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1路」:駛百里長街 看時代變遷

自成立之日起,北京公交已年近百歲,其中最具代表性的1路公車沿途駛過北京站、天安門、西單、軍事博物館等地標性建築,貫通北京城區東西,是北京開通時間最早、影響力最大的公交線路,被人們親切稱為「大1路」。從1935年運營到現在的80多年裡,1路公交堅守在百里長街上,成為改革開放40年變化的一個縮影。

 

車型更迭

公交1路車隊黨支部副書記鮑若石是北京人,出於男孩子的天性,他從小就對公車有著濃厚興趣。「我小學時候坐的公車型叫『黃河通道』,車輛密封性不好,鉸接處縫隙很大,也沒有空調,和現在的新車一比真是天壤之別。」鮑若石介紹,隨著時代的變遷,1路的車型也在發生著變化。2012年空調通道絞接新能源車首次運營,他回憶:「『黃河通道』的車窗玻璃和車身縫隙很大,行駛起來產生很大噪音,有時在車廂裡都聽不見同伴說話。換了新車之後,最直觀的感受就是噪音小了很多,感覺就像從鬧市走進室內,乘坐更加舒服了。」

然而這只是一個開始。2017年10月,18米的「中國紅」純電動公車扮靚長安街,駛上神州大道,在提高運力的同時,也更加節能環保。鮑若石形容,乘坐「中國紅」感覺就像身處臥室,起步平穩,沒有噪音。「車輛周邊的行人基本聽不見車輛聲音,所以我們要求駕駛員起步、轉彎的時候必須要鳴笛提示,提示乘客注意車輛安全。」

1路往返一圈大約54.2公里,因為路線特殊,經常會遇到交通管制等情況,這就對續航里程有很高要求。場站兩個電樁、四根線同時為一輛「中國紅」充電,20分鐘就能充滿。從「黃河通道」到「中國紅」,車輛的承載力、行駛里程都不斷加大。同時,經過試運營階段的回饋改造,「中國紅」增加了扶手杆,為老年乘客、乘坐輪椅乘客提供方便,並對保障司機安全駕駛做出調整。

 

服務至上

行駛近百年,在車型更新上「大1路」總是一馬當先。鮑若石依然記得,小時候特地跑到長安街上去看新運營的18米長大公交,總感覺1路白色「巡洋艦」要比別的線路上的車更神氣、威武。經過幾十年的更新換代,不只是安全性、舒適性、環保性得到很大改善,「大1路」車隊的服務也更上層樓。

自發為乘客撐傘、提供掛飯盒的掛鉤……1981年7月,因為服務突出,1路682車組被共青團北京市委員會授予「共青團號」。隨著時代的變遷,車輛編號經歷了幾次改變,但是682號車組的編號隨著它的榮譽一同保留了下來,並且同車組人員的服務精神一起代代相傳。常洪霞就是新一代682車組的傑出代表。

出生于1978年的常洪霞與改革開放同齡,對剛進入這個行業時的情景記憶猶新。「我1995年進入公交系統,一開始是做乘務員。記得那時的冬天特別冷,真真切切地體會到了師傅口中的『凍三尖兒』,鼻尖、手尖、腳尖都會被凍得發紅發木發麻!」為了抗住車縫裡灌進來的冷風,常洪霞和同事們絞盡了腦汁,買棉鞋買大兩碼,用塑膠袋套在襪子外面然後再穿一雙厚襪子,衣服也裹得裡三層外三層。到了酷夏同樣難熬,悶熱的車體像個蒸籠,讓人難以招架。寒來暑往,雖然有同事在沿途車站送去保溫降暑之物,但很多司乘人員的腿腳都未能避免落下病根。

「當年說起這個行業都不覺著是很光榮的事,現在不一樣了,我們用上了綠色環保的新能源車,車輛性能和舒適度也提高了,減輕了我們勞動強度的同時,也提高了我們的自豪感。」常洪霞對這份工作充滿了感情。

身為乘務員,常洪霞卻有一個司機夢。經過努力,2001年她正式成為一名公交駕駛員。並且經過多年的學習和積累,常洪霞在北京市總工會舉辦的第一屆職工職業技能大客車專業比賽中突出重圍,成為前十名中唯一一名女選手。晉升為高級駕駛員後,常洪霞更加幹勁十足,勤加練習各種技能。坐過常洪霞駕駛車輛的乘客都紛紛翹起大拇指,稱讚車輛從起步到停車都特別平穩。

「做我們這行要起早貪黑,上早班5點接班的話,不到4點就要起床,當人們都在睡夢中的時候我們已經開始了一天的工作。有時因為道路擁堵等不可控的因素造成車輛晚點,乘客會把氣撒到我們身上,我們也會委屈。但是,當因為我們的熱情服務得到乘客的一句讚揚、一聲感謝時,就什麼不開心的事都忘了,金杯銀盃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嘛!」

