泅渡的塵粒,漂浮在潮濕的空氣裡,無來處來,無去處去。

時光無聲流淌,莫名的惆悵是否會被歲月輕輕掩埋?相識只是一瞬,遺忘卻要那麼久,久到已經忘記了為何要心疼,只是固執的在文字裡糾結著憂傷的頹廢。我在一季一季的雨霧裡尋找晴天,直到一聲歎息掠過耳畔,回首,才發現一襲羽衣佇立在桃樹下,今年昔年,已不知何年。

你說:陌路相逢,不能一起走完的路,可否允我陪你一起走完。我搖頭,道是不念,卻仍是在心底刻下了淺淺的印記。若可,願與你在下一個輪回裡再見,守得一生幸福相伴,共賞桃花開。今生,只能註定是一個人的踽旅,滑落的愛恨輕愁,終還是散落在心底最深的角落,不肯離去。

江南花事,又一場繁花似錦的上演,也許,故事裡的結局早已在初始便已寫好。只是,過程依舊盪氣迴腸,不加掩飾的在水墨青山裡韻染著。

繪一幅流年的沉香,只想將一路的悲喜妥帖安放。而所謂的明媚憂傷,已由最初的驚鴻一瞥,化為此刻的清婉疏影。因為我相信,所有的繁華世陌終不敵過一隅安寧;我也相信,越往歲月深處走,越懂得有些該舍。無論是事還是人,縱使眉目相印,也是盈缺心間,再不能山高水長的。

我們都要學會深情地活著,在這薄涼的紅塵裡。只因,世界是自己的,無關任何。

塵世浩瀚,能在意或共鳴的本就不多,繁華終會冉冉而去,與有情人,清淺相依,不念風飄雨過,且珍且惜。

 


 

初秋抒懷 冰雪寒

初秋,時光淩亂了季節眉稍。站在歲月的指尖,聆聽著流年花開。采一朵時光的錦,繡上八月的清風,溪水,花枝,別於衣襟,讓歲月染香。夏去秋來又一季,天高雲淡,繁華紅塵,願時光如初見。秋筆不迭,醉臥墨香,八月花瘦,卻繾綣了秋色時光。

淺秋,有風,有雨,有荷開,有蓮韻,還有更多生活的瑣碎與歡喜。而我,坐在淺秋的時光裡,始終微笑著,與生活清歡,一邊寫字,一邊自渡。向來喜歡,心懷善念,讓一切以美好的樣子走進視線。那些風起雨落花開花謝,都是一種自然而然的美。不曾過分欣喜,亦不曾過分憂傷,就讓它們,淡淡地來,靜靜地去。

淺秋,微涼。獨依軒窗,看一片落葉渲染了秋色;看一季落花滄桑了流年。研一抹墨香,依著秋風,將想念寫成蔥蘢的模樣,任似水的柔情在心底氤氳,將婉約的心事,裝訂在歲月的素箋上,打開,便是馨香;塵封,便是溫暖。一處風景,描繪出一段心路;一脈心語,蕩漾出一片情懷。流年,依風而過,掌心的記憶,也寫滿了你給的暖,用心的陪伴才是最暖的相遇……

文字是心靈的聲音,美麗的音符,觸摸著文字,猶如觸摸著內心,我們最美的紅塵裡美麗的遇見,在文字城堡中相知,自有一份靈犀,讓我們自我欣賞,自有一份默契,讓我們彼此自我銘記。快樂在彼此的心中蔓延,自有一份溫暖,直抵我們的心靈······有一種陪伴,可以跨越距離,是魂與魂的相依,愛與愛的珍惜。從相識,相知,到相愛,有心靈的共鳴與碰撞,這便是默契。有了一日不見如。

文字很淺,人生很深,生活就是一場修行,人生需要不斷的修正自己,要做到不亂於心,不困於情,不畏將來,不悲過去,明白世事如落花,心靜自空明。

八月,如煙,落款一枚水月菩提,花的顏,字的骨,是詩,是畫,任風婆娑。總有些眷戀,繞過指尖和髮梢,落在我繾綣的文字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