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冬物語

Photo: Tony Wong

這是多年來最冷的冬天,先是一場厚雪,再是零下十幾度。天倒是很快放晴了,雪也融化得快,但氣溫依然走低,有水的地方就結了冰凍。

寒風凜冽,冰冷刺骨,一切與冷冬有關的詞可圈可點。仿佛一夜間,人便失去對寒流的本體抵抗力。各色保暖服、毛鞋、耳焐、口罩,讓行人臃腫起來,兒童則穿成了“企鵝”。呵一口氣,眼前就出現一層白霧。風刮著,樹搖著,低語咿呀,東倒西歪。冷氣積聚在翠綠的葉子間,寒光閃閃。萬物稀疏,猶如勞作農人做一次休整,大自然也在憩息,做四季輪回的醞釀。

冬日晴空,萬里無雲,太陽便有更多出場機會。當陽光普照,大地上所有事物都被染成了金黃色。而最美要數皖河,一脈金光呈現眼前。當太陽越升越高,河中金色也漸漸增彩。一陣風吹來,波光粼粼蕩漾,成為更加美麗的碎金,令人不禁想下河撿拾。等到傍晚,就能看到壯美夕陽,西天泛紅,猶如一襲紅裙,從日落處漸次彌漫開來。類似景象,雖平時也能遇見,但唯有冷冬,才能將太陽最美的面目裸露無遺。

山顯骨影,坡披荒草,麥苗一身青衣短打,笑傲不群。草根般平凡的麥苗,是冷冬的俠客和真君子。當大地休眠,千山萬壑沉默如金,飛禽走獸幾緘其口,麥苗便像千軍萬馬走過盛夏的火熱繁華,歷經金秋的菊黃果香,裝點起青蔥纖細之軀輕盈出場。它們苦練內功,不敢懈怠,奮力汲取天地日月精華,借助白雪送來的白帽和棉被,抵禦寒流,攝取融雪養料。麥苗柔情似水,卻以柔克剛,蓄勢待發,待捱過漫漫長冬,便拔地而起,像一群出殼雞雛,率先湧入明麗春天。

沒有像臘梅一樣越寒越盛開的樹了,沒有像梅花一樣更受詩人青睞的花了。這將花和詩統一綻放在寒冬的臘梅,裹一身寒氣倒也罷了,卻執著地突破冷雪冰封,將內心的馨香揮灑得淋漓盡致,將嚴寒綻放成久違的暖色,將冷峻開放成養眼的明豔。或許為讓臘梅不孤單,山茶花也來作伴。山茶花悄然開放,不事張揚,因生長之地講究,有遠在深山無人尋的冷峻,有養在閨中獨孤芳的自尊。花瓣層層,白玉晶瑩,紅黃吐豔,豔麗如錦,如美人含羞,淺笑相迎。茶花帶給人的,不是寡淡淒清,而是寧靜純粹,讓冷冬多了一隅美境。

一片片金黃的葉子飄下來,像一隻只翩然的蝴蝶,落在地上。冷冬悄無聲息,像冬眠的蛇,聲音也冬眠了,不知躲到哪裡去了。但冷冬真的無語嗎?請聽地下,那嘈嘈切切響起的,是互相轉告的訊息——休眠、蟄伏、等待。有則寓言,智者問冬天:你如此無情,用嚴寒襲擊自然,是為了證明你比春天的孕育更偉大,比夏天的生長更強勢,比秋天的收穫更崇高嗎?冬天回答:我派了呼嘯的北風和冰寒的雪花來傳導韜光養晦,是讓它們不要急於成就短暫榮華,不耽溺於亂花漸欲迷人眼,因為在春光秋月夏陽中很容易耗盡心血;有多少榮耀,便有多少幻滅,有多少深情,便有多少恐懼,我張開臂膀,將萬物納入胸懷,是為了更好的聚集力量,生存繁衍。穿梭在冷冬的懷抱裡,傾聽冬天的聲音,我的心靈也漸漸活躍起來。

許多人不喜歡冬天,感覺心情會伴著陰冷而莫名地鬱悶和茫然。寒冷不僅是氣候與溫度的標誌,而是引申、衍化了的一種境界、情感、精神與心態。當物質的喧囂震撼社會的所有角落,金錢的火花迷住人們的眼睛幾難睜開之時,為之而狂熱、而瘋癲、而浮躁、而憤懣、而苦悶、而煩憂的人比比皆是。其實,熱膨何如冷凝?此時,體驗一下寒冷,感悟一下歸零素樸的人生況味,是否別有一番滋味?哲人說,寒冷有益於人的健康,寒冷比溫煦更能教給人智慧,或者更能激發人的潛質。

在冷冬裡行走,希望和驚喜無處不在。讓我們用一顆誠摯而恬靜的心來熱愛和擁抱冷冬吧!就像擁抱愛情裡的快樂也要擁抱悲傷一樣,擁抱事業裡的成功也要擁抱失敗一樣。沒有冷冬的肅殺和凋零,哪會擁有春天的繁榮和美麗!

作者: 天柱樵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