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暖的鄉愁

Photo: 東臨碣石

臨近年關,在年味漸濃的臘月,我的思緒禁不住飄向故鄉,憶起那溫暖的鄉愁。

冬天似乎是鄉愁最濃的季節,既有寒冷天氣裡溫暖烤爐的記憶,更有全家團圓、闔家歡樂的美好。從記事開始,記憶裡故鄉的冬天是伴著烤火度過的。最原始的就是在地上挖個坑,砌好四壁,火塘就做好了,把乾柴架在裡面燒起來。劈柴劈裡啪啦地燃燒著,人們圍坐在一起聊天,忽明忽滅的火苗跳著火熱的舞蹈。這時候,最閒不住的是小孩子,他們絲毫感覺不到冷,那從地窖裡剛拿出來的紅薯,足以把他們吸引在火塘邊。大人聊著天,小孩烤著紅薯,連小貓小狗也來湊熱鬧,真是其樂融融。

那時候,大人們常做的事就是上山砍柴,柴禾類的放在廚房,劈柴類的就用於烤火。大人們砍柴,我們小孩子就去撿柴,都堆在院子裡。望著滿院子的柴禾,心裡就暖暖的,就感覺那個冬天不太冷。

「臘八過後就是年」,家家戶戶開始打糍粑做豆腐殺年豬了。最熱鬧的是殺豬,我們那裡也叫福豬。一家有豬要福,鄰居們都過來幫忙。大木桶裡熱氣騰騰,大肥豬被主人叫喚著出圈,然後幾個壯漢一起摁住肥豬,喊著號子往木桶上抬。豬的叫聲響徹天空,吸引了全垸的孩子過來看熱鬧。隨著屠戶的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肥豬開始有一聲沒一聲地叫著,直到沒了氣息。大人們忙著拔毛吹氣,小孩子們急切地等待著那個屬於他們的豬泡。當小孩提著豬泡滿垸瘋跑時,意味著那家的年豬已經福了,屠戶一定又在趕往下一家。

當然,故鄉的冬天最好聽的聲音不是鞭炮,是爆米花機的「轟」的響聲。那師傅就像一個魔術師一樣,能把大米變成白花花的爆米花。哪個地方有爆米花機,哪裡就有小孩子們,他們幫著忙,添些柴火,牽牽袋子,順帶著嘗嘗剛出鍋香噴噴熱乎乎的爆米花,那個滿足和幸福自不必說了,仿佛自己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村裡那一聲聲爆米花機的聲音,就像迎接新年的禮炮樣悅耳。爆米花吃在嘴裡甜在心裡,此時離新年也就不遠了。

離開故鄉多年,心卻一直還在牽掛著那個地方。夢裡常回故鄉,我知道,那裡有我溫暖的鄉愁。

作者:趙自力

SHARE
Previous article冷冬物語
Next article豬年來了 – 晶晶