一把糖果深深印在常洪霞腦海裡。「一年春節,我的車輛停靠玉泉路口西站時,一位大媽送給我們一把糖果,說我們過節了還要堅守崗位,太辛苦了。」常洪霞回到總站和同事們分享了這份珍貴的禮物,還激動地拍照發了朋友圈,「能得到乘客的認可,我們再苦再累也值!」

無論是對乘客還是對同事,1路人一直保持著滿腔熱情。鮑若石介紹說,1路車發車間隔是3分鐘,車輛回到總站補完電就要馬上出站,經常連廁所都沒時間上。遇上堵車,司乘人員一天工作13-14個小時都很有可能,十分辛苦。

為了減輕一些司乘人員的工作壓力,車隊有時會在客流量大的月臺組織志願服務工作,每次都會得到車隊職工的積極回應。鮑若石舉例說:「每年11月15日至來年3月15日是我們『保冬運戰嚴寒』的時期,這段時間裡我們每週都會在月臺上進行志願服務工作。不需要通知、不需要指派,職工們就會自發參與進來,一來就是二三十人。他們志願協助疏導月臺秩序,幫助乘客快速上下車,既體現了我們公交人的首都服務意識,又為乘客提供了切實的出行保障。」

 

提升司乘技能

劉建輝是駕駛「大1路」的首席駕駛員,有25年公交駕駛經驗,至今安全行車75萬餘公里。如今,劉建輝的主要工作是帶領由22名技師和高技能人才組成的劉建輝工作室成員進行科研立項及「傳幫帶」工作。

劉建輝介紹說:「工作室的任務就是研製一些利於職工的小發明創造,研討日常工作中能用到的課題,並且負責培訓新司機,為其講解技術、安全、如何節油、何時滑行等技巧。比如說,進入夏天暴曬很久的車輛時,要先開窗,等載客時再關窗開空調,若是馬上開啟空調,不僅不能把溫度降下來,還會造成資源浪費。」

自工作室成立以來,劉建輝工作室先後研發了文明行車語言、LNG車輛節能操作方法以及防凍液加注機等20餘項成果。劉建輝在工作中先後帶出30餘名徒弟,並把自己的安全行車經驗、駕駛操作技能傾囊相授。

因長安街的地理位置和其特殊的政治敏感性,使得1路人有著更強的安全防範意識。

2012年,劉建輝在駕駛途中,一名年輕男子提著一個很大的迷彩包上了車,乘務員開口詢問,男子回答要去天安門。多年駕駛的敏感性使劉建輝警覺起來,播放了「注意安全」的電子提示語,配合默契的乘務員也加緊了對該男子的詢問力度。在觀察到該男子的緊張和慌亂後,兩人假意放鬆了對該男子的戒備,不動聲色地疏散其他乘客並及時報警。特警到來後,從其包裡搜出了打火機、汽油和一捆雷管。劉建輝十分慶幸自己發現了異樣,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為了保障安全,劉建輝工作室專門設立了應對安保突發情況的研討專案。鮑若石介紹:「現在1路車上配備1名駕駛員、1名乘務員和2名乘務管理員,在遇到緊急突發情況時,我們必須要做到駕乘配合,通過公交集團日常培訓的『十八個怎麼辦』妥善處理突發情況,確保乘客的生命財產安全。」

除了硬體設施及安全保障,劉建輝工作室牽頭對乘務員進行導遊式服務探索。組織乘務員下班後,沿著1路行經路線,徒步走訪,加強對各個地標性建築,以及有特點的小胡同、企事業單位等等的瞭解。就這樣,1路乘務員把從老山到四惠之間的景點、建築、商業區的來歷、小故事等互相交流總結,整理成宣傳詞,在途經這些網站時為乘客播報。

「在『大1路』上,我們往往能看見很多來自五湖四海的各界友人,通過導遊式服務,可以讓我們的乘客更能感受到北京首都的魅力所在。」在鮑若石看來,公車是一個充滿城市味道的地方,一道公交線路就像城市的條條動脈,公車可以帶著人們流覽生活百態,是連結著城市文化特點和人文底蘊的紐帶。「在車廂內外都能感受到的那種人情味,就是最吸引我的地方。」

幾十年過去,歷經風雨,長安街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之前雙向一共6個車道,行駛在路上,車旁都是自行車流和熙熙攘攘的人群。」隨著高樓大廈拔地而起,道路拓寬了一倍,自行車潮也逐漸退去,被各式各樣的私家車代替。多年的變化看在眼裡,劉建輝諸多感慨,「我18歲參加工作,一直跟公交打交道,將近40年過去了,時間說長也長,但跟這變化比起來也不算很久。」未來,1路人將繼續團結一心,為首善之都增添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