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涼好個秋 — 落梅雪舞

人生如戲,粉墨登場,塗鴉的牆上,有著各色的樣子,或許是默默無聞的平凡,或是曇花一現的美麗,我們都是滄海一粟,來來去去,精彩的瞬間,卻在燈火闌珊處,冷了一季秋來。

天涼好個秋,人生如夢似幻,逝水煮流年,「繁華事散逐香塵,日暮東風怨啼鳥。」抓住流水的尾巴,在秋風起時,念念有詞。讀過那句「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點點滴滴排列成風,吹開一朵秋水長天的情絲。

秋天最適合懷念,曾經最美的時光,最美的風景,在涼爽的黃葉脈絡上,劃痕一道道美麗的,青澀的秘密。有著一人能聽懂的語言,亦如等待中落單候鳥的夢鄉,遠方記憶裡,一行銘記的深藏,憶起,想起,還是老樣子,很歡喜很歡喜。

靜靜地遙望星空,側躺秋月中央,等待繁華落幕,不知記憶是否會斷片,停歇回憶的沙漏,而這番秋水共長天一色,那麼美好,怎捨得一人收藏。多少光陰的故事,一寸寸洗禮了面孔,歲月煙雲,依然記得那時的老樣子,烙印那刻懵懂的枝丫,不論春夏,還是秋冬,一個地方,住著一座城的懷念。

秋靜靜地來了,依然是天高雲淡,晴空萬里,冥冥中很是懂得,懷揣一掬不忘,不離不棄。走在秋季的岔道口,蔚藍天際,佈局南北或是東西,定位選擇,固守信仰,是一種對秋天心心相通,靈犀的境界。

天涼好個秋,有點瘦長的情懷,摻雜其中,畢竟時過境遷,僅僅是回憶。「黃葉仍風雨」,這一樹的搖曳,偶爾的落葉紛飛,總是提醒著逝水年華,遠走他鄉。追逐翻頁的腳步,每次飛舞的餘溫,盛放著韻味,在交替收場時,續寫懷念,以來記錄不曾走遠的忘記。

每一段經歷,都是種成熟;每一次改變,都是種機遇;每一步前進,都是種勇氣,直面慘澹,直視無常,放棄了一片綠蕪,收穫的卻是整個秋天。而去的年月,見證彼此的存檔,沒有剪切,沒有跳頁,至始至終是莫言,從頭到尾都是一樣,已甚是欣慰。

四季的列車稍作停泊,流覽無數,只對一窗不變衷心,不論掉落多少期盼,冷清了多少枝椏,一隅的景致,只願得一人心;一瞥的目光,只為一城定格。

閒話落座時光,倒流回憶,秋寂靜無聲,長相隨,記憶漸已回暖,盛情著落,依偎束束秋菊,朵朵去盛開,鋪就滿山金黃,合著一城楓紅,染了秋色一樹又一樹。

天涼好個秋,只要懂得知足,留守了寬容,這涼涼的感覺,也是一種獨特,秋安靜好,就是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